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章心如磐石

明月初升,清辉普照。七只太阳鸟贴着山头高低起伏,在树影中低低飞掠,转眼便到了赤炎城墙下,突然展翅滑过墙头,鬼魅般穿入城中。

拓拔野三人轻飘飘地跃下鸟背,蚩尤将太阳鸟封印入苗刀,随着烈烟石高窜低掠,在屋舍街巷之间闪电穿梭,朝着城西赤霞仙子的“栖霞山苑”飞掠而去。

偌大的赤炎城中空荡无人,长街冷落,空巷清幽。两侧房舍高低错落,夜风吹窗,柴扉摇荡,寂静得如同梦魇。月光照在瓦顶、巷墙,清冷如霜,三人影子倏然穿过。

烈烟石对赤炎城了如指掌,穿掠拐折,一气呵成毫不停顿。转眼之间便已到了城西栖霞山苑外。

栖霞山苑坐落於城西的两座小丘上。山上碧树密集,绿草如织,山溪迤逦;山丘顶上珊瑚树如火如荼,烂漫成片,仿佛云霞栖山,因而得名。珊瑚树高低交错中,两座暗红色的沉香木宫苑巍然而立,檐角弯曲,仿佛火苗跳跃。晚风拂面,带来阵阵幽香。

拓拔野三人足不点地,直接自街巷墙头御风飞掠,斜斜穿入山丘西面的暗影中。几个纵跃,便已到了栖霞山苑中。

苑中红墙起伏,碧树错落,珊瑚丛立,石径蜿蜒,颇为幽深雅致。

一阵夜风吹过,花木簌簌,流萤飞舞,沉香木宫的灯火突然一盏盏亮了起来,四周响起一片悠扬的音乐。杀气锋寒,芒刺在背,三人周身的寒毛陡然竖起!

三人心中蓦地一沉!难道赤霞仙子竟也是烈碧光晟的同党吗?刹那间心如沉到谷底。

突听周围响起一片哈哈狂笑声,其中一个女子格格而笑,笑声妖冶**荡,骚媚入骨,拓拔野、蚩尤登时莫名地面红耳赤。

烈烟石淡淡道:“什么妖魔丑物,竟敢闯入栖霞净地?”

又听另一个女子叹道:“既知是栖霞净地,你怎敢将这外族贼人带到此处?”那声音轻柔和缓,极为动听。

烈烟石面色一变,低头恭声道:“师父!”

拓拔野、蚩尤心中一凛:“这便是火族圣女赤霞仙子吗?”

丝竹声声,曲乐悠扬,栖霞山苑中突然灯火通明,一片透亮。墙头上人头攒动,每个都是极为奇怪的龟甲人,光头尖耳,手拉长弓,但弦上却空无一箭。几列彩衣蛮族美女从四周红墙圆门鱼贯而入,或横吹长笛,或怀抱弦琴,语笑嫣然,媚眼横飞。

沉香木宫的房门次第打开,六个人从中缓步而出。左首第一人乃是一个高瘦老者,不苟言笑,木无表情,正是拓拔野当日见过的火族长老米离。

第二人红衣曳地,雪肤明眸,端庄典雅的脸上满是淡淡的哀伤,当是火族圣女赤霞仙子。

第三人乃是一个姿容曼妙,妖冶艳丽的彩衣蛮族女子,弯弯的柳叶眉下,水汪汪的大眼勾魂摄魄,浅笑吟吟;彩衣如两片薄布,以三根凤翎穿夹,里面空无一物,衣裳摆舞之间,**雪臀若隐若现。手上提了一支五弦琴,随着步履节奏前后摇荡。

第四人长得如同一只巨大的黑猩猩,红眼如血,恶狠狠地瞪着拓拔野三人,长嘴不断咀嚼,一双毛茸茸的长臂时而挠挠胳肢窝,时而挠挠臀部。

第五人仿佛一只大鸟,周身长翎短羽,尖喙圆睛,一双巨大的翅膀缓缓张开,稍稍扑搧,又缓缓合上。双翅之下,一双长臂肌肉蚪结,手中紧握两个尖锐的铜椎。

第六人也是个龟甲人,圆头短腿,背负长弓,木楞楞地望着拓拔野三人,沉默不语。

烈烟石嘴唇翕动,向拓拔野与蚩尤传音介绍这六人身份。原来后四人都是南荒十三族的蛮族高手。那彩衣妖媚女子,便是素以歌舞著称天下的南荒鸾凤族三大酋长之一的曼陀铃;擅长媚惑术与五弦琴箭,外表骚媚,却是极为凶残狠毒。

那黑猩猩似的怪物,是南荒枭阳国的第一高手毛金光,喜食人肉,凶猛无比;狂性大发之时,骨骼蜕变,更加勇不可挡。

第五人是南荒羽民国的炙天羽,羽民国与东海翼人族相同,都是天生怪异,并非因先祖罪罚而受困兽身;性情残忍,以掳掠为生。这炙天羽是国中第二高手,行动快如鬼魅,双锥重逾山岳,擅长追踪术。

第六人乃是墙头上那数百名龟甲人的族酋,南荒蜮人族的酋首射工。蜮人族擅长无影箭,箭势无影无踪,凌厉奇准,乃是天下第一等的射手;射工更是以“含沙射影”称绝南荒。

当年南荒各族中,以豹人族之狂肆声威,亦不敢对蜮人族的边境有秋毫之犯。

赤霞仙子是大荒五大圣女之一,修行一百五十六年,仙法真气无不是天下超一流高手境地。以她的本领,拓拔野、蚩尤、烈烟石想要联手将她打败都几无可能;何况在阳虚城与应龙对战之后,拓拔野、蚩尤经脉之伤还未痊愈,再加上这四个勇悍凶残的南荒蛮人、数百蜮人射手,拓拔野三人今夜莫说救出纤纤、赤帝,想要逃离这栖霞山苑都难如登天!

身陷重围,强手环伺,拓拔野却不怒反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与蚩尤内伤未愈,八郡主又是赤霞仙子的徒弟。以赤霞仙子一人之力就足以对付我们,但烈老贼竟然派了这么多人,想必他对赤霞仙子还不很放心。”既然敌人有隙,想要逃离便有机会。

当下施施然地环顾众人,微笑道:“晚辈龙神太子拓拔野冒昧拜会赤霞仙子,不想竟惊动这么多朋友。敢情各位都喜欢这栖霞山苑的风光,饭后到此散步吗?”

米离冷冷道:“拓拔太子可真会说笑话。本族赤炎大牢里的朋友们每天愁眉不展,拓拔太子不妨到那里给他们解解闷去吧!他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拓拔野哈哈笑道:“如此说来,米长老天天哭眉丧眼、愁眉不展,一定是从赤炎大牢里逃出来的喽?”

蚩尤大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便送他回大牢吧!”

米离是烈碧光晟的亲信,倘若先发制人,抓他为人质,不但可以冲出重围,还可逼问出眼下的情势。两人心意相通,突然闪电般冲出,青光电舞,一左一右,朝米离掠去。

红影晃动,一道烈火似的真气轰然击来,周围仿佛突然卷起烈焰狂风。耳边听到赤霞仙子柔声道:“两位既是来拜会赤霞,又岂能反客为主,肆意妄为?”拓拔野、蚩尤被那真气拍击,立时奋力翻掌,藉着冲撞之力,乘势冲天飞起,朝着沉香木宫的屋顶掠去。口中笑道:“主人既然这般不好客,我们便只有先行告辞了!”

“嗖嗖”轻响,月光中亮起无数道淡青色的光影,四面八方朝着拓拔野二人怒射而去。蜮人无影箭瞬间同时脱弦,连珠密雨,无影无形。

拓拔野踏风疾旋,念力感应,借助定海神珠之力,将无影箭纷纷倒射而回;青光倒窜,缤纷夺目,蜮人纷纷缩头,龟壳上“咄咄”之声大作。十几个蜮人闷哼一声,从墙上仰头跌落。

拓拔野二人哈哈大笑,凌空踏步,跃上房顶朝南奔去。

赤霞仙子淡淡道:“既来之,则安之,到寒舍喝杯淡茶再走吧!”翩翩飞起,红袖翻飞,素手一弹,一面暗红色的铜镜急速飞旋翻转,在月光下闪起一道红芒,仿佛流霞飞舞,无声无息,朝着拓拔野与蚩尤射去。

烈烟石站在庭院之中,面色苍白,身形微颤,失声道:“流霞镜!蚩尤小心!”

流霞镜乃是火族神器之一,相传远古大神女娲在南海观落日流霞,心中喜欢,便以南海红铜为镜,将流霞紧数收入镜中,以便时时观赏。女娲大神登仙之后,流霞镜也不知所踪。

七百年前,火族圣女霍坷灵在南海海底掘得此镜,又加入紫火冰晶与逆光泠,威力更盛。赤霞仙子得此神镜一百多年,仙法真气多浸**於此,对流霞镜的掌控使用,可说古往今来无出其右者。

蚩尤突听“流霞镜”心中登时大凛,大喝一声,双手拔出苗刀,回身怒斩。青光爆舞,气浪狂烈,闪电般破入那流霞红光之中;但是那红光稍稍波动,继续如水纹一般漾入,“嗤嗤”轻响,如丝带般将蚩尤周身卷缚。

蚩尤周身一紧,险些连呼吸也不能通畅,心下大骇,猛地气运丹田,真气四爆,想要将那红光震开。孰料碧木真气刚一溢爆,立时如江河入海,滔滔不绝地被吸纳入那红光之中,红光爆涨,眩目回旋,将他捆得严严实实,丝毫动弹不得!

拓拔野大骇,登时了悟,这流霞镜的霞光带便如水娘子姬泪垂的水带一般,都是借助反弹真气,聚散无形,遇强更强。蚩尤以刚猛之力强行突围,正好受其所制。当日自己在东海之上,能“因势利导”反旋水娘子的定海神珠与水带,乃是因为自己的真气远在水娘子之上,所以才能侥幸胜之。

但赤霞仙子的真气远胜自己二人,又有这火族神器流霞镜,自己即便有定海神珠,想要仿效当日之法,未必能奏效。

刹那之间想不出更好的破解之道,只有传音道:“鱿鱼!因势利导,随形转动!”自己则御风穿梭,躲避飞卷而来的第二道霞光。

蚩尤大喝声中,体内真气随着那霞光带的旋转方向急速飞旋。身体飞转,刹那间从红光之中脱身飞出,冲天而去。

赤霞仙子红衣飘飞,流霞镜翻卷飞旋,道道霞光纵横怒射,“嗤嗤”破风。蚩尤避之不及,刹那间又被团团缚住,从空中重重甩落。赤霞仙子低叱一声,流霞镜突然亮起一道眩目无匹的七彩霞光,脱镜怒飞而出,在空中突然变形为巨大的凤凰,朝着蚩尤当头击去!

烈烟石与拓拔野齐声惊呼,这正是火族的“赤炎火凤诀”!以赤霞仙子的真气、念力以及这流霞镜之威,这烈火真气形成的七彩凤凰比之烈烟石的火凤不知强了多少倍!蚩尤全身被缚,内伤未愈,真气不畅,倘若被其击中,重则殒命,轻则经脉伤毁。

烈烟石魂飞魄散,叫道:“师父手下留情!”不顾一切地御风飞掠,彩石链爆然飞舞,瞬息之间与她掌心迸飞出的红光真气交织怒放,形成红光火凤凰,朝着赤霞仙子那只七彩凤凰猛撞而去。

与此同时,拓拔野闪电般掠到,眼见火凤凰已经咫尺鼻息,不及多想,猛地迎身挡在蚩尤身前。气如潮汐,瞬息飞涌,定海神珠飞旋转动,大喝声中,蓬然真气爆起绿色光球,耀眼刺目,从他双掌中倏然冲出。

“轰!”那只七彩凤凰猛地将斜冲而来的火凤凰撞得光碎形裂,夜空中突然绽开绚丽缤纷的彩色光晕,仿佛涟漪一般刹那间层层荡漾开来。烈烟石“啊”地一声,嘴角沁出鲜血,猛地朝后飘飞。

七彩凤凰稍稍晃动变形,立时又雷霆闪电般撞上拓拔野仓促间发出的碧木光波。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冲撞声,那翠绿色的光波轰然炸裂,几道绚光冲天射起。

拓拔野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撞到身后的蚩尤。两人朝后翻飞,重重地往庭院中摔去。“喀嚓”一声,压断了一株大树,摔在卵石小径上,痛得齐齐呻吟失声。

烈烟石见蚩尤龇牙咧嘴,“他***紫菜鱼皮”接连不休,心中反倒安定下来。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险些便要汹涌流出。

曲乐大作,“咻咻”密响,蜮人无影箭再次暴雨怒射。四道人影飞冲而出,朝着躺在地上的拓拔野与蚩尤扑去。南荒四大高手适才一直袖手旁观,直到此刻才乘隙偷袭。

拓拔野二人被赤霞仙子的真气凤凰撞得真气岔乱,虽然经脉并未再受损伤,但一时间也无法以定海珠将密雨似的无影箭反弹激射。当下一面忍痛凝神,真气鼓舞,将射来的无影箭矢震落开来;一面翻身跃起,背*背,调息戒备。

毛金光率先攻到,大吼一声,泰山压顶,两只巨大的手掌当头拍下,十爪如钢刀,锐利生风。蚩尤正怒火如沸,见这丑怪猩猩当头扑下,红眼狰狞,口涎涔涔,更添厌憎怒意,吼道:“滚你***大龟蛋!”猛地翻身飞腿,闪电般穿过毛金光的两只大爪,一脚迅猛地揣在他的丑脸上。

毛金光想不到他受伤之后竟然恢复如此之快,骠悍至斯,丝毫不及闪避。

“喀嚓啦!”一声脆响,毛金光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痛吼,巨大的身躯冲天飞起。鼻梁骨和右颧骨已经被蚩尤一脚踢得粉碎,右眼珠竟然朝外挤飞,带着血丝与绿脓划过半空,落在一个鸾凤族蛮女的**之间;血红色的眼珠在那莹白粉嫩的肉球中间跳了一跳,夹在乳沟中,狰狞地瞪着那蛮女。蛮女大骇,尖声大叫,忙不迭地丢了手中乐器,手指乱弹,将它弹飞。

毛金光剧痛攻心,十爪掩脸乱抓,变形的脸上血痕遍布,痛声狂吼,更如疯魔。重重地摔在一株大树上,登时将树干打得粉碎。

蚩尤哈哈狂笑,身形一转,苗刀电舞,狂飙似的撞上炙天羽当空砸下的雷霆双椎。“轰隆”巨响,嗡嗡不绝,炙天羽双手发麻,身不由己地朝后翻了五、六个筋斗,方才顿住,急忙振翅翔空,心中大骇。

蚩尤适才不明究底,被赤霞仙子制住,险些身受重伤,心中已是羞怒交集,狂性大发。被南荒众高手乘隙围攻,脑中更加怒火熊熊,烧得双目赤红。狂野真气瞬间爆发,倍增倍长。

电光石火之间,一脚踹飞体重逾千斤的毛金光,连气也不喘,又是一刀将炙天羽震飞。骠悍狂野的气势,登时将庭院中众人震住。

烈烟石翠绿妙目眨也不眨地凝视着蚩尤,嘴角淡淡微笑,但泪水却终於淌落下来。瞧着蚩尤狂野怒吼,在无影箭雨、鸾凤歌舞之中纵横来去,将南荒高手打得不住后退,心中暗自欢喜。

突然听见赤霞仙子传音叹道:“冤孽!到沉香亭去,我有话要对你说。”烈烟石心中一凛,不敢抬头望她,猛地飞身掠起,朝着庭院外飘然飞去。

赤霞仙子假意叱道:“你往哪里走?”红影飘飘,紧随在后。

米离闻声变色,立时也翻身越起,紧迫而去,但刚越过墙头,却见月光如水,四野空荡,山下城舍街巷空幽冷寂,哪有半个人影?

烈烟石御风疾飞,刹那间便掠到半山的沉香亭中。赤霞仙子如影追随,突然双袖一振,“哧”地一声,四周蓦地晃动,如水波荡漾,一道透明的光墙将二人笼罩其中。而此时远处,米离恰好掠出墙头,四下张望,瞧不见她们的身影,在墙外踌躇片刻,又跃回栖霞山苑中。

赤霞仙子施放幻觉仙法中的“隐身墙”,四周之人在一刻钟内瞧不见她们身影,也听不见她们的谈话。

烈烟石见赤霞仙子凝视自己,脸上又是哀伤又是失望。她自小师从赤霞仙子,心底将她视为母亲一般,乃是天底下唯一一个让她敬畏的人。见她这般神情,心中登时大为惶惑紧张,跪倒在地,低声喊道:“师父!”

赤霞仙子叹息道:“烟石,你……你太让我失望啦!”

烈烟石心中委屈、难过同时一道涌将上来,泪水涔涔,颤声道:“师父!弟子没有叛族!六叔他……”

赤霞仙子摇头道:“我知道。”烈烟石一怔,她知道?既然知道又为何帮着米离一道捉拿他们?她失望的又是什么?心中一阵迷惑,又蓦地一跳,晃过一个念头,苍白的睑颊登时变得通红。

果听赤霞仙子淡淡道:“你体内的紫火真气、情火真气是怎么来的?”烈烟石脸色煞白,嘴唇翕动,低声回答,声音细如蚊吟。

赤霞仙子喝道:“大声一些,我听不见!”

烈烟石全身一震,自小到大,赤霞仙子慈爱和蔼,不管她做错什么,从未疾言厉色;她这般发怒,更是见所未见。委屈、害怕,泪水更加汹涌而出,大声道:“我……我去了宣山帝女桑。”

赤霞仙子猛地一颤,脸上闪过悲伤、痛苦的神色,缓缓道:“果然如此。”声音低沉悲凉,竟似伤心已极。

烈烟石惶恐、担忧、难过、畏惧一齐翻涌,交相陈杂,心中突然一阵后悔,忖道:“早知师父这般难过,我便不上那宣山了……”但忽然又想起蚩尤那桀骛不驯的脸容和那愤怒的神情,心中登时一阵颤动。蓦然觉得,即便是此刻时光倒转,瞧见蚩尤冒着危险冲上炽热的宣山,她多半还是会不顾一切地紧随而去。

见她茫然望着前方,碧翠的泪眼中闪过柔和的光泽,苍白的脸上突然一片嫣红,赤霞仙子心中登时“咯咚”一响,淡淡道:“你体内的元神是南阳吗?”

烈烟石微微一震,点头应是。当下将这些日子发生之事一一讲述,自己对蚩尤的微妙感觉自然略过不提。但说到“蚩尤”二字时,声音忍不住有些波动,眼神也变得柔和朦胧起来,仿佛春水乍破,涟漪荡漾;就连嘴角也不自觉地漾出温柔的笑意。

赤霞仙子心中大震,先前那强烈的不安在这一刹那得到了证实。八郡主自小便是爱恨两极,强烈的极端性子;孤傲冷漠,自小除了对她与烈炎之外,从不关心其他任何人或事。她提到蚩尤时,那不自觉变化的眼神、笑容与声音,以及念力的强烈波动,都是从未有过之事。那勇武桀赘,狂野如不驯凶兽的少年,究竟是怎样的人物?竟能在短短十馀天之内,彻底震碎并融化烈烟石冰山似的心扉?竟能让烈烟石方才不顾一切,甚至不惜冒犯恩师尊严而拼死相救?赤霞仙子的心里忽然变得说不出的恐惧,难道一百多年前那令她悲痛欲死的一幕,注定偏偏要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重演吗?

赤霞仙子凝神敛意,淡然道:“蚩尤?就是你适才拼死保护的少年吗?”

烈烟石脸色“唰”地苍白,又突然变得嫣红一片,低声道:“是。”从师父那平淡而奇特的语气中,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已经被其锐眼完全洞悉;害怕、愧疚、羞涩、欢喜交叠翻涌,心中说不出的紧张。

但等了片刻,却不见任何下文。悄悄抬头,看见赤霞仙子正怔怔地凝望着自己,神色疲倦,竟似乎在刹那间苍老了许多。烈烟石心中难过、惶惑,低声道:“师父?”

赤霞仙子叹了口气,摇头道:“从今往后,我不再是你的师父。你走吧!和那蚩尤走得越远越好,今生今世,永远不要回来了。”

烈烟石宛如当头挨了一棒,脑中轰然作响,心中迷乱,哭道:“师父!我……我绝不离开你!”

赤霞仙子淡淡道:“在你心中,你还当我是你的师父么?”

烈烟石哭道:“我自然当你是师父,我……我……”泪水汹涌,喉咙堵住,想说却不知说些什么,心中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

赤霞仙子目中突然泛起一丝泪光,厉声喝道:“既然当我是师父,我说的话你怎么一句也记不得?我告诉你多少次,决计不要去宣山,决计不要*近帝女桑!可是你听了么?”

烈烟石泣声道:“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赤霞仙子怒道:“知道错了有什么用?眼下南阳的元神,还有那紫火、情火都已经到了你的体内,你知道从今往后,要受多少苦痛折磨么?”说到最后一句时,忍不住流出两行清泪。

烈烟石此时方知师父乃是担心自己,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又是羞惭,哭道:“师父……”

赤霞仙子瞧着烈烟石哭得这般难过,心中怜惜疼爱,叹道:“你……好生糊涂啊!”探手轻抚她的头发,摇头道:“一百多年来,我只收了两个弟子。一个是你,一个便是你体内的南阳仙子。当年你师姐南阳仙子,天资远胜於你,却和你一样的性子,好走极端,爱恨两极。结果因为一段孽缘,终於落得生死两难的下场,在帝女桑里忍受几百年的煎熬。难道…

…难道你也要像她一样吗?“

烈烟石全身一震,又听赤霞仙子说道:“当日我眼睁睁看着赤帝将那孩子焚烧於三昧紫火中,仿佛那烈火也烧在我身上一般。圣女必须心如磐石,但是那一刻我却忍不住痛哭失声。

我知道赤帝的心底比我更痛苦,但是她是亚圣女,是未来的火族圣女,一言一行都关系到全族的荣辱。她……她不能不死啊!“言语虽然依旧平静,但是却带着说不出的哀痛。赤霞仙子素来典雅从容,烈烟石极少见到她如今夜这般喜怒哀乐强烈波动。

赤霞仙子摇头道:“南阳在三昧紫火中那淌着泪的笑脸,始终在我脑海中挥散不去。她为了那段孽缘,竟至死不悔!喜欢一个人,竟会让她决断地抛弃这世间的一切吗?我的心中竟然有些害怕,倘若第二个弟子也是这样呢?於是自那以后的一百年里,我再也没收过任何弟子。但是我终於老了,不能永远做这火族的圣女;十五年前,我重新开始寻找合适的传人。”

赤霞仙子叹道:“但是圣女与赤帝、长老不同,必须由天生火灵的女子担任,而这女子又必须是长相清秀,聪明伶俐的处子,最重要的是,她绝对不能像南阳那样!我在全族少女中足足挑了三年,才在你父母的葬礼上发现了你;那时厅堂中一片悲伤,你哥哥烈炎伏在父母的灵柩上痛哭不己,而你却笔直地站在一旁,眼中没有一滴泪水。我非常惊讶,心想:”

只有这样坚强冷漠的女孩,才能做心如磐石的火族圣女。‘於是我选中了你。“烈烟石心中微震,又想起蚩尤几次三番说的话。难道自己当真是一个冷漠而自私的人吗?心中刺痛难过。

赤霞仙子道:“我将你带回栖霞山苑,传给你所有的仙法、武学以及圣女的礼仪。十二年来,看着你一点一点成长为亚圣女,我的心里说不出的欣慰、骄傲。只希望你能尽快地替代我,做这火族一百零六城的圣女。”

烈烟石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师父希望我成为圣女,我也是一心一意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赤霞仙子的瞳孔渐渐收缩,摇着头淡淡道:“但是你还是辜负了我的期望,步南阳后尘,舍弃全族,舍弃圣女的责任,喜欢上了一个男子……”

烈烟石思绪狂乱,泪水一颗颗掉落,几乎立时想要答应师父,从此再不惦念蚩尤,但话到唇边,立时心痛如刀割,险些岔过气去。只觉得倘若今生今世当真再也无法见着蚩尤,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这一刹那,周身的情火突然沸腾起来,烧得她痛入骨髓。

见她迷茫苦痛,泪水滚滚滑落,赤霞仙子心中又是疼惜又是难过又是忧惧;多么想紧紧地抱住她,就此放手,不再逼迫她啊!但是事关全族荣辱,眼下又值火族存亡时刻,决计不能感情用事。当下硬起心肠,淡然道:“你一贯坚强,见了他之后,就变得这般脆弱吗?难道你忘了做为火族圣女,必须心如磐石吗?”

烈烟石脑中飞闪过十几年来的一幕一幕,赤霞仙子亦母亦师的教诲,殷切期望,从前的点点滴滴都在这瞬间变得如此鲜明,仿佛绳索一般将她紧紧捆缚,无法动弹,不能呼吸。她点着头,张开嘴,却发不出声;泪水一颗颗流入口中,在舌间迅速泛开,是那么地苦涩。

赤霞仙子强忍心中的难过,凝视着烈烟石,一字字道:“你是圣女传人,是未来的火族圣女。我决不能让你像南阳一样,为了一个异族男子,抛弃全族!”

她从袖中缓缓地掏出一个小巧的玛瑙玉锁,低声道:“孩子,为了你,为了火族的神圣尊严,为了火族一百零六城的百姓,我要将你的心永远锁上。”

栖霞山苑中,拓拔野、蚩尤与南荒众凶激斗正酣,逐渐控制了战斗局势。

蚩尤狂野剽悍之性已经被完全激起,苗刀狂舞,青光纵横。庭院中的树木随之韵律摆动,丝丝脉脉的绿光从四面八方涌入苗刀之中,刀光越来越强猛,每一次挥出都如风雷呼啸,地裂山摇。众凶节节后退。

数百名蜮人在墙头不住地射出密集的无影箭雨,准确无误地穿过众人身形交错的空隙,往拓拔野、蚩尤的身上射去。倘若是旁人,对付这无影箭未免有些吃力,但拓拔野借助腹中定海神珠之力,反击得轻巧自如。

道道淡光激射反弹,仿佛长了眼睛般射回原处,逼得众蜮人每发一箭,就必须将脑袋缩入龟壳中,直听得“咄”地一声,箭矢击回在龟壳上之后,才敢重新探出头来。但拓拔野反击时的力道远远强於来势,因此许多蜮人虽然缩头及时,但被一箭击中后,仍然从墙头飞跌而下,震得晕厥不醒。

如此过了一阵,墙头的众蜮人越来越少,馀下的缩头缩脑,威力也大大减小。

鸾凤族众妖女在外游离不定,曲乐妖媚,扰乱拓拔野与蚩尤的意志,时而以乐器中隐藏的暗器与兵器突然袭击。但她们曲乐的媚惑力远不如清冷峰上众失聪美女的“清冷天魔舞”,暗算突袭虽然凶残毒辣,但对拓拔野二人亦没有多大威胁。

拓拔野怜香惜玉,不忍对这些女子痛下杀手,经常是在身形交错时,将彼等经络穴道封闭,令其动弹不得。但蚩尤狂性已发,顾不得是男是女!苗刀刀气及处,常常有鸾凤族女子被当场斩杀。拓拔野瞧得不忍,索性清啸一声,冲入众女群中,十指如风,将她们如木头般一一封穴击倒。

片刻之间,庭院中满地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鸾凤妖女,墙头上也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光头伸缩。南荒四凶虽然凶狂,但此时也不禁露出畏怯之意;唯有毛金光被蚩尤一脚踢碎了半边脸,怒发如狂,嘶吼激斗。

拓拔野见赤霞仙子与烈烟石消失这么久还未回来,心道:“以赤霞仙子的本事,要擒住八郡主无须这么久。难道……”嘴角泛起微笑,倘若自己先前猜测无误,赤霞仙子应当是友非敌。当下振奋精神,仰望明月,笑道:“鱿鱼,咱们时间不多了。将他们全收拾了,去找八郡主!”

蚩尤长啸一声,突然周身急速旋转,如同陀螺般冲天而起,扬眉喝道:“我先宰了这只小麻雀!”嗡然龙吟,青光怒舞,闪电般划过一道圆弧,朝着炙天羽怒斩而下。炙天羽怪叫声中,奋然挥锥,两只尖锥“呜呜”声响,黑光飞舞,猛然格挡。

“当唧!”青光飞处,那两个大锥招架不住,轰然倒下,炙天羽一声惨叫,已被自己双锥击中脑袋。“喀啦”

一声脆响,颅骨迸裂,脑浆横飞。继而那道青光继续急电般当头劈落,铜锥如西瓜般裂开,在空中翻成两片,重重砸落在地。青光挥过一道弧线,带着几滴血珠虚劈当空。

炙天羽的身形在空中顿了一顿,突然裂成了两半,鲜血朝天怒射。

蚩尤哈哈狂笑,空中踏步,朝着射工喝道,“龟儿子,现下到你了!”射工骇得魂飞魄散,倏地朝后疾退,挽弓搭箭,“咻咻”连响,无影无形疾射蚩尤面额。蚩尤哈哈笑道:“牛毛细雨,一吹就散。”青光眼碧光怒放,默念“开落花诀”,突然“哧”地一声轻响,一道淡淡青光射到他眼前时蓦地顿住,猛地翻成数瓣,彷佛香蕉皮般朝后剥落。蚩尤猛一鼓腮,吹了一口气,那青光登时“嗖”地朝着射工飞去。

射工连忙空中翻身,光头与四肢刹那间缩入龟壳之中。“噗哧”一声轻响,青光没入那龟壳中,穿透飞舞,一直洞穿了两株树木,才在红墙上顿住,嗡然震动。

射工痛吟一声,一道血箭从龟壳中喷出。龟背朝下,“当”地掉在地上,滴溜溜转动半晌,突然伸出脑袋,在地上一顶,翻过身去,飞也似地窜上了墙头,逃之夭夭。满墙的龟甲人也纷纷尖叫,消失得一乾二净。

拓拔野青光爆舞,将曼陀铃的五弦琴箭瞬间震散,碧光一闪,断剑轻轻地架在曼陀铃的脖颈上,笑道:“美人还是专心唱歌跳舞来得可爱。这刀呀剑的,可别再沾手了。”

曼陀铃花容失色,格格笑道:“小哥哥嘴甜手辣,真讨人喜欢,姐姐还会找你。”娇躯一拧,彩蝶般翩翩飞舞,刹那间消失在红墙外、夜色中。

毛金光突然仰天狂吼,双手不住地捶击胸膛,獠牙森森,口涎滴落。“喀啦啦”一阵连珠爆响,他的骨骼突然暴长了两倍有馀!骨节浑隆,长毛密集,全身上下倏地闪过一道褐色的金属光泽。十爪如三尺弯刀,在月光下闪着冷冷光泽,交错闪舞,朝着蚩尤大步冲来。

拓拔野正要上前,蚩尤笑道:“乌贼,这猩猩还是归我!”将苗刀缓缓插回后背,昂然而立,双拳紧握,骨节爆响。

毛金光嘶吼着狂冲而来,每一步踩下,都是轰然巨响,地动山摇。待他冲至一丈开外时,蚩尤吼道:“这回是你的左脸!”猛地凌空飞起,闪电般踢出一脚,整个人如利箭似地穿透毛金光十爪的雷霆夹击,再一次重重地踹在这黑猩猩的左脸上。

“喀嚓”脆响,毛金光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左脸登时粉碎。左眼珠与数十片碎骨一道射入后脑,冲破颅骨,带着丝丝脑浆一齐飞出。

蚩尤右脚再顺势一踩,朝后翻身落下,狂飙似地冲入毛金光肋下,真气爆舞,齐聚右拳,大吼一声:“回你的林子里去吧!”轰然电击而出。

“当”地一声脆响,仿佛击在钢板铜石上一般,蚩尤登觉拳头刺痛钻心。毛金光嘶声悲吼,冲天飞起,朝着山下急速飞去;身在半空,左肋突然裂开,几根雪白的断骨蓦地刺穿黑毛,凌厉交错体内,然后周身响起裂骨碎声,皮肤纷纷裂开,黑毛丛中突然长出无数绿色的藤蔓,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缭绕,将他紧紧束缚。但是在这些藤蔓将他勒死之前,他已经被那道可怕的气劲打碎了心肺,魄散魂飞。

米离木无表情,站在墙角,眼见南荒群凶的重围在拓拔野、蚩尤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以他一向的沉稳镇定,此刻也不由感到森寒惧意,面色大变,正要腾空逃离,忽听赤霞仙子淡淡道:“这便是你们请来的南荒高手吗?”

红衣飘舞,赤霞仙子霞光带缠卷着烈烟石从红樯外翩然跃入,明眸扫望庭院狼藉场面,微露诧异之色;她没想到以南荒四凶、数百蜮人之力,竟会这么快一败涂地,对这两个少年更为刮目。烈烟石低着头,眼眶微红,苍白的脸上又恢复为最初冷漠的神情。

米离大喜,不顾她语中的讥诮之意,朗声道:“这两个小贼凶顽异常,请圣女将他们擒下。”

蚩尤杀意凌厉,与拓拔野并肩而立,哈哈笑道:“回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呢!”他适才被赤霞仙子瞬间制住,兀自羞怒交集,眼见她回来,决计无论如何也要一雪此耻。

忽听烈烟石传音淡淡道:“我师父已经知道烈碧光晟的奸谋,要和我们一道阻止。你们装做失手被擒,她就可以将我们押送到赤炎大牢里,救出我大哥和祝火神。”

拓拔野大喜,自己的推测果然不假,微笑传音道:“此计大妙!”朗声道:“仙子,适才我们兄弟念你是火族圣女,所以才谦让於你,这一次绝对不会客气了。”对蚩尤使了一个眼色,朝着赤霞仙子踏步而去。蚩尤一楞,强忍怒气,哈哈大笑,也装腔作势冲上前去。

两人呼喝声中,穿花蝶舞,围绕着赤霞仙子激斗不休,苗刀无锋光芒爆舞,在月色中亮起一道接一道眩目绿光。气势惊人,瞧得米离眼花缭乱,他的武功法术都稀疏平常,以他眼光看来,三人确在殊死决斗无疑。

突然霞光流彩,“哎呀”连声,拓拔野与蚩尤齐齐被赤霞仙子霞光带缚住,动弹不得,口中犹自愤愤大骂不绝。

米离大喜,心道:“赤霞仙子毕竟是族中顶级人物,这两个小贼丝毫不是对手。”又想:“先前竟然想以那南荒四凶和几百蜮人看住赤霞仙子,实在是忒也小瞧她了。”老脸微红,大声道:“还请仙子将几个小贼捆往赤炎大牢,等到今夜祭神大典之后,听从长老会发落。”

拓拔野、蚩尤大喜,口中怒骂不已。赤霞仙子淡淡道:“这三个贼子已经束手就擒,还请米长老向长老会通报一声。”

米离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道:“是,辛苦仙子了。”

赤霞仙子不答,牵起三人,朝外走去。

米离突然想起一件极为重要之事,心中一凛,叫道:“且慢!”大步上前,念力四扫,在拓拔野、蚩尤与烈烟石三人身上搜查一遍,却没有感应到琉璃圣火杯,心中惊怒,正要喝问,却听拓拔野哈哈笑道:“你找圣杯么?倘若在我身上,我还敢这么大摇大摆地进这赤炎城吗?”

米离大怒,赤霞仙子淡淡道:“到了大牢之中,自有人会问出圣杯下落来;米长老不必费心了。”

米离微笑道:“不错,只要进了赤炎大牢,就是石头也要说话!”当下恭敬行礼道:“仙子请吧!”

望着赤霞仙子四人出了栖霞山苑,消失在幢幢树影之后,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冰冷而狰狞的微笑,喃喃道:“只要你们进了大牢,有没有圣杯又有什么打紧?”

他抬头了望夜空,明月如钩,悬挂在东山梧桐树梢,距离祭神大典已不到两个时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