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章山雨欲来

时近深夜,明月当空,照得青石板大街一片雪白。两旁高墙迤逦,树影横斜,夏虫欢鸣,远处蛙声如鼓,隐隐还可听见城中客栈传来的喧哗与笑声。放眼望去,民舍灯光星星点点,不少城民还在赶著准备明日的庆典。对于雷泽城,这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蚩尤伏在树干枝叶之间,四下扫望。城中街道已经宵禁,路上空荡无人。对面便是雷神府的西门,铜门紧闭,两盏巨大的琉璃三昧灯高悬摇曳。

六侯爷低声道:“从此处翻墙而入,过了一个花园和内墙,便是宁姬香闺无尘阁。”

御风之狼喃喃道:“侯爷对这倒是了如指掌。”

六侯爷笑道:“术业有专攻。要想捞月,岂能不知近水楼台?”

御风之狼嘿然乾笑。两人一个窃玉,一个偷香,虽非同好,迹近同行,对于这熟查门径,知己知彼的道理都是心有戚戚。

蚩尤对他二人的谈话充耳不闻,眼绽青光,炯炯守望。突然低声道:“拓拔和烈炎进去了。”六侯爷二人一凛,抓起千里镜凝神眺望。只见西南高墙上,几道人影闪电般越过,兔起鹃落,朝府中主楼迳直奔去。

墙内登时灯光四起,接连有人喝道:“是谁?”那几道人影答也不答,穿梭如风。

立时又有人喝道:“大胆狂徒!给我拿下!”四面啃岗潮水似涌出,合围而去。

西墙下隐藏的十余大汉听著声响,也纷纷“呛然”拔刀,朝东边奔去。

蚩尤低声道:“走!”三人登时利箭似的飞射而出,穿过墙头,直没花园丛林。留守于暗处的两个哨卫还未出声,便被蚩尤两记指风弹得仰天摔倒,人事不省。

三人倏然穿梭,在花园中心的灌木丛中蹲下,凝神辨析周围的真气与气息,随时待发。

前方沙沙作响,两个巡卫提灯走来。蚩尤乘他们走得近时,斜斜跃出,劈空两掌,那两人闷哼一声,眼看便要萎顿倒地;六侯爷、御风之狼闪电般抢上,架住他们腋下,移入花丛,迅速剥下他们衣裳。

六侯爷低笑道:“他***紫菜鱼皮,这可是本侯生平第一次为男人宽衣解带。”

御风之狼笑道:“难怪侯爷的手法还不如小的利索。”手影闪动,已将那巡卫身上衣服连带所有值钱之物剥得乾乾净净,穿戴到了自己身上。

蚩尤自得知那九尾狐盗走圣杯,累得纤纤蒙冤以来,心中愤怒自责,对纤纤和那颇有长者之风的火神,都甚感歉疚,一直未展笑颜,只盼尽早找到琉璃圣火杯,洗刷纤纤清白。见六侯爷愁冒苦脸剥离那巡卫衣服,心下不耐,探手抓住那巡卫双脚,只一后扯,便硬生生从衣服里拔了出来。

御风之狼瞧得目瞪口呆,六侯爷拍拍他肩膀笑道:“狼兄,瞧见了吧?若你不乖乖合作,蚩尤圣法师一怒之下,便会将你的骨头从肉里这般抽将出来。”

御风之狼见蚩尤满脸狂野桀骛的神情,心中不禁打了个寒噤,喃喃道:“我瘦得紧,浑身只有皱皮一张,还是免了吧!”

蚩尤迳自将衣服套上,挂好腰牌,道:“走吧!”提著灯笼,推著六侯爷走了出去。

月光如水,花香袭人,花园中碧树参差,亭榭错落,小溪汩汩环绕。穿过嶙峋假山,沿著细石小径蜿蜒而行,一路竟无巡查之人。

远远地听见有人叫道:“狂徒大胆,竟敢擅闯雷神府!”又听见烈炎朗声道:“在下火族烈炎,与龙神太子拓拔野有要事拜见雷神。”

一时刀兵声止,四下寂然。过了片刻,听见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笑道:“烈贤侄别来无恙?快快请进吧!”那声音来自颇远的主楼,听来虽非震耳欲聋,却是清晰明了,历历在耳。

蚩尤三人心中大定,既然雷神已在主楼,这宁姬香闺“无尘阁”便大为安全了。当下快步而行。

走到内墙附近时,又听见有人喝道:“是谁?”墙头上出现十余哨卫,张弓搭弩。

雷府之内,果然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啃。蚩尤按照六侯爷先前教授,朗声道:“有金族乐师进献曲谱,雷神命我将他带到无尘阁。”

宁姬酷爱音乐,尤喜弦音。雷神为她四下搜罗曲谱,更是人所尽知。而金族乐师素有盛誉,连日来为庆雷神寿典,已有不少金族城邦进献乐谱。

那哨卫首领凝视蚩尤二人,觉得脸面颇生,但近日城中宾使太多,士卫抽调频繁,常有新调巡卫,是以心中也不甚介意。扫望两人腰牌,丝毫无误,点头道:“进来吧!”

圆门开启,三人穿过内墙,在几名哨卫陪同下,朝前走去。

绕过假山,令人眼前一亮。碧绿的草坪犹如地毯般绵延铺展,巨石点缀,花树寥落。

草坪上星罗棋布许多橘黄色的琉璃灯,光晕柔和,宛如梦幻。

其间一条水晶小径婉蜒曲折,通向中央幽碧大湖。水晶路下乃是一条溪渠,水光摇曳,衬著琉璃灯更加迷离变幻。

水晶路连著水晶九曲桥,直达湖心小楼。那小楼出水悬空,无所依傍。以水晶石、玛瑙与西海寒冰岩构建,亭亭玉立,宛若睡莲。周遭错落浮立著碧绿色翡翠亭榭,犹如荷叶,层叠铺展水面。

远处湖面,莲叶漫漫,芙蓉点点,与这无尘阁交相映衬,不分彼此。

碧空如海,圆月挂在水晶担角,玲珑剔透。一切澄澈宁静,像是飘摇于水上的清梦。

众人临风而立,水气清新,尘心尽涤。一时蚩尤三人险些连来此处的目的都记不起来,胸中杀伐之气一扫而空。

御风之狼生平狼迹无数,见过的宫殿园林不可胜数,虽然奢华远胜于此的为数不少,但这般简单淡雅,清丽脱俗的却没有几个;一时也看得呆了。

六侯爷故地重游,许多往事涌上心头。宁姬那缠绵温婉之态,恍如眼前,心中升起暖意柔情,传音微笑道:“若非这样的洁净之地,又怎配得上宁姬?”

忽听铿然声响,从那小楼上传来古筝之声。

水波荡漾,月轮破碎。那筝声寥落悠扬,袅袅辗转。

六侯爷微微一怔,皱起眉头,眼中闪过惊诧之色。蚩尤见他脸色有异,心中一沈,传音道:“怎么了?”

六侯爷喃喃道:“奇怪。”传音道:“琴声寄语。你听这筝声,刚正凌厉,竟然含有杀伐之音。宁姬……宁姬何时会弹这种曲子?”

蚩尤侧耳倾听,他虽不通音律,但也听出那筝声隐隐夹带金属之音,铿然跌宕,与这柔和清雅的湖畔夜色大大相冲,心中登时也起了不祥之意。

筝声急奏,如密雨残荷,飞瀑漱石。

三人提著灯笼,在那急促凌厉的筝声中朝无尘阁走去。

刀光胜雪,冷寒侵肤。拓拔野、烈炎、柳浪、班照、哥澜椎在近百名雷府卫兵的夹护下,沿著石阶缓缓行进。

两旁古树苍翠,月光斑驳地照在石阶上,随风摇动。行到一半,仰首望去,已可看见主楼巨大的檐角弯弯破空,檐下灯笼轻轻摇摆,喜气洋洋。殿前站了数十名劲装守卫,目不斜视。

雷府主楼又称“光明殿”,古朴巍峨。此时殿内灯火通明,谈笑风生,仿佛已有贵宾。拓拔野、烈炎对望一眼,心下均想:不知是谁抢先一步?

带领他们前行的卫兵首领疾步上前,在殿前奏道:“火族烈侯爷与龙神太子驾到。”

殿中有人呵呵大笑道:“欢迎欢迎!今夜当真是良宵佳期,竟同时来了这么多贵宾!”

笑声雄浑,虽然不刺耳,但隐隐夹带风雷之声。

拓拔野心想:“此人定然便是雷神了。”太湖雷神位列大荒十神,乃是木族两大神位高手之一。年轻之时,脾性暴烈易怒,动辄以“雷神锤”、“风雷吼”邀战天下。最著名的一战,乃是在东海之滨孤身大破南海七十二蛟,锥杀南海第一凶兽棘剑天魔龙。

也曾因一己私愤,竟锥裂天南山,崩石流土,卷没了附近的几个村庄。六十年前,因不服神帝之尊,公然挑战,被神农在太湖之上一剑击败,从此凶焰大敛,性情始转。六十年来修心养性,与年轻之时判若两人,但骨子里的豪勇刚烈,却未曾改变。

拓拔野虽然未曾见过雷神,但当年年幼,父母尚在之时,每逢顽皮或夜间哭闹,母亲便常唬道:“再不听话,雷公就要来啦!”那时虽不知雷公是谁,但总觉得是什么可怕的怪物。时日久远,此时突然想来更是心中感慨,心想:不知这雷公究竟是怎样的人物?

笑声中,只见一个魁伟老者大步而出。那老者黄发若金,青裳飘舞。身高十尺,龙行虎步。目光澄澈有神,脸上虽然皱纹遍布,但瞧起来却是精神熠熠,丝毫不显老态。

睥睨之间,电光四射,凛凛生威。人尚在十丈开外,雄浑浩荡的碧木真气便激得拓拔野体内真气隐隐共鸣。拓拔野心中一凛,连忙敛息收神。

众卫兵纷纷收刀入鞘,列队退下。

老者眼光横扫,瞧见烈炎登时笑道:“烈贤侄几年不见,风采更胜从前。”

烈炎行礼笑道:“明月在上,流萤无光。雷神取笑了。”

雷神哈哈大笑:“烈贤侄何时也学会拍马屁啦?这可不好,需罚酒三杯。”

烈炎笑道:“妙极,求之不得。”

雷神转头望著拓拔野,微笑道:“这位便是新近名震天下的龙神太子拓拔野吗?”

拓拔野见他不怒自威但又平易近人,心中大生好感,微笑道:“不敢!拓拔野奉母王之命,特地来为雷神贺寿。”

龙族与木族几百年恩怨,纠缠难解。雷神听说龙神太子亲自前来贺寿,心中颇为诧异。换做他人,定当暗自揣测来者居心,是否有阴谋诡计;但他素来坦荡,诧异之余,却由衷欢喜,笑道:“如此多谢龙神了。”

雷神踏步走下阶梯,勾住拓拔野、烈炎的肩膀笑道:“两位贤侄随我来。不过今夜老夫厅内可坐了两位贤侄的冤家对头哪!还请切勿见怪。”

拓拔野、烈炎一凛,笑道:“不敢。”心中暗暗猜度光明殿中究竟是何人。

但随著雷神走了几步,这答案登时便了然了。殿内灯火亮如白昼,厅中四角分别站列了许多侍女,门口两翼则站了六个男子,衣上绣了松竹等图,想来当是雷神麾下要将松竹六友。

厅中长桌两旁的椅子上坐了数人,左侧最前一人暗紫长衫,白发摇曳,手腕足踝铃环叮当作响,居然是黄河水仙冰夷。他木无表情地望著拓拔野,仿佛从未见过一般。

冰夷旁边乃是一个穿著黑紫丝长袍的美丽女子。黑发高髻,碧眼清澈,浅紫色的花唇牵著淡淡的微笑。十指修长纤巧,指甲黑色。赤足如雪,脚趾也尽为黑色。腰上系了一条长长的丝带,拖曳在地。虽然著装素淡,但华贵之气却迫面而来。

对面一人头戴碧纱冠,身著青衣,面如冠玉,三络青须,赫然是木神句芒!瞧见拓拔野,脸上登时露出惊诧之色,一闪即逝。

三人见雷神拉著拓拔野、烈炎大步而入,纷纷起身。

拓拔野心下微惊,想不到在此时此处邂逅木神冰夷,却不知这二人深夜拜访雷神所为何事?但有他们在此,要想按原计划那般坦然相问雷神,只怕是不可能了,心中不禁微微沮丧。眼见木神句芒目中精光大盛,朝自己望来,索性傲然回视,笑道:“原来是木神前辈,幸会幸会!那日林中狩猎成果如何?”

句芒眼中闪过怒色,微笑道:“承蒙挂念,收获甚丰,只可惜逃了两只小兔子;但是不要紧,终究要被我逮到的。逮到之时,一定请拓拔公子一道来吃烤兔肉。”

拓拔野笑道:“那就先谢了。”今夜来前,未免节外生枝,已将断剑无锋放入蚩尤腰上的乾坤袋。此刻邂逅木神,心中原本担心他说出苗刀无锋之事,但见他闭口不谈,明白他不愿让雷神知晓此事,登时释然。

雷神听二人语带机锋,微微诧异。原以为这水仙冰夷与那黑衣女子才是龙族与火族的冤家对头,岂料这龙神太子与木神之间,似乎也有某种过节。当下哈哈笑道:“想不到龙神太子与木神竟然也已认识,那可再妙不过,无需老夫再介绍啦!两位少年俊彦,快快入座吧!”

拓拔野与烈炎微笑道谢,大刺刺坐在句芒身旁。柳浪三人则站在他们身后。厅角侍女衣裳飘飘,无声无息地上前端上热茶与蔬果。

那黑衣女子碧眼流转,凝视著拓拔野,似乎颇感兴趣,柔声道:“公子原来就是孤身打败百里春秋和水娘子、收伏夔牛的龙神太子拓拔野吗?少年英雄,果然了不起得紧。”

声音温柔,高雅尊贵之中又带著亲切。

柳浪眼睛盯著那黑衣女子领口下的莹白酥胸,吞了口口水,传音道:“她是水族圣女乌丝兰玛,厉害得很;水族妖女之中,她可是不多见的处女。”

黑衣女子鸟丝兰玛瞟了柳浪一眼,微微一笑,仿佛能听见他传音话语。柳浪被她一瞥,心中顿生寒意,冷汗涔涔,立时扭转目光,假意打量光明殿中的布置。

拓拔野心中一震,想道:“雨师姐姐说得不错,水妖果然是两面讨好,请了圣女来为雷神祝寿。”又想:“难道关于圣杯之事,先前我想得竟然错了吗?只是她与木神一道来此,难道不怕木神心生怨隙?”心中隐隐觉得不妥,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所以然来,白日里原来已经逐渐清晰的思路反倒疑惑迷糊起来。脸上不动声色,微笑道:“拓拔的些微本领,岂能真是百里法师的对手?不过是顺天道行事而已。”

乌丝兰玛微微一笑,转而对烈炎道:“烈侯爷,你来得正巧!今日我在路上听说了一桩与火族相关的奇事,也不知是真是假。”

拓拔野、烈炎心中一凛,果听乌丝兰玛道:“据说前些日子,火族第一圣器琉璃圣火杯好端端地从金刚塔里被人盗走了,这是真的吗?我可一点也不信!”碧眼凝视著烈炎,仿佛要看穿他的心思。

木神、雷神俱是吃了一惊,失声道:“什么?”厅中众人目光尽数聚集在烈炎身上。

拓拔野、烈炎原是打算私访雷神提及此事,不料却被她抢先道出,都措手不及。烈炎心想:“不知水妖在哪里安插了探子,这么快便得到了消息?”暗暗观察雷神表情,惊愕惋惜,殊无造作之态,当下缓缓道:“不错,确有此事。”

乌丝兰玛讶然道:“如此说来,这竟是真的了?”蹙眉叹息。

雷神皱眉道:“烈贤侄,贵族发生这么大的事,却还要派你和米长老、火正仙来为老夫贺寿,真是让老夫过意不去。若有需要老夫帮忙之处,烈贤侄尽管开口。”

倘若厅中没有木神、乌丝兰玛等人,烈炎便要开口相问,但此刻唯有苦笑而已。

句芒叹道:“琉璃圣火杯乃是火族圣器,这番遗失只怕全族上下都要心焦如焚了。

三百多年前,本族长生杯失落之时,便险些引起了一场内乱。“突然想起某事,朝雷神微笑道:”是了,句芒在路上也听见一件有趣的传闻。说是一个少女自称是前圣女空桑转世,将本族遗失了三百年的长生杯送给雷公,呵呵!也不知是哪个无聊之徒捏造出来的。“

拓拔野心中一动,原来如此!果然要讲到正题了。

雷神笑道:“这倒不是捏造出来的传闻,前些日子,确有一个自称空桑转世的少女,将长生杯送给了我。”

句芒右手一震,杯中热茶泼了出来,又惊又喜,霍然起身笑道:“真的吗?这可真是本族的天大喜事!”

忽听“咚咯”巨响,似乎有人在用某物用力撞击雷府大门。众人吃了一惊,侧耳聆听,殿外叱喝之声突然大作,喧哗吵闹声此起彼落,越来越响。雷神笑道:“今夜倒当真热闹,难道又有哪位好朋友连夜来看望我不成?”起身便往殿外走去。

众人心下诧异,不知谁这般大的胆子,竟敢在雷神寿典前夜这般撞门喧哗,也纷纷起身。

还未行出殿外,忽然狂风卷舞,满殿灯火摇曳,竟然熄了大半。

一个哨卫大步奔来,跪拜阶前道:“禀雷神,门外突然聚集了大批五族使者,以火族使者为首,不断撞击大门,扬言要……要……”汗出如浆,竟说不出话来。众人大奇,纷纷往烈炎看去。烈炎与拓拔野对望一眼,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如寒冰般包拢上来。

“轰”地一声巨响,雷府铜门竟几将撞开。喧哗大作,人声如沸。有人厉声长呼道:“雷公,快将琉璃圣火杯交还我们,否则今夜便踏平雷泽城!”

筝声越来越快,越来越铿锵激越,仿佛铜珠飞溅,金石交迸。

九曲桥下,碧波摇荡,冷月无声。蚩尤三人如在暴雨中疾行,耳旁脑海,都是那簌簌琴声。

楼上一个女子淡淡道:“来者何人?”

声音清雅温柔,在肃杀的筝声中听来,更加悦耳婉转。六侯爷全身一震,脸上慢慢地漾开笑容,眼神温柔,低声道:“相别几年,声音还是这般动听。”紧张的心情突然松弛下来。

蚩尤大声道:“金族乐师,给宁姑娘送乐谱来了。”

突然“铿”地一声脆响,弦断指停,余音缭绕不绝。湖水粼粼,银光摇曳。

过了半晌,那女子淡然道:“上来吧!”

无尘阁水晶门缓缓打开,两个俏丽的丫头提著琉璃灯袅娜走出,脆生生地道:“金族乐师,随我们来吧!”

六侯爷大喜,整整衣冠,大步上前。蚩尤二人正要随行,一个穿著鹅黄裙裳的丫头瞪眼道:“你们在这候著!一点规炬也没有。”

蚩尤一楞,只好和御风之狼在九曲桥倚栏站定,目送六侯爷随著两个丫头走入无尘阁中。

“当”地一声,水晶门重新关上,灯光晃动,朝著楼上移去。仰头上望,楼阁层叠横空,晶莹剔透,依稀可以看见人影。

两人心中微微紧张,不知六侯爷此去温柔乡,重会旧情人,能否顺利套出口风?看了半晌,脖颈发酸,索性倚*栏杆,静侯六侯爷凯旋。

湖面波光轻荡,远处岸边,丛林漆黑连绵,亭台交错,灯火辉煌。

忽然听见对岸传来若有若无的喧哗声,隐隐还夹杂著兵刃交加的声音。两人心中大奇,难道竟有人跑到雷府中捣乱?或者是拓拔野、烈炎与雷神话不投机,已经交起手来?

一念即此,心中大凛。

西门附近有人大声呼喝,刀光闪烁,转眼间又有数十名哨卫朝东边奔去。

蚩尤心道:“倘若乌贼和烈小子当真与雷神动了手,那就不必客气,跳将上去,将那宁姬截走,问个水落石出。”

正思量间,水晶门“当”地一声开了,那凶霸霸的丫头一把将六侯爷推了出来,喝道:“走呀!还楞著做啥?”又瞪了蚩尤一眼,“当”地一声,将门关上。

六侯爷满脸迷惘,楞楞地站了半晌,失魂落魄走了出来。

蚩尤、御风之狼不约而同地讶然道:“这么快?”

六侯爷面上微微一红,摇头皱眉道:“奇怪!好生奇怪!”

御风之狼道:“奇怪什么?”

六侯爷怔怔地仰头往上看了片刻,道:“她竟然认不得我。”

两人大奇,六侯爷乃是出了名的风流情种,这宁姬既是他的老相好,即算没有余情未了、藕断丝连,也应当恨之入骨、生死难忘,怎会认不出他来?

御风之狼小心翼翼道:“侯爷,她瞧见你了吗?”

六侯爷怒道:“废话!”他性子素来豪爽风趣,极少发怒,此刻实是大有挫败之感,有些恼羞成怒。拍了拍栏杆,摇头道:“她看见我来了,竟然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叫我将曲谱放下便可以走了。”

此时远处喧哗更盛,对岸漆黑处,灯火一盏盏点燃。越来越多的雷府士卫手持火炬,呼喝著朝光明殿涌去。

六侯爷吃了一惊,道:“拓拔、烈侯爷已经动手了?”

蚩尤早已不耐,扬眉道:“他们即便不动手,咱们也要动手了!”猛地聚气丹田,拔地跃起,腾空踏步,在无尘阁最低的一个檐角上轻轻一点,又是一个翻腾,朝上掠去。

六侯爷与御风之狼吃了一惊,只好跟著腾空跃起,朝上冲去。

蚩尤轻轻翻入窗户,临风站定。

屋内洁净整齐,素雅简单。白玉桌上横置著一张古楠木雕筝,断弦瑟瑟,玳瑁筝甲在桌上轻轻摇晃。碧绿色的香炉中香烟袅袅,夜风吹来,四下弥散,玉人不知何处去。

转首四顾,南边玉石墙,珠帘飞舞,花毯铺展,通往宁姬卧室。当下毫不犹豫,大步而去。

六侯爷与御风之狼翻身而入,随著蚩尤迳直往宁姬香闺闯去。

方甫进入,三人大吃一惊,面色陡变。寒玉床边,丝被凌乱,一个丫头斜斜侧躺,心窝上插了一柄匕首;玉石屏风之后,又是一个丫头胸插匕首,香消玉殡,鹅黄裙裳,满脸惊诧,赫然便是那泼辣的丫头。身边地上,水晶石地砖已被移开,露出一个幽深的暗道。

三人心中一动,难道有人抢了先手,挟持宁姬进入密库了吗?六侯爷又惊又怒,从他离开无尘阁,到眼下翻窗而入,不过片刻工夫。来人是谁?竟有如此身手?突然又想道:“是了!那贼子必定在我进入无尘阁之前,已经埋伏在此。宁姬只怕已经受他胁迫,不敢出声,所以才故意装作认不得我,好让我安全离开。”一念及此,心中自责、懊悔齐齐涌将上来,恨不得猛摔自己一个耳光。不知宁姬眼下生死如何,心中更是惊惧莫名。

蚩尤沈声道:“就这片刻工夫,凶手必定还在无尘阁内。”御风之狼瞄了一眼那暗道入口,眼色示意。三人齐齐点头,闪电般冲到入口处,次第进入。

暗道入口极为狭窄,只容一人通过。行得三十级台阶后,逐渐变宽。两壁三昧火灯跳跃不定,光影晃动。石阶斜陡,曲折向下,每行一步,都可听见清脆的回音。三人生怕惊动了那凶贼,当下敛息凝神,无声无息地朝下走去。

走了一盏茶的工夫,石阶越来越宽,前方灯火也越来越亮。以无尘阁的高度与形状,应当已到湖底。

绕过一个弯,眼前陡然明亮。前方乃是一个纵横约二十丈的大厅,四壁嵌满夜明珠与三昧灯,灯火互映,亮如白昼。厅内空旷,正中巨大的玉石台上,放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翡翠匣子,碧光幽然。

三人四下打探,厅内毫无遮掩,并无他人,心中均是惊疑不定,难道这里还另有密道?

蚩尤走到那玉石台后,眼光及处,心中大骇,失声惊呼。地上赫然躺了一具**女尸,黑发散乱,玉体横陈,下身处淌了一地的鲜血,身上淤伤青紫不计其数,竟似是被人强暴凌虐而死。

蓦然瞧见那女子脸庞,蚩尤脑中嗡然一响,全身大震,呼吸刹那停顿。那女子脸容清丽,眼角滴泪末乾,竟是昨夜晏紫苏离开之时的脸庞!

蚩尤脑中一片纷乱,耳旁突然响起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和那最后的话语:“呆子,我走啦!”“认不出来了吧?今后你瞧见我时只怕也认不出来啦!”那音容笑貌、嗔怒眼神突然在眼前迷乱闪烁。

昨夜幽香在怀,而今日……胸中登时疼痛滞堵,彷佛压了千钧巨石,喘不过气来。

热血贲张,心中狂乱,手足无措。这一刹那,他突然惊恐地发觉,这个变化莫测的毒辣妖女,不知从何时起,竟在他内心深处隐隐占据著某一角落。

六侯爷、御风之狼闻声而来,六侯爷全身一颤,面色瞬间煞白,猛地冲上前将那女子抱住,失声叫道:“宁姬!宁姬!”

蚩尤猛地一震,道:“什么?她是宁姬?”

六侯爷惨然笑道:“那还会是谁?”

蚩尤心中猛地升起强烈的不安,隐隐之中觉得甚为不妥。突听御风之狼叫道:“琉璃圣火杯!”声音又是惊诧又是恐惧。

两人回头望去,御风之狼掌心托著那打开的匣子,匣中一个琉璃杯,式样古朴,但已被劈为两半!

晏紫苏那狡黠的笑容在蚩尤脑中一晃而过,他灵光一闪,喝道:“我们中计了!”

拉著六侯爷二人,朝密道狂奔而去。

当是时,从密道处传来“轰”地一声闷响,震得三人脑中嗡然。三人面色齐变,那密道入口已被人严严实实地封上。

那人呼声未落,便有数百人跟著纵声长呼:“交出圣火,交出圣杯!”叫声越来越响,大门周边聚集之人越来越多,许多五族使者闻声赶来,站在周边,指指点点。

火族中有人叫道:“辣他***,再不开门老子就要冲进去了!”、“躲在里面做缩头乌龟吗?”、“各位英雄都瞧见了,雷公心虚不敢出来!”

骂声越见不堪,句芒皱眉道:“烈贤侄,原来这便是你们深夜来访的目的吗?难不成你们竟怀疑雷神盗走了琉璃圣火杯?”殿前众士卫也是愤愤不平,满怀敌意地盯著烈炎。

烈炎还未说话,雷神已经哈哈笑道:“烈贤侄若是怀疑老夫,又怎会深夜孤身来此?

走吧!一起去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竟是丝毫不以为忤,大步朝外走去。

拓拔野见他如此气度,不禁大为心折。

突听一人冷冷道:“火族米离、吴回、烈烟石拜会雷神。”声音立时压过喧嚣人声,清楚地传入每个人耳中。

拓拔野心下微凛,与烈炎对望一眼,难怪门外众火族使者敢如此放肆!只是吴回、米离为何突然改变计划,半夜登门?

雷神朗声道:“贵客临门,欣幸之甚!开门接驾!”

府内大道两侧的灯盏次第点燃,灯火通明。南面铜门“哐啷”一声打开,门外人流立时涌将进来,与雷府士卫挤撞在一处,推挤叫骂,乱作一团。一个火族使者不小心绊了一跤,一头撞在雷府士卫的铜棍上,登时晕死过去。

有火族使者叫道:“辣他***,龟儿子动家伙了!跟他们拼了!”登时呛声四起,刀光闪烁,眨眼间已经乒乒乓乓杀到一处。

雷神突然昂首哈哈长笑,犹如平空暴雷,滚滚轰鸣。门口众人脑中嗡然一响,全身酥软,手中兵器叮叮当当掉了一地,脸色煞白,一时间鸦雀无声。

拓拔野被那笑声激得真气乱窜,气血翻涌,心中惊佩。想当年在南际山顶,神帝经脉尽坏,仍大笑震落高翔鸟雀;今日雷神异曲同工,一笑罢兵。以自己真气之强,竟也不能做到波澜不惊。

雷神笑道:“宾主应当相欢,哪有相斗的道理?大家罢手如何?”众火族使者原本气势汹汹地冲来,被他强霸真气这般一震,气焰登时馁了大半,面面相觑,捡起兵器,退到一旁。

人群分开,一个红衣瘦高老者和一个独臂人领著一队人并肩走来,正是米离与吴回。

雷神行礼道:“米长老、火正仙、八姑娘,我这帮兄弟不识规矩,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米离道:“雷神言重了。我这帮弟兄也有不是之处,请雷神勿怪。”语毕看见烈炎与拓拔野,微微一楞,进而瞧见乌丝兰玛等人,脸上又是诧异又是欢喜,行礼道:“原来水圣女和木真神都在此处,那可再好不过!”乌丝兰玛、句芒微笑还礼。

雷神微微一笑道:“米长老是在寻找圣杯吗?如有需要老夫相助之处,随便吩咐。”

米长老点头道:“得罪了!今夜来此,确是要雷神相劝,赐还本族圣杯。”一挥手,身后两个火正兵将一个紫衣少女推上前来。姿容俏丽,正是纤纤。但目光恍惚,显是又被“原心法”摄魂。

拓拔野心中大怒,吴回竟然乘他与烈炎不在,不顾原先约定,绑架纤纤。强按怒火,仔细扫望。米离身后站著八郡主与吴回,并无辛九姑等人。想必是他们突袭擒住辛九姑等人,将纤纤强行带到此处。

吴回冷冷道:“雷神想必认识这位姑娘吧!”

雷神笑道:“自然认得,这位姑娘是空桑转世。前些日子还将本族失落了三百年的圣杯送还给老夫。”

吴回冷笑道:“这可巧了,这位空桑转世偏偏又是盗走本族圣杯的嫌犯。”

烈炎再也按捺不住,厉声道:“吴火正,当日我们不是已经查明纤纤姑娘并非盗走圣杯之人吗?”

吴回冷冷道:“不错,从金刚塔上盗走圣杯的或许不是她,但将圣杯交给雷神的却是她!”一言既出,众人哄然。

雷府士卫纷纷怒骂道:“胡说八道!”、“你奶奶个楠木疙瘩,掉了东西便要赖到旁人身上吗?”

米离伸手一抖,又将那幅羊皮纸图展了开来。灯火下望去,那图中圣杯光泽变幻,火焰跳跃,宛如真实一般。米离道:“姑娘,你再和大伙儿说上一遍,这杯子便是你当日送给雷神的杯子吗?”

众人立时安静下来,纷纷凝神倾听。纤纤点头道:“是。”

众人哗然,米离又道:“你将杯子送给这里的某一人,究竟是谁,还能认得出来吗?”

纤纤缓缓扫望,目光在雷神脸上停驻,指著他道:“就是他。”

众人又是一阵骚乱,雷府士卫怒骂不止。拓拔野心中猛然下沈,此时此刻,他已经全然明白,他先前的猜测虽非全中,亦不远矣!心中森寒,冷汗爬背。转头看见烈炎眼中,也满是忧虑之意。

句芒沈声道:“米长老,凭藉这位姑娘的一面之词,你便认定如此,岂不是太轻率了吗?”

乌丝兰玛道:“木神说的是!雷神德高望重,决计不会做出这等事来。”众人见木神与水圣女开口,又立时安静下来。

吴回冷冷道:“圣女、木神明鉴,若不是有十足把握,我们又怎敢质疑雷神,深更半夜到此打扰?倘若雷神心中无鬼,为何不带我们去瞧瞧这位空桑转世送给你的长生杯呢?”

火族众人叫道:“是极!有胆子就将长生杯拿出来看看,你当我们是这小姑娘,这般容易被你哄骗吗?”

雷神哈哈大笑道:“老夫生平光明磊落,有何见不得人的事?诸位想看长生杯,那就随我来吧!”当下领著众人浩浩荡荡朝无尘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