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迫在眉睫

前方是一条狭长的山谷,两壁黄上红岩,树木茂密,山西南折返东南,绕成一个弯曲的弧线。烈烟石淡淡道:「过了这红黄裂谷,就是本族境内了,距离赤炎城不过六百里。」拓拔野与蚩尤俱大喜。

当是时,突听红黄裂谷中传来凄厉的兽吼声,此起彼落,交相呼应。暖风迎面吹来,满是腥臭之气,如浊浪阵阵扑面,令人烦恶欲呕。

又听「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从西南面狭长的山谷中传来,宛如钱塘大潮,奔腾将至。众太阳乌极是兴奋,盘旋缭绕,嗷嗷乱叫。拓拔野凛然道:「看来又有许多兽群来了。」

大荒中倘有大量不同族种的兽群一齐狂奔,通常只有两种可能:其一,有极大的自然灾害。其二,有惨烈的战事发生。将近赤炎城,突然听见万兽齐奔的蹄掌声,三人不由均生不祥寒意,当下缓缓降落在裂谷北面的山坡上,察看究竟。

狂风卷舞,腥臭逼人,满山的树木倾摇摆舞,长草起伏如浪。三人站在山坡上,向下眺望,隐隐觉得万兽狂奔的强烈震动,经由脚下山坡传导体内。心跳如狂,血液也仿佛随著那狂猛的节奏汹涌流动起来。

吼声震天,蹄声越响。南侧山谷突然冒起滚滚烟尘,一大群狮虎、角鹿、羚羊等野兽混杂著惊嘶狂奔。

「蓬」地飞出几十株断木,枝叶纷飞;百余只巨大的兕象龙兽猛冲而出,长鼻甩舞,将断树与中小型猛兽不断地重重抛出,尖利的兕角上还残留著皮毛血肉。紧接著成千上万的兕象龙兽汹涌冲出,无数的野兽被它们抛撞在两侧的山石上,血肉兕象笼兽群怒吼狂奔,每一只龙兽上,都骑坐了一个恶丑巨汉;个个秃头黄毛,阔嘴撩牙,赤身**,尾部都有一条斑斓豹尾,身上也有淡淡的豹纹,只有私处挂了一个红布囊,或是系了几张绿叶。奔行之时,绿叶翻动,长尾起伏,极为丑怪。

豹形巨汉嘶声狂叫,嘶哑难听,似乎在欢呼,又像在怒吼。手持巨型弯弓,箭如长矛,「嗖嗖」怒飞,将兕象龙兽抛摔出的猛兽陡然穿透。矛箭在空中染血呜呜飞舞,突然盘旋转折,回到众豹人手中。豹人身後,龙兽背臀上,横堆了许多动物尸首,显是一路劫掠所得。

烟土滚滚,万余豹人族的龙兽骑兵如怒海狂浪,从山谷中呼啸穿行,朝著东南方向狂奔而来。

烈烟石面色雪白,冷冷道:「这些都是南荒豹人,被赤帝限定生活在南荒林原,不知为何今日竟敢越境闯入。」

其时大荒,除了金木水火土五大族外,也有诸多蛮族,或臣服五族,或游离境外。这南荒豹人族便是极为凶残剽悍的蛮族,善於御使猛兽,以兕象龙兽为坐骑,曾经纵横南荒,所向披靡,也是火族的一大边患。一百多年前被赤帝打得大败,又惨遭火族「烈火将军」烈十苗的灭族屠戮,几乎一蹶不振,彻底臣服,自此隶属南荒林原部,由现下的火族「火蛇将军」统领,一向不敢异动。不知为何,今日竟敢大张旗鼓,越境肆虐。

突听号角呜呜怪响,「霍霍」之声大作,豹人怪叫声中,无数矛箭破空怒射而来。豹人族龙兽骑兵已经发现了盘旋於上空的七鸟三人。

蚩尤哈哈笑道:「他***紫菜鱼皮,你当我们是这些牛羊马鹿,任你宰割吗?」呼啸声中御鸟俯冲而下,太阳乌见猎心喜,嗷嗷怪叫纷纷闪电扑击。拓拔野心中也不由起了少年顽性,这些豹人族骑兵气焰凶狂,教训教训也好,当下也与烈烟石御鸟俯冲而去。

青光爆舞,矛箭纷纷断折,冲天激撞。太阳乌巨翅横扫,炎风红光如飓风卷席。兕象龙兽悲吼声中,被巨翼狂风拍得翻飞而起,无数豹人咿呀怪叫著摔落在地,被万兽蹄掌踩得肚破肠烂,登时殒命。

蚩尤纵声长啸,苗刀碧光怒放,横扫千军;鲜血激射喷舞,溅得两壁红岩黄土斑点血红。龙兽悲嘶,豹人惨叫……当他哈哈大笑著御鸟冲天飞去时,豹人族骑兵已经乱做一团。

狭长的山谷中,最前的骑兵突然纷纷被斩成两段,断头龙兽朝前狂奔十余丈,撞在两壁山谷,颓然倒地,血柱从断口喷涌不息。

巨尸堆积,血流成河。轰然连声,惊吼怒叫,龙兽骑兵相继撞在一处。无数豹人被撞得朝前抛出,飞到半空时正好被後面怒射的如雨矛箭穿透,流星般飞舞,纷纷钉在远处岩壁上,悬挂摇摆。

烈烟石打从见著这豹人族骑兵的一刻起,心中就突然有些不祥之感。心想:豹人族千里辗转,自西南穿绕红黄裂谷,奔向东南方,其目的地必是赤炎城无疑!难道赤炎城发生了什麽变故吗?心念一动,俯身探手,猛地抓起一个豹人,与拓拔野、蚩尤一道冲天飞去。

太阳乌嗷嗷欢鸣,盘旋绕舞,冲上高空。如雨矛箭呼呼追射,到了半空纷纷掉落。豹人族惊叫怒駡了半晌,无计可施,只好移开前方尸体,继续奔行赶路。但气焰已大为收敛。

蚩尤、拓拔野哈哈大笑,心情畅快。见烈烟石用手掐住那豹人,用奇怪的蛮语冷冷逼问,那豹人哑哑乱叫,极是凶悍。烈烟石脸色突然微变,目中闪过疑虑之色,猛地松手,将那豹人丢下万丈高空。转头望著拓拔野二人,淡淡道:「这蛮子说,是烈碧光晟让他们赶往赤炎城的:除了豹人族外,还有南荒八支蛮族,也都在近日调兵赶往赤炎城。」

拓拔野二人面面相觑,心中齐齐闪过一个念头——赤炎城必有大变!心中大凛,当下刻不容缓,骑乘太阳乌朝赤炎城急速飞去。

太阳乌穿行极快,刹那间将下方的豹人族远远地抛在後头。

飞到距离赤炎城三百里的凌暝山时,突然瞧见数以千计的百姓在火族骑兵两翼护送下,朝著东北凤尾城方向缓缓撤离。人群绵延数里,老弱妇孺占了大半,俱都张惶忧惧,心事重重。

三人心中惊疑更甚,当下盘旋俯冲,想向火族骑兵盘问究竟。

山谷中众人听见太阳乌嗷嗷叫声,纷纷抬头上望。火族骑兵勒马盘旋,认出鸟上骑坐的烈烟石,登时面色大变。一个卫宫厉声喝道:「是叛贼烈烟石!她果然来了!」一声令下,箭矢纷纷怒射而上。

烈烟石又惊又怒,驾鸟俯冲而下,势如狂风,箭矢辟易。太阳乌嗷嗷怒啼,巨翅横扫,立时将那卫官连人带兽一齐拍飞,重重地摔在十余丈的草地上。那卫宫跌跌撞撞地爬起身来,正要逃跑,太阳乌擦身飞过,狂风凛冽,登时又是一跤坐倒。

烈烟石探手一抓,拎住他的衣领直冲蓝天。

风声呼啸,那卫官只往下看了一眼,立时便魂飞魄散,闭起眼睛全身打颤。

烈烟石淡淡道:「我现在问你话,你回答时只要有一个字是假的,我就将你丢下去。」烈烟石的脾气在火族乃是出了名的外冷内爆,那卫官早有耳闻,闭眼颤声道:「小的不敢。」

烈烟石道:「谁说我是叛贼?」语气森冷。

卫宫牙齿格格乱撞,道:「烈长老说八郡主、烈候爷和祝火神交结汤谷叛党和龙族妖贼,又和雷老妖勾结,盗走了琉璃圣火杯,乃是……乃是本族十恶不赦的乱臣贼子。」

拓拔野与蚩尤对望一眼,心中大凛:「烈碧光晟果然阴狠,终於还是抢先动手了!」原以为烈碧光晟尚不至於怀疑烈炎与烈烟石,即便怀疑,也不会这麽快下手。纤纤可以暂时由烈炎保护。但是,现下烈炎身为阶下囚,纤纤岂不是大为危险吗?

「是了!」拓拔野低呼一声,陡然醒悟——既然土族白驼乱党与烈碧光晟等人也有勾结,自然早有人将烈烟石与自己、蚩尤一道相助姬远玄,取得七彩土的情形透露给烈碧光晟。以他的老谋深算,当然可以猜测出他们取七彩土所为何事,所以才抢先动手,阻止他们将复合的圣火杯送回赤炎城!

烈烟石冷冷道:「赤炎城里发生了什麽事?你们将这些百姓带往哪里去?」

卫宫道:「火正仙……啊,不!吴火神两日前观测星象地理,测算出明日凌晨子时,赤炎山将会苏醒喷发。长老会说赤炎神震怒,乃是因为族中叛贼勾结外人,盗窃走圣杯;因此……因此烈长老决定由吴火神举办祭神大典,将那盗走圣杯的处女纤纤做为祭奠圣山火神的祭品,投入赤炎山口……」

「什麽!」拓拔野与蚩尤齐声惊呼,蚩尤一把掐住那卫官的脖子,吼道:「你***紫菜鱼皮!你说什麽!」卫官登时面红耳赤,吐出舌头,赫赫乱叫,眼白直翻。

赤炎城之所以为火族圣城,乃是因为城中赤炎山是大荒境内屈指可数的火山之一,相传为火族远古大神赤炎神死後所化,自上次大喷发以来,它已经沈寂了三百六十六年。恰逢每次喷发之时,族中必有重大之事,所以有「赤炎神震怒」之说。

拓拔野连忙拉开蚩尤,沈声道:「你掐死了他,找谁问去?」贵尤一凛,恨恨松手,面目狰狞,怒火欲喷。

那卫官被他瞪得肝胆俱裂,尿水涔涔,渗透了半边裤子,抓著脖子说不出话来,半晌方哑声颤抖道:「今夜子时,吴火神要在赤炎山口设立典坛,进行祭神大典。烈长老担心祭奠失败,赤炎山又要大喷发,因此让城中百姓全部撤离。」

烈烟石淡淡道:「烈候爷和祝火神呢?」

卫官牙齿格格乱撞,摇头道:「不……不知道。他们应当是囚禁在赤炎大牢中,烈长老还未下令将他们处死。」

烈烟石淡然道:「看来你只知道这些了。继续赶路吧!将百姓带到安全地方去。」手指一松,那卫官登时往下掉去,手足乱摆,嘶声狂叫,险些晕死;突然发觉已经稳稳当当地骑坐在原先的马兽上,丝毫末损,这才知道烈烟石手下留情,力道用得恰到好处。

惊魂未定中,颤声拜谢道:「多谢八郡主!」带著瞠目结舌的众士兵,策马前行。

蚩尤咬牙道:「今夜子时!我们现在只有不到五个时辰了!」大喝道:「走!」驱鸟疾飞,朝著赤炎城闪电般地飞去。拓拔野与烈烟石御鸟追上,并肩翱翔。

狂风猎猎,白云飞散:三人倏然穿行,瞬息千里。

拓拔野思绪如飞,忖道:「那烈碧光晟知道我们取得七彩上,必定要想方设法阻挠我们救出赤帝。但他会怎麽做呢?在琉璃金光塔附近埋伏重兵等待我们现身麽?除了这个笨法子外,他还会有什麽法子呢?……为什麽会预测出赤炎山爆发,遣散百姓呢?」突然灵光一闪,失声道:「不好!」转头问烈烟石道:「八郡主,请问琉璃金光塔在何处?」

烈烟石道:「在赤炎山山腰。」

拓拔野沈声道:「倘若我猜得没错,烈碧光晟不是要祭奠赤炎神,阻止火山爆发。恰恰相反,他是想要引爆赤炎山!」

蚩尤讶然道:「引爆赤炎山?那烈龟蛋疯了吗?」

烈烟石面色瞬间苍白,缓缓道:「不错!他定是想要抢在我们赶回赤炎城之前,引爆赤炎山,藉助无坚不摧的火山熔岩,将琉璃金光塔彻底毁灭!」她极为了解六叔,适才听说烈碧光晟将百姓调离赤炎城之时,便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被拓拔野这般一说,方才恍然醒悟。

蚩尤大骇,道:「他***紫菜鱼皮,这老贼为了做赤帝,连圣城圣塔都敢尽数毁了吗?」这念头实在太过荒唐,但烈碧光晟既然敢联合外族,盗走圣杯,这种疯狂之事想必也做得出来。

烈烟石低声道:「赤炎城现在必定已经空空汤荡,我们想找一个人做公证也是不成了。」

他们原本计划赶回赤炎城长老会,将圣火杯出示给众长老,众目睽睽之下,烈碧光晟想要扣下或毁坏圣火杯都绝无可能。但眼下烈碧光晟以赤炎山即将爆发为由,将城中的贵侯长老、军士百姓尽数遣散,城中留下参加祭神大典的,必定都是他的亲信高手。即使拓拔野三人在赤炎山爆发之前拿著圣火杯赶到,也无人为他们做公证,只不过是自投罗网罢了。这一招釜底抽薪可谓阴毒之极,彻底断绝了拓拔野三人的後路。

拓拔野缓缓道:「他明知我们必定要想方设法解救纤纤,所以故意以纤纤做为诱饵。烈候爷与祝火神已被囚禁,单凭我们三人的力量,在这等紧迫的时间里,想要开启琉璃金光塔,同时又救出纤纤,实在难於登天!」

蚩尤又急又怒,事关纤纤安危,脑中登时一片混乱,忽然想起一事道:「是了!赤炎山既然已经沈寂了三百多年,烈老贼又怎能将它引爆?」

「倘若以本族的紫火冰晶混合其他火族圣物,投入火山中,再以仙级以上高手的赤火法术与真气激化,就可以在火山内部引爆极大的能量,促使岩浆大肆喷发。」烈烟石碧翠的双眼凝视著蚩尤二人,苍白的脸透明如冰雪,低声道,「这定然就是今夜祭神大典的真正目的。」

三人心中寒意森森,背上沁出颗颗冷汗,狂风吹来,遍体侵寒。饶是镇定如拓拔野、狂傲如蚩尤,这一刻也是恐惧茫然,手足无措。

此时此刻,赤炎城内必定已经戒备森严。他们三人能在短短几个时辰中,扭转干坤,救出纤纤、赤帝、祝融、烈炎,阻止赤炎山爆发吗?

拓拔野聚意凝神,努力摒除脑中纤纤如花笑靥、银铃笑声,心中不住地对自己呐喊:「静下心来!决计不能乱了方寸!」但纤纤的笑脸与声音是如此鲜明,一次又一次地钻入脑海,让他几乎要失控狂吼,过了半晌,方才逐渐平定下来。闭眼沈思,嘴角习惯性地露出微笑。

蚩尤全身火燎火烧,心中焦躁狂怒,想要嘶声怒吼,但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觉胸口仿佛堵了一块东西,郁闷已极,恨不能伸手将心肺尽数掏将出来。眼见拓拔野逐渐镇定,微笑沈思,他焦躁如狂的心态才开始渐渐平稳。

三人神色各异,满怀心事,御鸟飞行。

拓拔野沈吟半晌,突然睁眼道:「他们既然以纤纤为祭品,多半会将紫火冰晶捆缚在纤纤身上,用她做为引爆赤炎山的引子。所以我们要阻止赤炎山爆发,就必须先捣乱祭神大典,救出纤纤。」

烈烟石淡淡道:「那麽赤帝呢?」

拓拔野道:「倘若火山不爆发,琉璃金光塔自然就安然无恙。因此破坏祭神人典,救出纤纤才是关键。」

蚩尤脱口道:「不错!只要阻止火山喷发,烈老贼的阴谋就得逞不了!」

烈烟石犹豫半晌,缓缓点头。拓拔野见她没有异议,精神一震,道:「但是我们在救纤纤之前,却必须要虚张声势,解救赤帝。烈碧光晟最怕的便是我们将赤帝放出来;只要琉璃金光塔附近一有风吹草动,他定然就会调集大量高手防护,那麽祭神大典的防守力量自然就会相对削弱,我们要救出纤纤自然就容易些。」

烈烟石蹙眉道:「但以我们三人之力,想要骚扰琉璃金光塔,声东击西,救出纤纤姑娘,只怕是飞蛾扑火。」

蚩尤眉头一拧,正要发话,却听拓拔野微笑道:「不错,单凭我们三人,确实难了点,所以我们必须先救出祝火神和烈候爷!我们五人联手,想要阻止烈老贼就有五成胜算。况且现在烈老贼忙於防守琉璃金光塔和祭神大典,对他们的防护必定最小。」

蚩尤、烈烟石心中一振,烈烟石突然眼睛一亮,道:「是了!还有一个人……」

拓拔野脱口道:「赤霞仙子!」

烈烟行徐徐道:「不错,我师父赤霞仙子!」

赤霞仙子乃是火族圣女。圣女专司族中祈天祭地的典礼圣事。烈碧光晟以赤炎山即将爆发为由,驱散贵侯军民,但却独独不能请走圣女。即便今夜的祭神大典由新任火神吴回主持,也少不得有赤霞仙子在场。

赤霞仙子素以典雅稳重,公平慈爱著称,又是烈烟石的授业恩师。倘若烈烟石能将事情真相告白,说服她相助,立时便胜算大增。

三人心中登时振奋起来,眼见艳阳西斜,时间不多,纷纷长啸催促太阳乌。太阳乌怪叫声中,振翼高翔,朝著两百多里外的赤炎城急速飞去。

将近赤炎城时,为避免被人觉察,三人驾御太阳乌沿著山势低空疾飞。树影横掠,石崖扑面,穿过几个高峭的山头,终於看见了火族圣城赤炎城。

透过奼紫嫣红的花树枝头,远远眺望,青丘起伏,绿林如海。群山之中,一座高峻的碧翠山峰巍然矗立。山顶参天摩云,白雪皑皑,黑烟缭绕。半山赤树红花,绚烂如霞,风吹而动,又如火焰跳跃,漫漫一片,正是火族赤炎圣山。

赤炎山下,城楼险峻,暗红色的砖墙在绿树掩映下显得分外夺目。远远望去,如一条火龙在群山之间婉蜒穿梭。赤炎城面积极阔,环山而建,气势雄伟,足有阳虚城十倍之大。

其时大荒有「至险昆仑山,至深海龙宫,至富雷泽水,至雄赤炎城」之谚,盖因赤炎城倚借四周山势而建,雄伟高峻,中立赤炎山,更添威霸气势。赤炎城的墙砖又都是取自赤炎山冷却的浮石、熔岩,涂上火族特制的「赤龙血」之後,只需点上一把火,整个赤炎城的外墙顿成漫漫火海,而且永不会将岩石本身灼坏。倘若有敌军想要攻城,面对这熊熊火焰的城墙,也是无计可施。所以赤炎城才被称为「天下十三名城」中的第三名城。

此时红日西斜,已是接近黄昏。如血残阳、似海蓝天映衬之下,这赤炎山更显得说不出的雄伟壮观。

拓拔野三人骑乘太阳乌,环绕赤炎城缓缓飞行,寻找入城的隐密路径。烈烟石素手遥指,低声介绍城中主要建筑及其布防。

城墙上士兵寥落,想必除了撤离的大部军士外,烈碧光晟都已将可信赖的精锐卫士调往山顶和琉璃金光塔了。整座火族圣城,几乎已经成为一座空城。

烈烟石指著赤炎山南面山腰的一座白塔道:「那便是赤帝闭关修行的琉璃金光塔。」拓拔野、蚩尤一凛,凝神眺望。那白塔屹立於艳红如火的赤树红花之中,高约十丈,共分十层。式样古檏无奇,玲珑剔透,莹白如冰雪,全由雪璃石砌筑而成。塔顶八个檐角弯弯朝上,塔尖如梭,宛如雪莲绽放。阳光下,莹白塔身反照四周火云赤霞似的花树,金光流离,如仙界宝塔。此时塔下山坡刀戈晃眼,林木丛中站了数百个劲装卫士;白塔上空十余只三头怪鸟盘旋飞舞,尖锐的叫声清楚地传入他们的耳中。

蚩尤眯起双眼道:「将琉璃圣火杯放到那塔尖上,就可以打开这塔了吗?」

烈烟石摇头道:「开启这琉璃金光塔需有专门的法诀。除了帝、女、神之外,族中只有我知道这法诀。」顿了顿道:「只是我从未试过。」

拓拔野仰头眺望那赤炎山巅,心中默默测算琉璃金光塔与山顶的距离。

环绕赤炎城飞翔了三圈之後,拓拔野与蚩尤已将赤炎城的建筑布局与方位牢记在心。三人寻著一处卫兵稀少、颇为隐密的城墙,准备入夜时分从那里越入。

日薄西山,彩霞漫天,蝙蝠在空中茫然飞舞。

眼看著夜色一点一点地降临,晚风渐冶,拓拔野、蚩尤的心中,却越来越发炽热。

黛蓝色夜空中,淡淡的星辰已经寥落出现,赤炎山顶的白雪在星光下折射著幽冷的光芒。一条红光跳跃的火线沿著山腰,徐徐向山顶蜿蜒绕行,鼓乐声断断续续,苍凉而诡异。

烈烟石道:「祭司和巫神们开始上山了。」拓拔野与蚩尤心中一紧,蚩尤哑声道:「纤纤……纤纤也在里面吗?」

烈烟石见他这般紧张,心中微微妒怒,淡淡道:「通常祭礼三天前便已沐浴更衣,焚香入匣,放到山口中了。」

蚩尤大怒,喝道:「什麽?那她岂不是三日没吃没喝了吗?」

烈烟石淡然道:「为了确保祭礼洁净,自然不能契喝。你们放心,三日前她就已经被圣药昏迷,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事。」

蚩尤听她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语气冷漠,更为恼怒。想到纤纤已经昏迷三日,心中焦虑更盛,恨不得立即驾御太阳乌飞到赤炎山顶,将纤纤救离险地。

拓拔野心中亦疼如刀割,纤纤素来娇惯,到这大荒之後备经磨难,原本以为还原圣杯之後,可以轻松将她救离,岂料反倒使她身处险境。也不知这些日子被火妖如何折磨?心中不敢去想,咬牙握拳,仰眺山巅,暗自心道:「好妹子,今夜我们一定将你救出来!」

虫声密集,流萤飞舞,赤炎城已经完全笼罩於夜色之中。赤炎山顶灯火通明,山顶冰雪堆积处,无数道彩光冲天射起,光柱在深蓝的夜空中纵横交错。鼓乐喧哗,隐隐可闻。

拓拔野霍然起身道:「走吧!」三人翻身骑上太阳乌,穿过急速拂动的长草、横斜凌乱的树木,无声无息地朝著那赤炎城飞去。

这时明月刚刚升上东方的树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