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章自投罗网

午后时分,艳阳高照,暖风拂面,拓拔野众人骑乘太阳乌朝朝歌山进发。

拓拔野与蚩尤以“抽丝诀”编织巨网,缚在七只太阳乌脚爪上。那三十六名舞女便坐在巨绸中。她们从未在如此高空飞翔,见脚下悬空万丈,群山倏然掠过,耳边风声呼啸,都骇得面色苍白,紧紧抱作一团,闭上眼睛不敢下望。

拓拔野、蚩尤、姬远玄在丰山上击掌为盟,心中都十分快意,一路谈笑风生,兴高采烈。拓拔野见烈烟石一双妙目始终凝视蚩尤,原本苍白冷漠的脸上带着淡淡微笑、无限温柔,心中颇觉有趣,不知她何时、何以喜欢上自己这桀骛不驯、粗枝大叶的兄弟?忍不住想要传音告诉蚩尤,却想这小子钻牛角尖,倘若不喜欢烈烟石,只怕立即恼羞成怒,对着烈烟石黑脸白眼,适得其反。当下索性在一旁微笑着静观其变。

过了小半时辰,忽听下面传来“呜!!呜!!”的怪叫声,如海浪汹涌,此起彼伏。众人朝下望去,碧山深浅螺旋,星罗棋布。一座高峻险峰上,飞瀑山溪,跌宕成河,沿着山势汹涌而至山脚谷底,蜿蜓缭绕。河中探出无数银白色的蛇头,密密麻麻,光芒闪闪,对着上方齐声嘶鸣。那呜呜之声便是由这河中的万千怪蛇发出。

河水突然齐齐翻涌,无数怪蛇冲天飞起,朝他们疾冲而来。三十六名舞女虽然听不见那震耳欲声的怪叫声,但蓦地瞧见万蛇齐飞,狰狞扑来的可怖场面,都吓得尖叫不已。

拓拔野见那万千飞蛇通体银白,都长了两对翅膀,凶睛蓝光,颇为狞恶,见了十日鸟竟然也不畏惧,大为奇怪。姬远玄皱眉摇头道:“这帝囷山鸣蛇已经十年没有出现,今日竟如此狂肆,看来今年果真又是大旱。天生乱相,妖兽横行。”微微叹息,甚是忧虑。

蚩尤喝道:“孽畜找死!”苗刀一闪,口念“惊雷破春诀”,青光卷处,飞冲在前的数百鸣蛇登时悲鸣惨呼,全身爆裂,鲜血喷舞。

烈烟石微微一笑,十指兰花绽放,彩石链轰然飞出,绚光飞舞,众人眼前一花。又听“呼”地一声巨响,半空火焰狂烈,熊熊燃烧,火苗倏地直窜到众人眼前。空中那近千只鸣蛇登时葬身火海,悲鸣震天,如雨坠落。

众人都猛然一惊,想不到烈烟石念力、真气竟然如许猛烈;便连烈烟石心中也是大吃一惊,突然醒悟:“是了!定是因为南阳仙子的元神和情火、三昧紫火的缘故!”心中大喜,又蓦然一凛:“如此强猛的念力与真气倘若不能及时化归己有,而在体内乱窜爆发,那岂不可怕之极?”她自苏醒以来,眼里、脑中就一直只有蚩尤,直到此时才想到自己体内寄附的元神与烈火真气。想起族中长辈一再提起三昧紫火与帝女桑的可怖,心中不禁寒意更盛,不知自己未来,会因此而改变吗?

太阳乌见着烈火,欢声长啼,巨翅扑扇,就要往火中钻去。被蚩尤大声喝止,方才恋恋不舍地继续朝前翱翔。

朝西一路飞去,碧树绿草越来越少。过了首阳山后,土丘万里,苍黄大地,枯树寥落,江湖干涸。漫漫四野都是动物与饥民的尸体。从高空望去,田地龟裂,满目疮痍。依稀可以看见蚂蚁似的逃难人群,沿着干涸的大河朝东缓缓而行。方圆千里,尽是大旱景象。

众人心情渐转沉重,拓拔野自小流浪,最怕灾荒之年,见到这荒旱景象,心中颇为难受。姬远玄讶异道:“一个月前,我与父王从阳虚山出发时,这里还是绿野千里,怎地……怎地不到一个月光景,就成了这般景象?”众人闻言都极为诧异,心道:“难道当真是天下大乱的妖异之兆么?”

继续朝西飞行,过了数百里,终于渐转青绿。经过复州山时,众人听见婴儿哭泣似的声音,破空裂云,一声声凄厉诡异,钻入耳中。在这夏季烈日之下,众人竟觉毛骨悚然。姬远玄霍然变色,沈声道:“肢踵鸟!”

拓拔野循声凝神扫望,瞧见山顶一株枯死的檀树上,一只猫头鹰似的独脚怪鸟歪着头嘶声鸣叫,细长的猪尾随着那凄厉鸣叫的节奏,飘荡摆舞。蚩尤冷冷道:“倒真巧了,一路上果真妖兆不断。这肢踵鸟出现之处,必定有瘟疫流行。”

朝西飞去,果真荒无人烟,尸横遍野,方圆百余里的百姓似乎都已死绝。姬远玄面色悲威,忍不住流出泪来,欲语还休;拓拔野与蚩尤也不由心生悲凉。神帝未驾崩之前,天下无为而治,富庶安乐。一旦羽化登仙,几年之间,烽烟四起,动乱频仍,天灾**四处可见,太平盛世不复在了。

众人无语,朝西飞去,沿途景象莫不是荒凉惨淡;纵有人烟,也是寥落东西,毫无热闹景象。

将近傍晚,太阳乌飞至光山脚下。名日光山,却是草木笼葱,碧绿千里,山脉绵延环合,漳河南横山前,朝东迤遛奔腾。河北三里处,一座繁华城镇,倚山伴水,傲然而立,正是光山城。

姬远玄面上终于露出欢愉之色,微笑道:“我与光山城主计蒙乃是忘年知交,今夜就在此处休息,将这些女子托他照顾吧!”当下众人驱乌俯冲,在城中降落。

城中百姓眼见七只烈火怪鸟嗷嗷乱叫,从天而降,巨翅煽动,炎风鼓舞,都惊慌失措,四下逃散。蚩尤一耀而下,拍拍太阳乌,笑道:“鸟兄,你们这强横傲慢的性子需得改上一改,没地吓坏了旁人。”

拓拔野笑道:“它们这性子不是与你像得很吗?”

众人谈笑,随着姬远玄朝计蒙府走去,城中众人无不辟易。

将到计府门前,卫兵远远地瞧见姬远玄,登时面色大变,狂奔入府通报。过了片刻,一个老者疾步而出,不敢抬头,迳行拜倒在地,颤声道:“姬公子速速请回!”

众人适才见那卫兵脸色,便觉有异,此时见状更觉不妙。姬远玄沈声道:“黄老,发生了什么事?”

老者不敢抬头,低低颤声道:“白长老和姬大公子将所有与阁下交好的长老、将军等大人物全部召集入阳虚山软禁,不去的皆以乱党论处。计将军昨日刚刚动身,现在光山城内,到处都是白长老的探子。”众人大凛。

黄老突然大声道:“族中都在传言陛下被姬公子挟杀,姬公子眼下是本族缉拿的第一号要犯,白长老下令,见到姬公子立时逮捕,如有反抗,格杀勿论!”言毕起身,颤巍巍道:“来人,将这逆贼叛党拿下!”

数百军士立即从府中涌出,将姬远玄等人团团围住。口中呼喝,手里刀戈轻轻刺探,被拓拔野、蚩尤等人随意拂扫,立时“叮当”掉落满地,众军士“哎呀”大叫,也随之纷纷倒地,说什么也爬不起来。

黄老叫道:“逆贼还不束手就擒?”拔剑冲上前来,突然一跤跌倒,叫道:“哎呀!逆贼好厉害的真气!”

拓拔野、姬远玄等人还未动手,数百军士已经自动摔倒在地,到处打滚惨呼。黄老大声道:“我们奉命擒拿逆贼姬远玄,但是逆贼叛党太过厉害,我们想拿却拿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逃跑了。是也不是?”众军士把着肚子满地打滚,齐声应是。

拓拔野等人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姬远玄低声道:“多谢!”眼眶微微红了。这些人这般做作,光山城的探子岂会瞧不出来?稍有不慎,他们便有性命之虞。他们冒死也不刀戈相向,这份情谊怎能不令他感动。

当下正要大步离开,忽然想起一事,传音道:“黄老,这三十六个女子烦请你照料。”黄老微微点头,待到他们转身跃上太阳乌,便爬起身呼叫着挥剑追赶。众军士也纷纷起身追去,张扬做作一番,见他们远远地飞上了天空,才放心地返回,将那群女子护送入计府之中。

西边天际,暗黑色的云层翻涌如浪,夕阳晚霞一点点被吞噬其中。炎热潮湿的晚风迎面吹来,说不出的郁闷难受。众人骑乘在太阳乌上,盘旋飞舞,眼看夜幕一点一点降临,心中却茫然如那漫天穿梭的蝙蝠,不知该往哪里飞去。

拓拔野见姬远玄满脸沉重疲怠,知他对这同室相残的权谋奸计厌倦已极,多半还在担心那些因为与自己交好而被软禁的众人安危,当下微笑道:“姬兄,令兄既将那些人软禁,想必不会再对他们如何,你不必太过担心了!”

姬远玄叹息道:“家兄可能不会,但白长老阴沈凶狠,就难说得很了。”

石三郎怒道:“既是如此,我们便连夜赶往朝歌山,取了七彩土救活陛下,让他出面作主!”姬远玄目光一闪,沉吟不语。

蚩尤皱眉道:“姬兄弟,你在担心什么?”

姬远玄摇头沈声道:“我突然想起,他们既然会将灵山重重包围,多半也会在朝歌山下屯集重兵,等候我们现身。”

众人面色大变,众侍从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石三郎失声道:“应当不会吧?白长老又怎会知道我们前往朝歌山?”

姬远玄道:“昨日在灵山上,我和武罗仙子说过,父王被斩成数段,但经灵山十巫救治,已有复活之机。倘若长老会从武罗仙子那里得知这个消息,必定能推算出我们急需七彩土,粘合父王尸体。依照白长老的脾性,多半会连夜派遣大军,在朝歌山下重兵埋伏,等着我们送上门去。”

蚩尤哈哈笑道:“姬兄弟,伯什么?他***紫菜鱼皮,管他干军万马,蚩尤照样杀他个人仰马翻!”

姬远玄摇头道:“蚩尤兄弟,土族虽然不是五族中最为强者,但是也有不少能人异士。家兄师父应龙,便是‘大荒十神”之一的’黄龙真神“。倘若有他在朝歌山下,我们几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蚩尤扬眉傲然道:“那也未必!就算打他不过,我们照样可以骑乘太阳乌,掘了七彩土杀出重围!”

姬远玄叹息道:“但我担心的是,此时朝歌山上上下下,只怕已经找不到一块七彩土了!”

众人大惊,旋即又想;倘若白驼会想到派遣大军埋伏朝歌山下,自然也会将山上的七彩土挖掘干净,姬远玄纵然杀出重围,也是空手而归。心中都大为沮丧。

拓拔野在一旁听了半晌,突然心中一动,喜道:“是了!姬兄,不知土族一共有多少军马?”

姬远玄道:“兽骑兵八万,铜车军四万,飞兽军三万,步兵十五万,大约有三十万。”

拓拔野点头道:“这三十万中,又有多少是可以随时调动的?”

姬远玄沉吟道:“我族地处金木水火四族之间,因此边境驻扎的大军通常是不能随意调动的。四条遏境线各驻扎三万大军,阳虚城是圣城,又有两万大军驻扎城外。各城邦的常备守兵大约有十万。因此能随时调动的大军约莫是六万。”

拓拔野微笑道:“这就是了!此时在灵山脚下已经聚集了不下四、五万大军,倘若白驼要在朝歌山下埋伏,必定会将剩下的三、四万军队尽数调去。”

姬远玄道:“不错!以白驼的性子,必定还会从附近城邦甚至阳虚城抽调军马,组成大军,在山下埋伏包围。”

拓拔野道:“阳虚城距离朝歌山有多少里?”

姬远玄道:“大约六百余里。”

拓拔野笑道:“妙极!既是如此,我们何不乘此良机,声东击西,转道攻入阳虚城中?”此言一出,众人大震。

蚩尤拍腿叫道:“不错!此时那里兵力空虚,毫无防备,我们突然袭击,必然能大获成功!”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喜色。姬远玄目光闪动,喜道:“是了,即便朝歌山下的大军赶回阳虚城,六百里路至少也得一夜才能赶到。一夜时间,只要能制住白驼与家兄,说服长老会,救出软禁在城中的诸位同道朋友,就可以控制住局势。那时再救父王,也方便得多了!”突然眉头一皱,望着拓拔野与蚩尤摇头道:“不成!倘若失败了呢?那时姬某非但无法给三位七彩土,只怕还要连累三位做阶下囚,平白搭上性命。此事风险太大,即便要去,也决计不能带上三位。”

拓拔野与蚩尤哈哈大笑,拓拔野道:“姬兄,我们既已在丰山上击掌为盟,彼此之间就已经利益攸关。又不论日后如何共同对付水妖,倘若你不能扭转乾坤,稳定土族,我们又怎能取到七彩土?又怎能粘合圣杯?”

烈烟石淡淡道:“拓拔太子说的极是,眼下你能否平定乱党,早已不止关系土族安危,和我火族也密切相关。”

姬远玄见他们执意同去,眉头稍稍舒展,沉吟片刻,大声笑道:“好!既是如此,那姬远玄就多谢各位了!”

众人大振,蚩尤纵声长啸,精神亦亦,太阳乌也随之嗷嗷长鸣,驮着众人朝着西北方向飞翔而去。天际乌云滚滚,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们涌来;落日西沈,尚未消散的一点余辉将那厚重的黑云镀上了闪闪金边。汹涌乌云之上,天空流彩变幻,绚丽而又妖异。

太阳乌在高空急速飞行,两个时辰之后便已到了阳虚城上空。当下徐徐盘旋,穿过漫天翻滚的厚重乌云,朝城中飞去。

※※※夜色已深,四下一片漆黑,只有蚩尤青光眼瞧得最为分明。波光闪闪,两条大河从西而东寂静奔流,将阳虚山夹在其中。阳虚山虽然只有两三百丈高,但山势极为陡峭,山的西面笔直斜立,如被刀劈,极难攀缘而上,可谓天险;南侧稍稍平缓,树木茂密,有山路蜿蜓而下。

山脚下便是土族圣城阳虚城。高培迤迩,城楼险峻,面积颇大。城外一道宽四、五丈,深不见底的裂沟沿着城培蜿蜓包拢,一直延伸到阳虚山西面绝壁之下。蚩尤听长辈说过,土族阳虚城的护城沟深近两百丈,一旦趺入:水不能出。沟底布满如意士;这如意士乃是由土族第一圣土“息壤”中提炼出的奇士,与其他诸种神土混合而成,可以根据土族绝密法术,突然生长增殖,或者突然消减浓缩。因此这护城深沟可以在瞬息之间被底部如意上填满,成为平地;也可以在敌军攻击之时,突然化为深沟。

城中漆黑,只有寥落灯火。凝神望去,可以看见街道纵横,房舍鳞次栉比,街上空无一人,显是宵禁甚严。

阳虚山半山腰上,巍峨宫殿连绵成片,倚借山势,悬空而建。宫殿中灯火辉煌,人影开动。姬远玄指着那宫殿道:“那便是黄帝宫与长老会,现在灯火通明,多半正在开会,白驼与家兄一定在其中,我们必须以最怏的速度将他们制住。”

太阳乌低俯盘旋,姬远玄指着城中四角的四个高大培楼说道:“那是驻兵楼,平时约有一万士兵驻在其中。”又指着城外四个单独的巨大圆形城楼道:“除此之外,四星城中平时还有两万精兵驻扎。”

众人扫望,那驻兵楼与四星城上,只有几个士兵巡回走动。

太阳乌悄然盘旋,风声猎猎,四周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深巷中偶尔传出的犬吠,显得格外的清晰刺耳。偌大的阳虚城竟彷佛是空城一般,在这黑暗中塾伏如巨兽。凄迷的灯火摇曳不定,透着森森诡异之气。

拓拔野低声道:“奇怪,怎地城中一个人也瞧不见?如此非常时刻,应当有人巡夜才对。”

姬远玄皱眉道:“是了,怎么连飞兽巡逻兵也瞧不见?难道白驼将整城的兵都调往朝歌山了么?”

众侍从都大觉古怪,这阳虚城上空,原本有三千飞兽巡逻兵昼夜不停,围绕着阳虚山四周绕行。但今夜,除了这九只太阳乌,空中再无任何飞禽的身影。

烈烟石淡淡道:“只怕是他们已经设好了埋伏,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众人心中一凛,都生起莫名的寒意。蚩尤的心中却变得说不出的兴奋,热血沸腾,嘿然道:“既已来了,即便是有天罗地网,也要撞他个鱼死网破!”

众人被他这般一说,登时豪气陡增。

拓拔野心中却颇有悔疚之意,声东击西,转道攻击阳虚城,乃是他的建议。倘若这城中当真埋伏了千军万马,那岂不是累了姬远玄吗?心道:“这白驼等人都是老奸巨滑之辈,我这般托大,未免有些小瞧天下英雄了。”

姬远玄似乎瞧出他的心思,微微一笑道:“拓拔兄,倘若这阳虚城中当真设了天罗地绸,朝歌山上就更加插翅难飞了!这是我们眼下唯一的法子了。”

拓拔野见他殊无怪责之意:心中感激,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助他制住那白驼与姬修涧。当下微笑道:“说的是。姬兄,你已经决定了吗?我们唯你马首是瞻。”

姬远玄霍然起身,站在太阳乌背上盘旋下冲,望着那迅速迫近的黑暗城市:心中波涛汹涌。突然昂首挺胸,纵声高呼:“阳虚城父老百姓,我姬远玄回来啦!”声音浩荡嘹亮,在这一片死寂之中显得格外清楚,回声激荡。

蚩尤等人热血沸腾,也纷纷起身拔刀,仰头高呼。七只太阳乌嗷嗷啼叫,如烈火般呼啸卷过,朝着半山腰的宫殿闪电掠去。

“轰”地一声爆响,一道七彩的光弹冲天飞起,划过漆黑夜空,刹那间将天地照得一片雪亮。

“呜!!”一声苍凉的号角在山巅破空而去,继而号角四起,战鼓咚咚,漫山遍野响起雷鸣般的吼声。

漫漫黑暗的阳虚城突然亮起了一片灯火,继而一盖一盏地亮了,迅速蔓延开来,刹那之间就成了一片灯火辉煌的光之汪洋。

无数的人影从城楼、民舍、山脚树林中涌出,手持火炬与明晃晃的刀戈,宛如瞬间解冻的滔滔江河,向着阳虚山脚汇集而去。刀光与火光交相映衬,耀眼夺目。黑压压的人头耸动揽集,少说也有两、三万之众。

拓拔野等人站在太阳乌上,迎着呼啸狂风急速飞掠,下方是瞬息例掠的漫漫火光、滔滔人海,耳中满是号角战鼓、震耳欲声的如潮呐喊,禁不住豪情激涌,齐声呼啸。热血滚滚,将生死恐惧尽皆抛在脑后。

他们是自投罗网,但他们要将这网硬生生撞破!

“咻咻”之声大作,无数火箭密集如雨,四面八方朝他们揽集怒射!

拓拔野哈哈长笑,聚意凝神,腹中定海神珠急速飞转,道道真气瞬间爆放,四处射来的火箭登时猛一顿挫,在空中逆转,朝着相反方向电射而回。惨叫连声,火光四起。

蚩尤长啸声中,与烈烟石齐齐挥臂,青光红光瞬间怒放,“轰”的接连爆炸,火箭四下崩散,流火飞窜。“轰隆”一声,几座高楼登时燃烧起熊熊烈火。楼上的弓箭手惨叫着纷纷坠落。

姬远玄钧天剑陡然出鞘,黄光冲天而起,继而他丹田处亮起一道橘黄色的光芒,倏地绽爆为巨大的光圈,将周围几只太阳乌一起护罩其中。火箭射来,撞到那光圈登时断裂熄灭,簌簌掉落。

七鸟欢声长鸣,忽高忽低,俯冲高扬。俯冲之时巨翅横拍,扫过之处,狂风炎烈,无数土族军士周身轰然着火,悲呼不迭。

七道红影闪电飞掠,朝着阳虚山呼啸而去。

号角长吹,阳虚山顶突然爆炸似的冲起无数黑影,在空中交错盘旋,划过无数道圆弧,闪电似的朝拓拔野等人冲来。

石三郎叫道:“飞兽军!”

话音未落,那无数黑影已经狂飘般席卷而来。“唆唆”声中,箭石迎面怒射,力道沉雄迅猛。冲在最前的一个姬远玄侍从避之不及,“扑”地一声,当胸被一箭贯穿,登时后仰摔了下去,被下面万千长矛霍然刺穿。

拓拔野四人的护体真气光罩瞬间绽放,箭石四下乱撞飞溅。

怪吼震天,幢幢黑影在众人身边急电闪过,刀光霍闪,矛戈如雨,在错身的刹那狂乱刺来。真气之强猛、速度之迅疾,比寻常军士不知强了多少倍。

土族阳虚城飞兽军乃是从土族所有军队中干里挑一,并由土族各将军轮流训练的精锐之师。他们座下飞兽也是精挑细选的极为凶猛的灵兽,又经特殊培训,见着十日鸟这样的凶兽竟丝毫没有畏惧退缩之意。

拓拔野、蚩尤大喝声中,一左一右,自两翼冲出。苗刀、无锋风吼雷鸣,青光怒舞,两道绿色光波莲然旋斩。“轰隆”巨响,交错飞过的六个土族飞兽军惨叫掉落,兵器连着手臂被斩落,血光飞洒。紧随冲来的两只钩翼龙被蚩尤苗刀余势横扫,斩为两段,哀鸣悲啼,轰然掉落。

碧木真气凌厉纵横,青光眩目,刹那之间,两翼冲过的三十余名飞兽军士残肢横飞,血雾喷洒,惨叫翻落。

姬远玄居中在前,他不忍与本族军士相残,只是以钧天剑和炼神鼎发出强大的真气光罩,将迎面冲来的飞兽军撞得四下踉跄跌落。

烈烟石居中殿后,红衣飘舞,苍白的脸上淡淡微笑,翠绿的双眼之中燃烧起烈火般熊熊炽热的杀意。体内的情火与三昧紫火,彷佛被四周的火光与纵横的火箭瞬间点燃,尤其当她瞥见蚩尤立鸟横刀,神威凛凛,如入无人之境时,喉咙心肺犹如火烧炙烤,那股炽热的真气从经络潜伏处轰然跳跃,化成滔滔不绝的力量从她的双手逸出。掌心中浮起淡红色的火焰,妖异地跳耀着,彩石链在她雪白的手腕上自动地旋转。

当那些从他们上下两翼错身而过的飞兽军纷纷盘旋扭转,闪电似地疾追而来时,烈烟石嫣然一笑,雪白的脸上突然飞过红霞,彩石链绚光流舞,盘旋飞出;她掌心突然喷出玫瑰色的红光,与那彩石链缭绕交织,轰然呼啸。

“砰!”彩石链突然爆炸开来,与那玫瑰红光交错飞舞,在空中化为一只巨大的凤凰。凤尾绽放,眩目缤纷。迎面冲来的十余名飞兽军凄声惨嚎,从火凤凰中继续穿行飞出,变成十几具人兽白骨,前冲两三丈后突然粉碎,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

烈烟石心中兴奋狂喜,这“赤炎火风诀”原本还要再练十年方能使出,而且即便使出,威力也远没有这般强猛。南阳仙子的元神与两大火族圣火真气,使得她的念力、真气几日之内便强猛了五倍!杀机更盛,皓腕挥舞,素手招展,那只火凤凰在空中飞翔怒舞,所向披靡。

火光熊熊,杀声震天。太阳乌鸣啼声中,翱翔穿越,距离那黄帝宫已不过两百丈之遥。

蚩尤已经杀红了眼,哈哈狂笑道:“天地春雷!”苗刀斜下疾斩,全身陡然爆起绿光,一道碧绿色的光线沿着经脉直没苗刀,在刀锋处亮起一道弧形翠光,“轰”地一声,脱刀怒舞而出,瞬息爆涨,化为四丈余长的光刀,呼啸旋转。

“轰隆隆!”凭空如惊雷达爆,右翼冲在最前的三个四翼雪鹫骑兵,哼也来不及哼上一声,突然连人带鸟四下迸爆!鲜血、脑浆、断肢、残羽一齐飞散开来,红白缤纷,飞扬洒落。

绿色光刀继续急速飞舞,倏地怒卷,其后六、七名飞兽军惨嚎一声,胸膛齐齐崩炸开来,血箭冲天飞射。碧光余势未衰,旋转急舞,直破下方人群。登时轰然巨响,惨叫迭声,断头飞舞,血雾蒙蒙。那条小巷突然化为一道深坑。

突听号角连吹,战鼓停息。满城呐喊之声登时停顿。前仆后继,蜂拥冲来的飞兽军也突然在空中转向,远远地掉头朝着阳虚山顶飞去。

刹那之间,沸腾的阳虚城偃旗息鼓,寂静无声。狂风呼啸,无数火炬“劈陂”作响,太阳乌欢声啼鸣,此外再无任何声响。

一个男子长声道:“姬远玄,你逆伦弑君杀父,给交奸党,勾结外族,兴乱反叛,天地不容。今夜竟敢引领外贼,突袭本族圣城,屠戮族人,更加罪不可赦。放下兵器,立时自缚请罪,便留你全尸。”

姬远玄朗声道:“白长老,你说我弑杀父王,以我之力,能杀得了父王吗?倘若是我杀的,我又为何要将他送往灵山救治?此外,姬某想请教白长老,又为何一路派遣军队阻截?难道不知道父王危急,片刻也延缓不得吗?到了灵山之上,为何又费尽心机加以阻挠?”

白驼道:“姬远玄,陛下英明神武,若非身边至亲之人,怎能将他谋害?你大逆不道弑杀君父,明知陛下无法复活,就惺惺作态,想要掩盖罪行。长老会一致决定将你缉拿问罪,白某与诸位将军才兴兵申讨。嘿嘿,罪证确凿,还想抵赖反咬一口吗?”言辞凌厉,语气平缓,果然是个厉害人物。

太阳乌越飞越近,拓拔野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半山腰的黄帝宫。悬空平台上,一群黄衣高冠的长老正凭栏而立,当中一个高瘦男子长须飘飘,风度洒脱,正是白驼。

姬远玄道:“父王经灵山十巫妙手医治,复活在望;倘若你我都问心无愧,为何不等他醒来之后问个一清二楚呢?”

一语既出,全城哗然;隐隐听见满城军士都在悄声议论。

白驼哈哈笑道:“姬远玄,倘若陛下当页能够复活,在灵山之上,圣女与王亥将军便当瞧见。你妖言惑众,想要拖延时间,等待乱党援兵吗?”

姬远玄斜抱紫鳞木箱,朗声道:“今日阳虚城中的四万黄土神军,都可为你我作证!!倘若白长老问心无愧,请取出三两七彩圣土,姬某立即粘合父王圣躯,等他醒转道明真相!”

白驼冷笑道:“好生狡猾的奸贼!你悄悄派遣乱党大军,昨日之前己将朝歌山上圣土尽数采掘干净,今日便这般大言不惭地信口开河,想要陷我白驼于不义吗?”

拓拔野等人大惊,果如姬远玄所言,这白驼不但已将七彩土尽数掘走,还倒打一耙,栽赃姬远玄。如此一来,想要以七彩土救活黄帝,几无可能!姬远玄众侍从愤怒己极,纷纷大声怒斥。

姬远玄轻轻摆手,面色凝重,沈声传音道:“多说无益,我自有分寸。”众侍从这才安静下来。拓拔野、蚩尤见他这等时刻还能镇定自如,心下佩服。

太阳乌盘旋飞舞,已到黄帝宫琉璃瓦顶。那黄帝宫倚山悬空,气势恢弘,外观古朴厚重,颜色素朴,没有多余修饰,但却显得格外浩大壮观。檐角平直宽阔,金色琉璃瓦在万千火炬映衬下光芒闪烁。主殿巍峨,黄钢岩砌成的悬空平台上,站立了两百余人,其中一百个乃是精壮侍卫,横刀持矛,虎视耽耽地抬头上望。白驼等百余长老倚栏上眺,神色各异。人群中还站了一个淡黄色豹斑长裳的美貌女子,正是土族圣女武罗仙子,新月似的美目凝视姬远玄,深如幽潭。她的身旁昂然站立一个九尺男子,金冠玉带,木无表情,但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凛冽夺人的杀气。

姬远玄耸然动容,朝着那金冠男子行礼恭声道:“大哥!”那男子沉默不语,但目中陡然亮起寒芒,冷冷地暴射在姬远玄的脸上。拓拔野与蚩尤对望一眼,心道:“这就是土族黄帝大公子姬修澜么?”

太阳乌徐徐降落,在那平台上站定,巨翅扑扇,扭头鸣啼,炎热狂风蓦地卷起,众土族侍卫纷纷抢身站在众长老之前,凝神戒备。

乌云翻滚,黑压压地在头顶奔腾。大风呼啸,空气潮湿闷热,众人都觉彷佛被什么罩住鼻息,压住心肺,烦闷得喘不过气来。

满城火光漫漫闪烁,无数军士仰首眺望,寂静无声。突然一道闪电劈过,天地一片雪亮,惊雷滚滚。

姬远玄将怀中紫鳞木箱恭恭敬敬地横放在地上,伏身叩了三个响头,眼眶突然微微泛红。众人也朝着那木箱纷纷拜倒,有人忍不住痛哭失声。

姬远玄擦擦眼角,起身朝着众长老朗声道:“诸位长老,当今大荒风雨飘摇,动乱频仍。土族天灾不断,又添**。倘若在这非常时刻,不能摒除成见,消绝朋党,团结一致,必要遭受灭族之难!”

一个矮个长老冷笑道:“姬公子,天灾好办,**难消。眼下我族这空前的**大难便是由你引起,只要将你论罪问斩,自然就能团结一致,度过难关。”

几个长老纷纷应和,怒道:“姬远玄,你灭绝人伦,还敢惺惺作态?倘若还有一点羞耻之心,便当在陛下圣体之前自刎谢罪。”

白驼眼中闪过得意神色,大有幸灾乐祸之态,淡然道:“姬远玄,你听见了么?你灭绝人伦,千夫所指,快快交出本族两大神器,在这四万人前自刎谢罪吧!”

下方漫漫人群中突然有几个人振臂高呼:“将这个逆伦狗贼凌迟处死!”声音零落回应,越来越多,片刻之后,四万人齐声怒喊:“将姬远玄凌迟处死!”声震天地,四下回荡。

姬远玄昂然道:“姬远玄磊落坦荡,无愧良心,无愧天地。倘若当真要姬远玄一死,才能换取全族团结安定,姬远玄死又何妨?但姬远玄现在却绝不能死!姬远玄不怕死,姬远玄怕的是,陛下冤屈血恨不能大白天下,怕的是小人得道,举族灭亡!”他气运丹田,掷地有声,压过那如潮声浪,清清楚楚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白驼猛地一拍黄钢石栏,厉声阳道:“无耻奸贼,巧言令色,混淆视听!石三郎!将你一路所见如实说来!”

石三郎“扑通”一声,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颤声道:“各位长老,石三郎虽为姬远玄侍从,但一直以来亲眼目睹他倒行逆施,卑劣行径,心里一千一万个看不起,不敢与他同流合污……”

众人大吃一惊,姬远玄众侍从又惊又怒,厉声道:“奸贼!你……你胡说什么!”

拓拔野与蚩尤也猛吃一惊,拓拔野突然忖道:“是了!倘若姬远玄身边没有内贼,白驼与姬修澜又怎么知道黄帝路线?姬远玄一路上又怎会接连不断地遭受阻截?白驼在这阳虚城中设下埋伏,多半也是他通风报信。”

蚩尤最恨内贼,双眉倒竖,杀气毕现,忍不住便想将石三郎一刀斩断。但想到如此一来,反而落人口实,说是杀人灭口,当下强行忍住,“呸”地一声,恨恨唾了石三郎一口。石三郎后背被他唾沫击中,登时如道重击,痛入骨髓。猛地一晃,险些连话也说不出来。

姬远玄双目闪过惊讶痛悔的神色,旋即变得微波不惊,极是平静。只是冷冷地盯着石三郎。

石三郎颤声道:“……一个月前,姬远玄对我们说,陛下想要立大公子为太子,他必须采取行动。那日陛下到姬远玄府中,姬远玄让人下了极为强猛的蛊毒,将陛下制住,威逼陛下立他为太子。陛下痛心疾首,死也不答应……”

他每说一句,姬远玄众侍从便要“呸”上一声,怒喝道:“狗贼含血喷人!”白驼等人则冷笑不止。

石三郎道:“姬远玄无计可施,又怕罪行败露,一不做二不休,将陛下绑架,带着我们连夜赶往木族雷泽城。姬远玄说,那雷泽城的雷神,乃是他的援党,只要由他保护,挟陛下发号施令,就可以慢慢控制土族局势。岂料……岂料那雷老贼偷窃火族圣杯的事情败露,被火族中人逼问之下,恼羞成怒,与木神、火正仙等人大打出手,结果一败涂地,逃之夭夭。姬远玄见雷老贼大势已去,惊慌失措,又带着我们到处逃窜。到了钦山,陛下醒来,大骂姬远玄逆伦妄为,姬远玄恼羞成怒之下,竟然用这钧天剑将陛下斩成十几段!”

众长老登时哗然,纷纷怒骂。

石三郎擦了擦额上的汗,胆战心惊地瞥了姬远玄一眼,发抖道:“姬远玄杀了陛下之后,心慌意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突然又想了个法子,让石七郎赶回族中,四处召集那些平素和他结交的乱党,证他们配合起事,一起篡夺大权。安排妥当之后,姬远玄又惺惺作态地带领我们去灵山,故意做作示人,他要救活陛下。然后又到处散播谣言,说是大公子与白长老指使人杀死了陛下。”

白驼冷笑道:“果然是贼喊捉贼,用心险恶。”姬修澜冷冷地盯着姬远玄,目光森寒。

石三郎道:“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决定就算是死,也要将这恶贼的奸谋告知天下。

姬远玄突然淡然道:“请问你一直在我身旁,是如何将我的奸谋告知天下的呢?是用这‘相思犀角’吗?”右手高高举起,指尖上悬挂了一个一尺长的淡黄色犀角。

石三郎大吃一惊,猛地一摸袖子,失声道:“怎地……怎地到了你手里?”

姬远玄朗声道:“白长老,这‘相思犀角’乃是你三年前在昆仑山下收来的宝贝,怎么会到了石三郎的手中?难道这犀角竟有翅膀,能自己飞到石三郎手中,让他给你通风报信吗?”

石三郎脸色大变,汗水涔涔而下。白驼冷笑道:“小贼,不错,这‘相思犀角’是我瞧出你狼子野心,早就交给石三郎,嘱咐他你有异动之时告诉长老会。起初念你旧情,他一直不敢大义灭亲;但后来实在忍无可忍,才用这犀角将你的无耻逆行尽数转告。”

姬远玄微笑道:“是吗?原来是你早就给他的。”

白驼冷笑道:“你还想反咬一口吗?石三郎,还有什么?乘着今日长老、圣女都在,一股脑儿全讲出来!”

石三郎颤声道:“然后……然后……姬远玄便证那些乱党逆贼赶往朝歌山,将山上的圣土尽数掘走,彻底断了陛下的生路。他……他又与火族逆贼与龙族逆贼以及蜃楼城余党勾结,想要纠集乱党,一路杀入阳虚城,将诸位长老以及大公子全部杀了,篡夺大权。”

白驼厉声道:“姬远玄!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数万军士高声怒喊,震得众人耳中轰鸣。

姬远玄微笑不语,徐徐扫望那沸腾狂怒的人群,眼中映衬着那熊熊火光,又是愤怒又是哀伤。

拓拔野对蚩尤传音道:“只要一有异常,就立时动手,先将姬公子救离此地。”蚩尤点头。

当是时,突听远处一声轰鸣,一道黄光冲天飞起,在乌云之中爆炸开来,彩光四射。城外响起几声雄浑的号角,继而战鼓轰隆,吼声震天,似乎有千军万马正朝阳虚城围拢而来。

城楼上一个哨兵尖声惊叫:“叛军来啦!城外来了好多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