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章矫龙难缚

赤霞仙子红衣飘舞,三条霞光带吞吐飘忽,缠缚着三人朝着城中高峻的赤炎山走去。

长街空荡无人,月光斜照,青石板大道都成了惨白色。潮湿闷热的夜风吹来,寥落的落叶在街巷之间翻飞不已,偶尔一只黑猫倏然穿过,无声无息。远远地听见赤炎山顶传来的悠远乐声,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伴随着四人空洞的脚步声,显得说不出的寂寥落寞。

赤霞仙子淡然传音道:“不要出声!这城中到处都是菌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落入他们的耳朵里。”

拓拔野三人心中一凛!南荒菌人闻名已久,但却从未见过。相传在南荒桂林八树形成的万里参天密林中,生活着数以百万计的菌人。菌人外表为人形,身不盈寸,却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与繁殖力。生活在丛林巨树之中,是极为贪婪的肉类掠食者;大到猛犸,小至蚂蚁,无不是他们的腹中食物。

生性凶残多疑,耳目聪灵,对千里之外的风吹草动也了如指掌。行动快捷,善於团队合作,能从口中喷出各种毒雾,手指如毒爪,是天生杀人利器。菌人是南荒蛮族中最小却也是最为难缠的一族,当年火族倾尽全族之力,也不能将他们消灭,反倒因此损失惨重,不得已只有招降加以利用。

想不到烈碧光晟竟然将他们招入赤炎城中,做为最独特的侦兵部队。蚩尤青光眼绿光流离,四下扫望,果然发现半启的门扉、摇曳的窗子以及那巷墙的阴影之中,都有极小的身影瞬间忽闪而过。

拓拔野心想:“适才进城时虽然小心翼翼,定然还是让这些菌人瞧见了。有这些附骨之蛆跟踪,行动大大不方便。”

正寻思间,耳旁听到烈烟石的传音。原来适才在那沉香木亭中,她已将烈碧光晟勾结水妖、木妖、土妖之事告知,并将复合的圣火杯交与赤霞仙子。但赤霞仙子早已猜到此事,只是赤炎城中大半都是烈碧光晟的势力,祝融与烈炎又已被囚禁,她势单力孤,难以扳倒烈碧光晟,是以唯有装聋作哑,对周遭一切漠不关心,静候时机。然而烈碧光晟对她依旧十分疑忌,藉故不让她插手祭神大典,而由吴回主持。

烈碧光晟猜到烈烟石、拓拔野三人进城之后必定会去找赤霞仙子援手,便令米离调集南荒高手紧随赤霞仙子;倘若她与烈烟石三人联手,就立时将他们一道拿下。是以适才在栖霞山苑中,赤霞仙子不得已才对他们动手。

赤霞仙子淡然传音道:“你们猜对了一半,但是烈长老的目的还远不止於引爆赤炎山、谋弑赤帝。”

拓拔野、蚩尤心下大奇,难道那烈老贼还有什么比这更为出格的阴谋?

赤霞仙子传音道:“赤炎山内的赤铜盘封印了本族千年前的图腾凶兽赤炎金猊……”

烈烟石与蚩尤脑中灵光一闪,齐齐失声,不由对望一眼;两人目光对视的刹那,烈烟石面容瞬息苍白,翠眼中突然闪过悲戚欲绝的神色,别过头去。蚩尤微微一楞,心想:“她的神情好生古怪,见了她师父之后反倒变得这么伤心吗?”

拓拔野不知这赤炎金猊兽究竟是何方神圣,愕然四顾;蚩尤传音稍加解释。原来那赤炎金猊兽是千年前大荒的十大凶兽之一,肆虐火族南荒,使得火族千里焦土,十年大旱。战历六四八年,火族赤帝等三十六位顶级高手与之激战九日九夜,终於将它制服,封印入火族神器赤铜火玉盘的赤铜盘里,镇在赤炎山中。赤铜火玉盘是子母神盘,由赤铜盘与火玉盘契合而成,彼此感应,威力无穷。赤铜盘封印赤炎金猊兽,被镇在赤炎山中;而火玉盘则做为解印神器与封印诀一道被藏入金刚塔中。

赤霞仙子传音道:“火玉盘与封印诀一直藏在金刚塔中,由火神祝融守护;但自从火神被长老会以勾结外贼盗窃圣杯的罪名囚禁之后,火玉盘与封印诀就不翼而飞。本族之中,能在金刚塔内来去自如的人,除了火神、赤帝与赤霞之外,只有烈长老。因此这火玉盘与封印诀定然是他乘着火神被囚之时取走的。”

拓拔野心下凛然,点头传音道:“赤炎山一旦爆发,赤帝驾崩,赤炎城成了一片焦土,赤炎金猊兽重新肆虐,南荒蛮族乘势劫掠,火族又要陷入空前劫难,那时烈老贼以火玉盘封印赤炎金猊兽,收服入侵的南荒九大蛮族,平定大乱,自然可以建立空前威信,由他出任赤帝也就顺理成章。”

蚩尤大怒,传音道:“他***紫菜鱼皮,敢情这些南荒蛮族竟是烈老贼故意招来捣乱的!”

赤霞仙子传音道:“烈长老当年曾任南荒将军,这些蛮族对他极为畏惧。此次由他亲准入境,夷蛮自然乐得乘火打劫。”

四人一边传音交谈,一边御风飞掠,转眼间距离赤炎山不过两三里距离;山势险峻,迎面压迫,仰望如此高山,自身渺小之感油然而生。

远远望去,半山灯火辉煌,琉璃金光塔在月光与灯光的交相辉映下,金光闪闪,流彩变幻。树影浓荫之间,刀光耀眼,漫漫一片,镇守兵士似乎比黄昏时多上一倍。

拓拔野传音道:“仙子,眼下城中的兵力部署究竟如何?”

赤霞仙子淡然传音道:“烈长老此次蓄谋已久,志在必得;除了将南荒九大蛮族招入赤炎城外,还调遣了各地数十位一流高手。眼下琉璃金光塔由本族两大仙级幻法师因乎和不廷胡馀,以及十几位南荒凶人镇守。”

听到“不廷胡馀”与“因乎”这两个名字,蚩尤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旋即露出兴奋之色。这两人乃是火族七仙中的两位极富盛名的仙级幻法师,成名极早,在荒外南海,也被贡为海上诸神之列。

“不廷胡馀”精擅赤火仙法,武功超卓,居住在南海一个小小的沙洲上,但方圆一千二百海里的岛国都要对之朝贡,所行礼仪不下於朝贡赤帝。“因乎”号称“南风大仙”,居住南海极风岛,传说每当他吹响“紫炎风螺角”,则南海之上便要刮起南风。这两人都是极为狂妄自大的人物,想不到烈碧光晟竟能将他们同时招抚。

蚩尤传音道:“那么赤炎山顶上呢?,又有什么高手?”

赤霞仙子道:“烈长老、火正仙吴回、火浣仙红袍、玉勾双真,以及南荒蛮族高手。”

赤霞仙子轻描淡写,将她所知的城中兵力部署一一道来,三人越听越是震惊。仅就她所知,赤炎山顶便有不下二十名一流、超一流的高手,近三千名剽悍蛮军;琉璃金光塔下两大超一流高手、十馀一流高手,以及近两千名蛮军。以这样的兵力,单凭他们四人,决计难以救出赤帝或是纤纤来;心中都更加觉得,最为稳妥可行的方法,便是潜入赤炎大牢,救出祝融与烈炎。磨刀不误砍柴功,有祝融与赤霞仙子相助,火族四仙便不足惧。

拓拔野心道:“烈碧光晟为了今夜的‘祭神大典’,藉故遣散城中军民,将‘火族四仙’与南荒九大蛮族尽数调来,部署周密,对我们防范有加,定然经过了详密计划……”突然之间,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越来越发强烈。总觉得适才米离让赤霞仙子将他们带往赤炎大牢时太过爽快。难道在那赤炎大牢中,也已经安排好了圈套吗?一念及此,登时冷汗涔涔。

但是倘不能将祝融救出,即便有赤霞仙子相助,以四人之力要彻底破坏烈碧光晟的周密阴谋,对付这诸多高手,胜算仍然不高。况且眼下万千菌人虎视眈眈,势如在弦之箭,不得不发;即使那里是火海刀山,也只有闭眼往里跳,搏上一搏了!又想:眼下赤炎大牢中的防守必定最为薄弱,即便烈碧光晟猜到他们最先营救祝融,也不敢做此豪赌,将大部分兵力埋伏在赤炎大牢中。思及此,心中稍定。

这时,听见赤炎山顶传来一声怪异刺耳的号角,继而鼓乐阵阵,密集如雷雨,跳跃如火焰,高低跌宕,伴着呜呜咽咽的刺耳号角,妖邪诡异;拓拔野几人无不听得心中发痒。

赤霞仙子澄净明眸中飘过一丝阴云,脸上微微露出惊异之色,淡然道:“他们将时间提前了。”

拓拔野、蚩尤闻言大骇,赤霞仙子道:“现在山顶已经开始祭神大典的前礼,推算起来,我们只有不到一个半时辰的时间了。”

众人心中急怒交加,寒意森冷;耳中鼓声激越,密集如雨,仿佛一声声捶击在他们心上。

当下四人急速飞掠—片刻之后出了街集,到达赤炎山西侧山脚。

既出街集,四周房屋寥落,树木增多;大路逐渐转为崎岖小路,凹凸不平,两旁野草荒芜。

沿着山势蜿蜒而上,怪石嶙峋,犬牙交错,时有巨石突兀横斜,挡住去路;两旁古树密集,浓荫绵绵,月光透过枝桠叶隙,斑点洒落;流萤飞舞,虫声如织,山顶的乐鼓声被山石隔挡,反倒淡远模糊起来。

绕过一个峭壁陡崖,终於来到了火族关押重犯的赤炎大牢。身在险崖,山风凛冽,万丈裂谷横亘前方,裂谷中红光吞吐,映照着两侧山壁。对岸壁立千仞,中有玄冰铁索悬桥连接,峭壁上,一个巨大的石洞森然豁开,上书“赤炎大牢”四字,红光闪闪。石洞中,一扇玄冰铁门正往上徐徐打开。

数十名红衣卫士疾奔而出,在石洞外拜倒,齐声道:“恭迎仙子圣驾。”

赤霞仙子淡淡道:“起来吧!”翩然而行,拖着拓拔野三人从那玄冰铁索悬桥上走过。悬桥摇曳,叮当作响,一股炽热炎气直冲脑顶。裂谷下突然响起惊涛骇浪似的怪吼声;拓拔野朝下望去,只见那裂谷中火焰熊熊,无数蛇蝎纠缠盘绕,密密麻麻地蠕动,数十条巨大的火蟒突然箭般地怒射而上,长信卷舞,似乎想将他们卷落,但始终构不着,当空坠落,吼声益响。

四人从悬桥而过,迳直穿入石洞,朝里走去。数十名卫兵紧随而入,玄冰铁门“铿唧”一声紧紧合上,四人的心中猛地一紧,洞壁上的两排火光随之蓦地一暗,重新跳跃奔窜。

前方幽深曲折,灯火窜跃,明暗不定。刹那间,四人心中都闪过一丝茫然与寒意。他们究竟是走了一条捷径呢?还是自投罗网?但此时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就算前面是地府鬼殿,也只有拼死一闯了。

洞壁凹凸不平,光影跳跃;脚步声声,回音响亮。洞中五步一人,十步一哨,尽是极为雄壮骠悍的精兵,瞧见赤霞仙子纷纷拜倒。前方玄冰铁门次第打开,转眼间便过了六道厚达两尺的闸门。

拓拔野与蚩尤一面行走,一面留心观察,将所有经过的闸门以及路线牢记於心;大约每两百步便有一个两尺厚的玄冰铁门,每道门都有二十名精壮卫士护卫。洞壁两侧每隔几丈便有一个由玄冰铁杆隔拦的深穴,穴中必有一只极为狂猛的凶兽,听见众人脚步声,立即狂吼着冲到玄冰铁杆前,跳腾嘶叫。烈烟石低头不语,苍白的脸上木无表情,一路行去,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一个卫士快步上前,弯腰随行,恭声道:“仙子,这些要犯关押何处?”

赤霞仙子道:“他们与祝融、烈炎是一夥的,将他们关在一起,待到今夜庆典之后,一起发落。”

那卫士连声应是,抢在前面引路,带着众人曲曲折折,往山腹深处行去。

“铿啷”连声,玄冰铁门在身后次第关闭。

过了片刻,石洞渐宽,灯火明亮,又过了一扇玄冰铁门后,四人便来到了一个极大的厅堂中;厅堂四壁各有两条甬道,幽深延伸,厅中坐了百馀名精壮卫士,瞧见赤霞仙子连忙起身行礼。

赤霞仙子四人随着那卫士朝着西侧的甬道行去;甬道狭窄,只容一人通过,两壁都是青黑平滑的玄冰铁,在灯光映照下闪烁刺眼的白光。赤霞仙子将霞光带蓦然收起,押送三人随着那卫士往里走去。

眼看即将见到祝融与烈炎,四人心中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决意只要一见到祝火神与烈炎,便立刻救出他们,杀出重围。

卫士突然站定,恭声道:“到了。”—人随之在狭窄的甬道中站定。那卫士伸手在墙上轻轻地拍了拍,“当当!”空洞的声音清脆响亮。

不知为何,拓拔野的心中突然升起强烈的不祥预感,周身寒毛陡然竖起。

正要提醒三人,忽然一凛,眼花缭乱,头顶似有千钧巨力陡然压下!继而脚下蓦地一空,摔不及防,立时掉了下去;眼前一花,耳中听到蚩尤等人的惊呼声,心下大骇,立时拔身疾跃,却已不及!一头撞到冰冷坚硬的玄冰铁壁上,脑壳仿佛要炸裂开来一般,剧痛攻心,重重地摔在地上。

拓拔野又惊又怒,猛地翻身跃起,火目凝神,四下扫望,只见四周漆黑一片,依稀可以看见身处斗室六壁浑然合一,竟是一个毫无缝隙的大匣子;手指弹击,铿然脆响,尽是厚逾两尺的玄冰铁壁。

突然听见有人笑道:“四位辛苦了,烈碧光晟恭候多时。”声音亲切和蔼,彷佛就在耳边激荡。

拓拔野心中猛地一沉,终於还是被老奸巨滑的烈碧光晟候了个正着!刹那间,心中沮丧、懊悔、恐惧、愤怒交相混杂,大喝一声,猛地拔出断剑,激爆周身真气,重重地砍在玄冰铁壁上。铿然脆响,火星四溅,玄冰铁壁却是毫发无损。

他震退一步,跌坐在地上,心中寒意森冷,仿佛刹那间掉落深不见底的悬崖,心中自责懊悔,恨不能狠狠地搧自己一个耳光。自己自恃聪明,但与这老谋深算的奸人相比,终究相差太远。自己谋划的每一步,无不都落在烈碧光晟的算计中;他不费一兵一卒,利用他们急功近利的心理,仅以一个甬道机关,就将他们尽数擒获!

又听见烈碧光晟笑道:“赤霞仙子,你以圣女之尊竟然勾结外贼,盗窃圣杯。现在圣杯就在你身上,可谓人赃并获。等到今夜祭神大典之后,烈某便会请长老会给你一个了断。”

突然哈哈笑道:“是了!倘若你们活不过今晚,被赤炎山神惩罚处死,那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他话音刚落,就响起嗡嗡嘈杂之声,像是赤霞仙子的声音,似乎又交杂了蚩尤的怒吼声,但杂乱模糊,听不真切。

拓拔野又气又怒,想到眼下距离祭神大典不过一个多时辰,纤纤即将被这**人做为祭礼投入火山,登时如遭重锤,恐惧悲痛,猛地跳将起来;嘶声狂吼,眼泪竟然忍不住流了出来。

悲怒之下,真气如海啸狂潮,汹涌澎湃,拳打脚踢,青光爆舞,接连不断地撞在玄冰铁壁上。火光爆射,“磅啷”轰响,震耳欲聋。真气在斗室之中反弹激射,大部分又回击到他的身上。但那火烧火燎的剧烈疼痛,竟比不上他心中万一。泪水滚滚,狂呼怒吼,连嗓音都变得嘶哑起来发狂似地打了半晌,只觉身心交瘁,精疲力竭;喘着气,颓然坐在地上,汗水与泪水一齐从面颊上流下。拓拔野呆呆地坐了半晌,想着纤纤的笑脸,心中抽疼,一下接着一下,如此强烈而迅猛,仿佛心被一瓣一瓣地撕裂开来,烈火在喉咙熊熊燃烧,乾渴而疼痛;弓起身子,捧着头在黑暗中无声痛哭。

好多年了,好多年没有像今日这般失控无助过。这一刻,他似乎又变成了从前那迷茫无助的孩童。当他父母双亡,初次在山林中流浪,迷失於荒凉而陌生的暗夜时,他也是这般抱着头无声痛哭。

滚滚热泪滑过脸颊,脑中不断地闪过纤纤的音容笑貌。她调皮俏丽的笑靥,插着腰说话的霸道神态,温柔痴情的眼神,撒娇时可怜巴巴的神情,还有那夜伤心欲绝、迷乱苦痛的眼睛……拓拔野喉咙窒堵,哭不出声,喘不过气。心中不住地想:难道又要失去她了吗?但这回倘若是死於火山烈焰之中,就算他有通天之能,收齐天下回生神草,也不能将她救回来了!

心中痛不可抑,猛地站起身来,调整呼吸,将岔乱狂暴的真气逐渐收纳回拢。心道:“拓拔野!倘若你再这般婆婆妈妈痛哭流涕,又怎能救出纤纤来?”狠狠地摔了自己一个耳光,大吼道:“纤纤!我要出去!我要救你出去!”这般怒吼了几声,心中那抑郁悲痛之意才烟消云散。

拓拔野深吸一口气,绽开一个笑容,嘿嘿乾笑几声。然后又哈哈大笑,笑声越来越响,由起初的枯涩乾涸逐渐变得圆润欢悦起来。哈哈大笑了一阵,心情登时大为轻松,微笑道:“烈老贼,你用这么个铁笼子就想困住拓拔野吗?”

心想:“是了!我既然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自然就能再从上面出去。只需找到机关,或是找到裂缝,就可以贯注真气於断剑,将它撬开。”突然想到那日在洞庭湖底,赤松子以断剑斩断紫火赤晶索,震塌洞庭山的威霸气势,心中大振,忖道:“他***紫菜鱼皮,虽然我比不上那赤老前辈,但离开这破笼子当不是什么难事。”

精神大振,决计先仔仔细细搜索一遍这玄冰铁斗室,找出机关所在。当下气如潮汐,瞬间涌至右手指尖,又以火族法术“燃光诀”在指尖烧起一团火焰。他虽然不善火族法术,但真气强猛,指尖火光也颇为明亮。当下轻轻跃起,真气蓬然,吸附在顶壁上,借着手上的光芒,一寸一寸地检查扫视。

寻了片刻,终於在顶壁与周围四壁交接处发现细密的裂缝,心中大喜;忽然想起当日在无尘湖底,雷神便是以雷神锤猛然击裂玄冰铁壁的交接处,然后再以巨尾猛扫将之击碎,冲出重围。心中登时又是一阵振奋,连忙拔出断剑,贯注真气,想要插入缝隙之中。

但那缝隙极为细小,试了半晌始终不得刺入,心下沮丧。

当是时,隐隐又听见烈碧光晟的说话声,虽然声音颇小,但却丝丝脉脉钻入耳中。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欢喜地险些大呼出声,一个筋斗从顶壁上翻落,微笑着喃喃道:“他***紫菜鱼皮,拓拔野你当真吓得傻啦!既然能听见那老贼的声音,这破笼子就必定有透气孔!”

当下借着指尖跳跃的红光,循着声音来处,在斗室中细细查寻。念力毕集,很快就找到了那声音来处。在两面墙壁的交接处果然有三个细小的圆孔!大喜之下,又想以断剑撬此,但剑锋太阔,依旧插不进去。当下又想以指尖灌注真气,将这细孔震裂,试了几回却殊无效用。

正旁徨无计,忽听细微的“仆仆”振翅声在耳旁萦绕,抬头望去,一只小灰蛾正围绕着他指尖的光芒盘旋飞舞。莞尔道:“蛾兄弟,你也和我一样被关在此处了么?”心生怜意,指着那透气孔微笑道:“蛾兄弟,你倒可以从那里出去。”

那灰蛾依旧环绕飞舞,朝着他的指尖飞撞不已。拓拔野笑道:“你可以出得去却偏生赖着不走……”心念一动,猛地顿住呼吸,惊喜莫名:“是了!倘若我是飞蛾岂不就可以出去了吗?”刹那之间,心中闪过一个极为疯狂的念头——以“元神离体寄体**”将元神附在这飞蛾上,从透气孔中离开此地!

心下狂喜,哈哈大笑道:“妙极!蛾兄弟,难道你竟是上苍遣来助我脱险的吗?”

突然想到,这“元神离体寄体**”乃是极为凶险的法术,念力极高者虽然可以将自己的元神分离出躯壳,寄据他人身体。但若九日之内不回原身,则原身坏死,永不能恢复。而且寄体元神的弱点没有原身庇护,则弱点益弱。倘若所寄之身孱弱,对寄体元神也无庇护作用,极是危险。所以这“元神离体寄体**”虽然了得,不到万不得已极少人为之;像他这般想要寄体於小小飞蛾的,更加是空前疯狂。

拓拔野心道:“倘若寄体於这飞蛾之后,被一个真气强猛的人一掌击来,避无可避,岂不呜呼哀哉?”这赤炎大牢之内,强手环伺,倘若运气不佳,以飞蛾之躯命丧他人掌下,那可是冤枉之极。又或者在自己寄体元神救出自己的真躯之前,真躯已遭火妖毁灭,那么自己岂不是成了孤魂野鬼么?心下不由踌躇起来。

沉吟片刻,突然心想:“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登时冷汗遍体。时间紧迫,当下不容多加思索,心道:“即便是化做飞蛾扑向烈火,也只有搏上一搏了!”更不迟疑,探手将那灰蛾轻轻拢在手心,凝神聚意,默念“元神离体寄体诀”

念念有词,耳边轰然作响。然后一切杂音逐渐消隐,越来越寂静,终於听不见任何声音。脑中一片空灵,突然之间,意识飘飘,仿佛整个人悠扬飞起,如同三月春草,随着春风破土而去。元神积聚,似滔滔江水欢腾澎湃,顺着经脉直抵指尖,又由指尖集聚於一只小小的飞蛾体内。

青光霍霍,从周围急速闪过。他仿佛飞翔在一个深不见底的甬道中。

脑中又是轰然一响,忽然听见“噗噗”振翅之声,然后眼前一亮,重新清醒。

眼前是五个包拢的手指,而自己果然成了指掌中的飞蛾!拓拔野心中又惊又喜,但想到自己首次使用这“元神离体寄体**”,竟然就化做一只飞蛾,又不禁觉得滑稽。哈哈大笑,却成了嗡嗡低哼之声。

当下从“自己”的五指之间挤了出去,振翅飞翔,绕着自己真身飞了一圈,见自己真身微笑闭眼怔怔站立,略有所思,更觉好笑。嗡嗡声中,朝着那三个透气孔飞去。

拓拔野在一个透气孔边缘立住,扑打扑打翅膀,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那数尺长的透气孔竟仿佛成了几百丈的狭长甬道,从彼端透来刺目的亮光。烈碧光晟的说话声也越来越响。

所幸虽然寄体飞蛾,但念力真气都随着元神附着这小小昆虫之上。拓拔野聚集真气,在通气孔中急速行进,刹那之间便到了彼端出口。

灯光耀眼,拓拔野扑打翅膀,突然升起扑向那灯火的念头,猛地明白这乃是飞蛾本性,顿住身形,莞尔微笑,嗡嗡作响。仔细打量,这里也是一间斗室,和适才自己所待的并无二致。只是四壁上多了四盏明灯,室内亮如白昼。

斗室中盘腿坐了两人,面对着自己的是一个温文俊雅的中年男子,身着赭红色长袍,长眉细眼,目光炯炯,唇上两撇青须整齐挺秀,笑容亲切和蔼,令人如沐春风。而背对自己的那人披头散发,双手双脚都被玄冰铁链锁在地上,动弹不得,一时也看不出究竟是谁。

只听那中年男子说道:“……眼下大局已定,你又何苦如此固执……”拓拔野听那说话声音,登时惊怒交集,这风度翩翩的男子赫然便是烈碧光晟!

烈碧光晟道:“炎儿,在我眼中,你始终便如同我的亲生儿子一般。咱们叔侄一场,你难道竟要帮着那些不识时务的外人么?”

拓拔野猛地一喜,难道这背对自己之人,竟是烈炎么?那人冷冷道:“从前在烈炎心中,你的确如我父亲一般,对你敬爱有加;但今日在我眼里,你却是连一只狗也不如!狗尚能明辨是非,忠心护主,你却连这起码的是非忠奸也不能做到!”声音刚直响亮,果然是烈炎。

烈碧光晟不以为忤,微笑道:“炎儿,以你看来,什么才是真正的是非忠奸呢?三十年前赤帝闭关修行,族中无人主持大事;烈某责无旁贷,日理万机,几十年来,为火族安邦定国,为百姓鞠躬尽瘁。眼下这繁荣稳定的太平局面,难道不是我烈某之功吗?我对火族究竟是忠是奸呢?”

烈炎道:“你从前所为对本族贡献极大,大家看在眼中,这功劳谁也抹杀不去。但是,六叔,你今日为何又要做出这些不忠不义、大逆不道的恶行呢?”口气稍稍缓和。

烈碧光晟摇头道:“炎儿,你错了!我忠於火族,但不等於要忠於赤帝。赤飙怒任赤帝近两百年,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火族百姓过上了几天好日子?不过是一介穷兵黩武的独夫而已!他闭关修炼之后,我好不容易平定南荒,避绝刀兵之祸,带着全族百姓狩猎鱼耕,缔造了这太平之世。难道我要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这番心血重新毁在他的手上吗?忠於这种蛮勇独夫,对本族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他这番话说得不急不缓,但却颇有力量。拓拔野虽然不知火族之事,但见烈炎一时语塞,知道多半不是胡诌捏造。心想:“原来这老贼自以为是火族的莫大功臣,不愿将自己成果拱手让给重新出关的赤帝,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做出这等事来。”

烈炎沉默片刻道:“六叔,纵然赤帝有不足之处,但他也非凶暴独夫。你身为大长老,带领长老会辅佐他乃是权责所至;他有不是之处,加以规劝、阻止,君臣同心,岂不是更好吗?”

烈碧光晟嘿然道:“炎儿,你想得太过简单了!赤飙怒不适合做一个族长君王,只适合做一介武夫;在他心中,最为重要的乃是无敌天下,两百多岁的人,仍然争强好胜如毛头小子。眼下神帝登仙,天下无主,烛真神野心勃勃,赤飙怒一旦出关,必定要与他争这天下第一的名头。嘿嘿,倘若他侥幸胜了,那也罢了;但倘若他输了呢?难道当真让烛真神做神帝之位么?到了那时,本族岂不是成了水妖的藩属?以烛真神的脾性,我火族还会有好日子过吗?炎儿,难道全族一百零六城、数百万百姓的前程幸福,都要萦系在一个蛮勇武夫身上吗?”

烈炎道:“六叔,赤帝闭关修行三十年,未必就像当年般好胜。再说即便他出关之后,想与烛真神争夺天下第一,那也不过是法术武学上的比试。神帝之选,最重要的乃是德高望重,即便赤帝败北,也不见得烛真神就能做神帝。”

烈碧光晨微笑道:“傻小子,你太不了解赤飙怒了!倘若赤飙怒在五帝会盟时挑搠烛真神,以烛真神老奸巨滑之性,必定会诱使赤飙怒做出诸如、倘若败北便认他为神帝。之类的承诺来。赤飙怒自以为天下第一,定然一头栽进圈套之中;一旦败北,赤帝所做的承诺,难道我们火族还敢不认吗?”

烈炎道:“既然长老会知道赤帝的好胜脾性,齐力阻止他挑战烛真神便是!五帝会盟上,只要我们团结其他几族,不以武力争胜,推选出德高望重的前辈做神帝,烛真神又能奈我们何?”

烈碧光晟哈哈笑道:“炎儿,烛真神几年来蓄谋已久,背后也不知部署了多少奸谋,其他几族早已被他整得元气大伤,更有许多软骨奸人成了他的奸细爪牙。赤飙怒在五族之中人缘素来不好,你以为他复出之后,能团结天下英雄扳倒烛真神吗?他的权谋心智,与烛真神一比,便如孩童一般,定然要被烛真神耍得团团乱转。”

烈炎沉默不语,拓拔野暗暗心惊道:“糟糕,这烈碧光晟辩才伶俐,烈炎千万不要被他说服了……”正暗自担心,突听烈炎厉声道:“不管怎样,你也不该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你勾结外贼毁坏圣杯,陷害忠良,眼下竟然又要引爆赤炎山,毁灭圣塔、圣城,谋弑赤帝!当今天下,动乱四起,烛老妖又虎视耽眈,你这般党同伐异,自相残杀,岂不是正中他下怀么?倘若赤帝、火神当真因你而死,圣城毁灭,境内大乱,本族才是真正的元气大伤,更加没有和烛老妖对抗的能力!“拓拔野舒了口气,又听烈碧光晨微笑道:”炎儿,火族眼下的盛世是由我所创,你认为我忍心将它毁灭吗?不错,我的确做了这些事。但我将城中的军民尽数迁走,你当我是什么用心呢?圣杯已经被八丫头复原了。圣塔、圣城毁灭了,倘若能挽救整个火族,那又算得了什么?烛真神老奸巨滑,但也太过自大,他以为烈某只要能坐上赤帝之位,就心甘情愿依附於他,为他做任何事。嘿嘿,我正是要给他这种假象,让他当我是胸无大志的小人,瞧我不起。眼下族中虽然乱象频繁,但实力并无多大损耗;等我坐上赤帝之位,就可以团结五族义士,一步步实行我的计划。嘿嘿,炎儿,到了五帝会盟之时,你就会明白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细眼之中光芒闪烁。拓拔野心中一凛:“这老贼计谋深远,忍辱负重,也不愿依附烛老妖之下。他们当真是狗咬狗,一嘴毛了。

也不知对於往后之事,他还做了什么样的布局?“他向来自恃聪明,但见识了白驼、烈碧光晟、烛龙等人的奸谋,方才知道自己与他们相比,终究是不经世事的少年。虽然在事后能猜出真相,但倘若当真与他们即时斗智交锋,多半还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但他素来开朗达观,虽然知道自己与这些老奸巨滑之徒相去甚远,却并不因此妄自菲薄。心中暗暗道:”从今往后,须得格外小心,不能太过轻信,着了这些奸人的道。“烈炎冷冷道:”原来六叔不仅要做赤帝,还想做大荒神帝。“

烈碧光晟坦然微笑道:“不错!当今天下,劫难纷陈,倘若没有称职的神帝,几年之内,大荒将回归战历时悲惨恐怖的乱世景象!难道你忍心看到天下苍生大众流离颠沛、尸横遍野的场面么?六叔我有济世雄心,也有治世之才,自然责无旁贷。”

拓拔野心中骂道:“他***紫菜鱼皮,果然是厚颜无耻,大言不惭。”不知不觉中,振翅飞出,朝着墙上的一盏明灯飞去。

烈炎怒道:“好个责无旁贷!当真是冠冕堂皇!难道为了救济天下,就可以不择手段,丧尽天良吗?”

烈碧光晟面色微变,缓缓道:“自古以来,能成大事者必定不拘小节。倘若能使大荒和平,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就算死数万人、数十万人,又有何妨?烈某的个人毁誉,又算得了什么?”

烈炎被他说得一时语塞,怒不可遏,却又说不出话来。

烈碧光晟温言道:“炎儿,你是我们烈家年轻一代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个;六叔对你,一直抱有极大期望。倘若你能助六叔一臂之力,将来六叔做了神帝之后,这赤帝之位还逃得出你的掌心吗?那时我们烈家便是大荒第一显赫世家……”

烈炎冷冷打断道:“倘若你光明正大地救济天下,就算是明着与赤飙怒争夺赤帝之位,我也会义无反顾地支援你。但是你这般耍尽奸谋,不择手段,烈炎化作厉鬼也要与你为敌!”

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再无丝毫转圜馀地。烈碧光晟耸然动容,脸上笑容渐渐退去,眉宇之间尽是说不出的凄凉失望。半晌才徐徐叹道:“炎儿,难道你当真要帮着外人与六叔为敌?”缓缓站起身来,目光瞥向振翅飞来的拓拔野,摇头道:“你瞧见了吗?那只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你当真要做那只飞蛾吗?”

拓拔野见他疾电似的眼光猛然瞥来,心中陡地吃了一惊,见他不过是拿自己做个比方,方才放下心来。索性展翅盘绕那盏明灯嗡嗡飞舞。

烈炎淡淡道:“烈炎宁做扑火飞蛾,也绝不做投暗蝙蝠。”语气虽转平缓,但却更为坚定不移。

烈碧光晟身体微微一震,叹道:“好……”连说了几个好字,再说不出其他话。当是时,有人在上方轻叩玄冰铁壁,铿然回响。

烈碧光晟皱眉道:“什么事?说!”那顶壁徐徐打开一道缝隙,探出一个红衣卫士的脑袋。拓拔野心中一紧,紧张狂喜,想要立时振翅飞出。但生怕惊动烈碧光晟,功亏一篑,当下强忍心跳,盘旋飞舞。

那红衣卫士传音说了几句话,烈碧光晟的面色登时一变,立时又恢复正常。拓拔野心中一动:“难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变故吗?”突然一喜:“莫不是娘带着六侯爷等人赶来赤炎城救助了?”心中砰砰乱跳,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太过荒唐。一时之间也猜测不出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烈碧光晟缓缓道:“炎儿,你好生考虑考虑;倘若你改变主意了,六叔随时欢迎你回来。只是时间不多了,你多保重吧!”转身便欲跃出。

烈炎突然拜伏在地,“通通”叩了九个响头,额上鲜血淋漓,大声道:“六叔,这九个响头是答谢你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烈炎自小无父,十几年来蒙你眷顾栽培,情同父子,原想好好报答於你,让你后半辈子无所忧虑。但从今日起,烈炎与你恩断情绝,势不两立!倘若今夜烈炎侥幸不死,他日相见之时,必要取你颈上头颅!”说到最后几句时,眼圈通红,语声已有些哽塞。

烈碧光晟眼眶突然微红,哈哈大笑,喃喃道:“恩断情绝,势不两立!好……好!”欲言又止,淡淡道:“倘若你在仙界见着你的父亲,便转告一声,说六弟对他不起,没能将你抚养成材。”纵身一跃,再不后顾,大步朝外走去。

拓拔野心中一凛:“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猛地聚集周身真气,在那玄冰铁顶壁即将关闭的刹那,振翅闪电般穿出,冲到那斗室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