第一卷 楔 子

正午时分,烈日当空,海风炎热,无边无垠的海面泛着白光,惨碧的波浪轻轻摇曳。南边突然响起一个平空惊雷,滚滚乌云瞬时间从海平线翻腾蔓延。

一艘柚木桨船上,一个中年汉子站在船头,迎风而立,手握千里镜,向东南方向眺望。旁边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不住的问道:“爹,看见了没有?”十二个桨手听了齐声大笑:“公子爷,你也忒性急了。哪有一出海便有收获的?”那少年恼道:“为了找它,已经出海七次,每次都是空手而归,怎不让人着急!”中年汉子朗声大笑:“小子,倘若都象你这般心急,我们便只能去撒网捕鱼了。”众人哈哈大笑。

雷声滚滚,乌云急速凝聚,向北翻涌而来。天色迅速变暗,太阳被漫天乌云遮蔽,海风也很快转冷,一阵阵刮来,竟颇有凉意。

舵手道:“城主,浪开始大了,只怕是有风暴。”中年汉子道:“不妨事。大伙儿将舷翼合拢,倘若风暴一来,便立即圆舱。”话音未落,海面忽然狂风大作,一阵激浪卷来,险些将桨船掀翻。

舵手大叫:“圆舱圆舱!”中年汉子喝道:“且慢!”众人一楞,少年突然大喜:“爹,是它!”中年汉子沉声道:“转舵正坤位,收桨,平衡船身,原地待命。”船身缓缓掉转,在汹涌的海浪中跌宕浮沉。少年挤到船头,满脸兴奋之色,在苍茫的海面上搜寻着。

雷声更盛,乌云涌动,覆盖了整个天空,顷刻间,海面暗如黑夜,波涛汹涌。偶尔一道雪亮的闪电将天地映得雪白。

海浪一浪高过一浪,船身摇摆越来越剧烈,众桨手虽饱经风浪,还是不自禁的面色发白。中年汉子目光如炬,镇定自若的站在船头,衣袂飞舞。那少年竟也无丝毫惧色,一双手握紧船舷,青筋暴起。

突然,众人齐声惊呼,远处海面蓦地裂开,激起冲天巨浪,其时恰好闪电划过,天地一片雪白,只见一只长达四丈余的青色怪兽从海中破浪而出,引颈长啸。它在空中离海面两丈处,突然展开双翼,巨大的蝠翼刹那间张至五丈余长,在空中划起优美的圆弧,再急速以千均之力,击打在海面上。海浪滔天,浪水被击得冲起十几丈高,竟如暴雨般洒落。那怪兽凭借双翼击打之力,猛然腾空,双爪在海面上略一拍打,如雄鹰般展翅飞起。

少年兴奋的大叫道:“裂云狂龙!是它就是它!”转身看他父亲,却见他满脸煞白,双眉紧锁。再回头看众桨手,他们个个满脸惊恐,竟似大难临头一般。少年不解道:“你们怎么啦?我们要抓的不就是它么?”

舵手口吃道:“公…公子爷,它,它不是裂云龙,而是…是蓝翼海龙兽!”少年哼了一声:“那又怎地?”舵手惨然道:“它是大荒十大凶兽之一,所到之处,必有血光之灾!”少年道:“什么血…”却听中年汉子喝道:“住口!立刻圆舱!”众人如蒙大赦,立即摇起船舷。两翼船舷缓缓合拢,就在即将并成圆舱之际,中年汉子突然腾空跃起,远远的抛下一句:“关好所有舱门,谁也不许出来!”少年大叫:“爹!”却已然不及,船舱合拢,密封如橄榄,惟有一支丈余长的透气管高高升起。

少年立即扑到船头,透过巴掌大的树脂化石向外望去,模模糊糊瞧见他父亲从背后拔出长生剑,踏波逐浪向那怪兽奔去。

※※※中年汉子借着一股大浪之力,凝气高高跃起,喝道:“孽畜!快来受死!”蓝翼海龙兽在空中扭动脖子,斜眼下望,张嘴大吼,一股阴森寒气激射而出。怪兽双翼平展,在惊涛骇浪中徐徐转向,瞬间加速,闪电般向中年汉子冲去!

船中少年惊得大叫一声,众人纷纷上前,隔着树脂窗紧张眺望。

中年汉子左手疾弹,一道白芒电射而出,左脚在右脚上一踩,轻飘飘翻起丈余高,在空中突然扭身,宛如半腰折断般,硬生生又向上激射了两丈余高。那怪兽双翼一拍,将白芒击落,冲势稍减。中年汉子乘势从它上空越过,右手长生剑急电般向怪兽头颈斩落。

怪兽扭颈长啸,两翼向上翻起,登时卷起一股狂风,丈余长的巨尾在空中一个摇摆,带着雷霆之势,向中年汉子扫去。

众桨手失声惊呼。那中年汉子借着怪兽两翼之风,凝气跃起,堪堪躲过巨尾致命一击。但巨尾过处,风势刚劲如刀,竟将中年汉子的腿部划出一道一尺来长的伤口,鲜血长流。怪兽闻到血腥味,狂性陡发,双翼猛然击打海面,激起滔天巨浪,仰颈咆哮,一双碧色巨眼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少年看得紧张,掌心满是汗水,众人亦屏气敛息,心跳如撞。

惊雷阵阵,闪电如刀,暗云翻涌,狂风肆虐,终于下起倾盆暴雨。一人一龙,在惊涛骇浪中转眼已斗了数十回合。

中年汉子仗着一身绝佳轻功,在怪兽与风浪间闪跳挪移,虽浑身是血,却并无大碍。那怪兽怒发如狂,每次攻击便崩云裂浪,虽相隔甚远,船中众人犹可感觉惊人威力。舵手忧道:“城主虽武功盖世,但此孽畜非等闲之物,倘若如此纠缠,只怕…”众人沉默不语。少年扬眉道:“戚老大,你掌舵,大伙儿慢慢将船*过去。”众人大惊,舵手戚老大道:“公子爷,这,这…”少年满脸傲色,凛然道:“与其坐而待毙,不如搏命求生!”话语斩钉截铁,不容丝毫转圜余地。戚老大缓缓道:“果然虎父无犬子。公子爷年纪轻轻,便如此英雄胆色,我们倘若还贪生怕死,岂不让天下人笑话!”众人尽皆点头。柚木船十二支桨悄悄伸出,在风暴中整齐如一的划动,向一人一龙*近。

中年汉子咬牙苦斗,已渐感不支。那怪兽竟越斗越勇,一双碧眼转为通红,更显狰狞。中年汉子心道:倘若再与它缠斗不清,必丧命于此。需用魔法降它。当下更不犹豫,突然踏浪腾空,左手捏决,右手长生剑插在腰间。

戚老大惊道:“不好!”少年咬牙道:“倘若爹爹魔法一击不能得手,便有性命之虞。”原来魔法原非近身搏斗之用,每次施放,必有片刻功力尽失。倘若近身相搏,一击不能得手,而空门大露,则后果不堪设想。少年从腰间解下断月弩,喝道:“开舱!”

但是犹已晚矣。中年汉子人如陀螺在空中疾转,大喝一声:“万壑春藤绕!”双手舞动,犹如千手菩萨,漫天突然尽是寸许长的枝桠藤蔓。狂风暴雨中,那漫天藤蔓竟如千万利箭,齐刷刷射向怪兽!

怪兽嘶声狂吼,两翼尽展,竟如半空起了一道横竖五六丈的黑色屏障,巨尾重重砸落海面,掀起狂风烈浪。但是风浪竟不能击落半根藤蔓,千万数的细小藤蔓刹那间尽皆没入怪兽周身。

怪兽脖颈暴长三尺,仰天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天边闪电击入海中,一连串惊雷蓦然响起。怪兽两翼后扬,再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中年汉子拍去!中年汉子再也不能闪避,被两翼狂风击中,鲜血狂喷,如断线风筝般从半空跌落,摔入滔滔海浪之中。船中众人齐声惊呼,少年泪水夺眶而出。舷舱缓缓开启,浪水、狂风、咸涩的海水味与血腥味弥漫的气息一起扑面而来。

怪兽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嘶吼,巨大的身躯突然同时裂开,无数绿色的藤蔓从它身上同时绽放,以惊人的速度生长蔓延,顷刻间将它两翼、双爪、巨尾全部缚住。怪兽一声悲鸣,从半空重重砸落。

戚老大叫道:“别让它跑了!”少年猛然举弩搭箭,“嗖”的一声,金刚矢闪电般射入怪兽的右眼,怪兽咆哮声中,左眼又被少年射中。

众桨手运桨如飞,柚木船急速向怪兽游去。怪兽缓缓沉入海中。就在柚木船距离怪兽仅数丈之距,那奄奄一息的怪兽突然狂吼跃起,两翼奋力伸展,藤蔓寸寸断裂,在风中激射。

怪兽循声扭颈,巨翼徐徐拍击,两爪在海面逐波踏浪,向柚木船奔来。众人大惊失色,连忙转舵。少年喝道:“合舱,下潜!”在舷翼合拢之前,他又刷刷刷连射三箭。怪兽双目俱盲,而且四下风浪甚大,听不见连珠箭破空之声,颈上立时连中三箭,虽不致命,却也颇为痛楚,奔势顿减,原地拍翼狂啸。

柚木船合拢为密封潜艇,缓缓下沉。那怪兽突然高高跃起,咆哮声中,两翼连续猛击海面,波涛剧荡,竟将柚木船从水中高高掀起两丈余高。

那怪兽突地暴长脖颈,张嘴弹舌,一道三尺余长的冰锥快逾闪电飞射而出,从柚木船顶上穿过!坚硬的柚木板登时被硬生生掀起。

柚木船重重落在海面,急剧摇摆,海浪片刻间便涌满了船舱,众人纷纷舀水,乱做一团。怪兽听见惊呼,立即猛追而来,转眼便到一丈开外。众桨手大惊失色,纷纷跳水。惟独少年满脸怒容,稳立船头,举弩搭箭,欲做最后一搏。

怪兽长啸一声,展翅滑翔,瞬息间已到少年头顶,脖颈一甩,张开一张血盆大觜,恶狠狠的当头咬下!

少年只觉脖颈一凉,原来是怪兽的口水、眼中鲜血四溅飞落。少年大喝声中,利箭穿透怪兽咽喉,从它颈后破肉而出。那怪兽突然一声凄厉的哀号,全身朝后甭紧,而后一道血浪冲天射起。

接着漫天血雾中一道眩亮的剑光闪过,怪兽突然裂成了两半!怪兽左右身躯嘎然断裂,鲜血喷红了天空,喷红了大海,也喷红了少年周身。

雷声隆隆,电闪风狂。

眼前变故太过突然,众人惊魂未定,面面相觑。少年也是一脸愕然。以他一箭之力,决计射它不死,更何况怪兽乃是被人从中硬生生斩断。

暴雨劈头盖脸的倾泻着,将众人身上的鲜血迅速洗刷,冲入滔滔海浪之中。

一道闪电照亮了天地,众人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从水中冲天飞起。少年大喜,叫道:“爹!”那人正是中年汉子。众人纷纷上船,将船摇将过去。中年汉子跌坐在怪兽的浮尸上,满脸怠惫,衣衫褴褛,鲜血长流。右手还紧紧的握着长生剑,左手握着一颗拳头大的黑色龙珠。

原来那中年汉子被怪兽双翼拍中,身受重伤跌入海中,却仗着精纯内力和水性,在水中屏息静候良机。当怪兽奔至正上方时,他竭尽全力,挥剑而上,将重伤的怪兽劈成两半。但这全力一击也耗去他所有的真元,没有一年半载,只怕无法恢复。

众人将中年汉子救上船去,少年连连道:“爹,你没事吧?”中年汉子吃力的摇摇头,虚弱道:“不碍事。咱们立即回航。”众人立时转舵,摇桨,在风雨巨浪中艰难的向西驶去。

暴雨越来越猛烈,雷电交加,暗黑的海面与紫黑色的天空仿佛要将柚木船压成碎片。众人心中却说不出的祥宁平静,比起那恐怖的巨兽来,风暴实在算不了什么。戚老大甚至开始高声唱歌。

少年初次经历如此事情,心中兀自兴奋不已,手中把玩着父亲从怪兽身上剜出的龙珠,已在寻思回去后给伙伴们炫耀炫耀此次经历。

只有那中年汉子心中波涛汹涌,比这海上风暴更甚。他浓眉紧锁,心中感到一种莫名的强烈不安。凶兽虽已被杀死,但是它所代表的灾难呢?灾难可以避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