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章火山腹中

四周一片漆黑。烈烟石背*着冰冷光滑的玄冰铁壁坐着,听着蚩尤在黑暗中怒吼狂呼,心中又是疼痛又是悲凉。

他们已经被困在这赤炎大牢的密室中将近半个时辰了,蚩尤始终怒狮般地不住狂吼,苗刀飞舞,在黑暗之中焦躁地奋力砍斫,暗室中闪起一道又一道耀眼的绿光。轰然巨响声中,他嘶哑的吼声与浊重的呼吸清晰可闻。

一道碧光闪起,她忽然看见蚩尤狂乱惊怒的眼睛,就如同一只陷阱中受伤的困兽,绝望、悲怒而恐惧。

烈烟石心中陡然一震,一向桀骜不驯、骠悍无畏的蚩尤,竟然也会如此恐惧吗?一路行来,屡有困境,但他向来遇挫不馁,在逆境之中更为顽强好胜,从未见过他如此刻这般失控与无措,竟似乎快要崩溃一般。

那脆弱而悲伤的神情,令她心里一阵悸动,刹那之间泛起汹涌的柔情,直想将他紧紧地揽在怀中。

而这时,心突然开始剧烈地抽痛,经脉中的情火迅猛跳跃,那瞬间肆虐蔓延的乾渴烧灼的痛楚令她忍不住低声呻吟。蓦地,她想起在沉香木亭中师父所说的话来。

“孩子,为了你,为了火族的神圣尊严,为了火族一百零六城的百姓,我要将你的心永远锁上……”

那一刻,在距离蚩尤二十丈外的沉香木亭中,一颗玛瑙玉锁已将她的心扉紧紧锁闭。那道九尺红墙、二十丈草坡,注定将是她此生此世永远无法超越的距离。从今往后,当她触动心弦,心房跳跃扩张之时,心锁便会紧紧地箍制收缩,让她疼痛得无法呼吸。

她站起身来,扶着冰冷的玄冰铁墙,热泪倏地滑过脸颊。心剧烈地抽疼,赤霞仙子淡淡的言语仿佛犹在耳边回旋。

“有一天,这个心锁会自然消失。你的心将如磐石,不会再有丝毫疼痛,因为那时你已将他完全忘记。”

碧绿的刀光接连闪起,蚩尤的身影如挺拔虯松,稍纵即逝。

有一天,她真的将不能再记起这个少年吗?真的将忘记这短暂而大悲大喜的日子?忘记万丈云层中的刹那牵手?忘记宣山火海中的缠绵温柔?忘记清冷峰上,她张开眼时看到的那张惊喜的笑脸?

忘记那酸甜苦辣的痛苦与欢愉?……

她的心剧烈而迅猛地抽疼,但这回不是来自心锁,而是来自她悸动的内心。全身颤抖,泪水一大颗一大颗地滴落,她怎么能将他忘记啊!这第一个肆无忌惮地闯入她心室的男人,桀骜、狂野,甚至连她的心事都没有察觉。是他给她冰封的心带来四月的暖风,给她惊雷,给她暴雨,给她从来没有尝过的咸涩泪水,给她强烈而鲜明的五味。在他之前,她的世界是沉寂的黑白。但是,终有一天她要遗忘眼前的、过去的一切,相逢对面不相识……忽然之间,她倒希望这撕心裂肺的痛楚能永生永世地继续下去。

碧绿的刀芒纵横飞舞,蚩尤嘶哑的吼声在她耳中涸散,麻痒而疼痛。

在这黑暗的斗室之中,她和蚩尤不过咫尺之距,但她为什么觉得这般遥远?彷佛彼此隔着苍茫的大雾;看不见,摸不着。她为了这个狂野的少年,跌宕沉浮,受了这么多的煎熬,然而他却丝毫不知道。

上苍为什么让她系上心锁,又让她与这少年在黑暗**处一室?但是如果外面的世界当真在片刻之后毁灭,他们注定在这暗室中同生共死,这种结局岂不是要比那心如磐石,相逢不识来得好吗?

她的心忽然平静下来,嘴角露出苦涩而甜蜜的微笑。

这一刻,她根本不在乎生死,不在乎赤炎山是否爆发,赤炎城是否覆没,她只想在这世界毁灭之前,在自己将他遗忘之前,在他的怀中告诉他:自从风怕山万丈云层中指掌交缠的那一刹那,她就毫无保留,彻底地喜欢上了他……

在这黑暗之中,在这瞧不见未来的时刻,她忘记了骄傲,忘记了矜持,双颊滚烫如火烧,心疼痛地跳动,扶着玄冰铁壁,微微颤抖地朝着蚩尤走去。

突然“当”地一声爆响,蚩尤猛地挥刀斩在玄冰铁壁上,火星刺眼飞溅,他朝后跌走两步,恶狠狠地望着那刀痕遍布的铁壁,又猛地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在铁壁上,发出一声狼嚎似的绝望怒吼。

苗刀上闪过一道幽碧的青光,照在他狂怒的脸上。一颗泪水从他的眼中倏然滑落,滴落在地板上。烈烟石蓦地全身僵硬,似乎听见那颗泪水撞击玄冰铁壁时破碎飞溅的声音。

他竟然哭了?

“当啷”一声,苗刀掉在地上。蚩尤楞楞地站着,双眼突然红了,咬着牙,强忍住夺眶的泪水,仿佛忽然失去了周身的力气,*着铁壁缓缓地坐在地上,低声道:“纤纤……”声音痛楚而又恐惧。

脑中轰然闷响,烈烟石全身大震,呼吸不畅,心猛地撕裂抽疼。原来他是因为那个刁蛮的少女,因为她,才如此失控,如此脆弱。他的泪水,竟也是为她而流的……

烈烟石全身颤抖,泪水汹涌,*着冰冷的铁壁,大口大口地喘气。

那酸楚刀割的裂痛恣意地凌虐,心中空茫、愤怒、痛苦、委屈、妒恨、自嘲、悲苦……犹如沸水一般翻腾着;情火烧灼,泪水刚刚流下,便被滚烫的面颊蒸腾为白汽,倏然消逝。

四周如此黑暗而冰冷,这一刻,她仿佛一株弯腰的竹子,心空了,而感觉断折。

她突然无声地笑起来,肩头在黑暗中抽搐。自己是多么可笑啊!这般一厢情愿的默默暗恋,一厢情愿地在喜怒悲苦中跌宕沉浮。为了他,险些如南阳仙子一般,舍弃一切,生死相随。但是在他的心中,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他唯一关心的,是那刁蛮的女子。

突然之间,她是如此深切地痛恨自己,痛恨纤纤,痛恨蚩尤,痛恨所有的一切。心中那剧烈的疼痛化为尖锐的恶意,咬着牙,淡淡道:“原来你在担心纤纤姑娘吗?现在祭神大典想必已经开始了,你担心也没有用了。”

蚩尤听她言语中颇有幸灾乐祸之意,登时狂怒,猛地跳将起来,喝道:“你说什么!若不是你今日在瑶碧山上掉了圣杯,耽误了半天,我们早就救出纤纤了!”

烈烟石听他盛怒之下竟然迁怪自己,心中恚怒益甚,淡淡道:“不是你们说到这大牢里解救祝火神的吗?倘若直接去山顶,只怕早就救出你的纤纤妹子了。”

蚩尤愤怒得说不出话来,冷冷道:“罢了,和你这般冷漠自私的女人,有什么可说的?”脸容在苗刀青光映照下,显得冰冷坚硬如钢铁,眼中满是厌憎的神情。

烈烟石心中剧痛,仿佛被人当胸戳了一刀。在他心中,自己仍然是个冷漠自私而讨嫌的女人!

心中刺痛悲苦,恨不能就此死去;万念俱灰,了无意义,强忍夺眶的泪水,淡淡道:“我本就是个冷漠自私的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蚩尤一言既出,心中微微有些后悔。毕竟她在阳虚城中,也曾经竭力救过自己。当时自己被黄龙真神的金光交错刀一刀斩成重伤,经脉毁损,若不是她及时输气修复,又怎能在短短几日之内复原大半?但此时心中焦怒,听她淡淡地说出这样的风凉话,自是怒不可遏,一时间又变成在陌生人前的那冷酷姿态。虽微有悔意,但要他收回这些话却是不能,当下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般无言相对、倚立对壁,默默地各想心事。

烈烟石的心中越来越悲凉,周身冰冷。炽热的情火仿佛瞬间熄灭了,就连那剧烈的心痛也开始变得低缓起来。她觉得自己犹如深秋的凤凰树,刚刚结出的涩果就被寒霜打落,悲冷的秋风让她逐渐僵硬逐渐冰冷,直至大雪覆盖全身。

蚩尤低着头,全身僵硬绷紧,忽而浓眉紧锁,忽而咬牙切齿,双目碧光闪烁,复杂苦痛的神色浮光掠影,瞬息变化。拳头紧握,似乎要捏出血来,神经质地一下一下地击打着倚*的玄冰铁壁。

“碰!碰!碰!”拳头击打在玄冰铁壁上,发出空洞而清脆的回响。碧木真气一团团地爆散开来,在黑暗中洇散开翠绿色的光晕。

突然“铿”地一声脆响,蚩尤只觉背后一空,险些仰面跌倒。那面玄冰铁壁竟突然朝后打开!

蚩尤大吃一惊,回头望去,一股炙热气体轰然扑面。一条幽深曲折的甬道豁然眼前,远远转弯处,隐隐有红光跳动。心中猛地一阵狂喜,难道自己适才这一连串的捶击竟在无意中触动了密室的机关吗?

烈烟石面容苍白,碧眼中闪过讶异而困惑的神色。突然一震,失声道:“这是通往火山内部的死亡甬道!”

原来赤炎大牢之内,机关遍布,许多暗道错综相连;这些秘道乃是族中的极高机密,只有掌管刑罚的大长老和大牢的总统领才清楚地知道。烈烟石曾听说大牢的每一间密室都至少有三个出口。

一个是正常的大门;一个是通往其他密室的秘道,方便狱卒尽快到达大牢的每一个狱室;还有一个便是通往火山内部的死亡甬道。那是处决要犯的秘密通道。

看那甬道中红光吞吐,热气腾腾,必定是通往炽热的火山内部!

蚩尤微微一楞,但见那玄冰铁壁突然又开始缓缓合上,电光石火间,脑中闪过纤纤的嫣然笑靥,热血轰然直灌脑顶。不及多想,猛地抓起苗刀朝甬道中冲去,喝道:“就算前面是火海,也胜於在这等死!”身形如电,瞬间穿过即将合拢的铁壁,朝着那炙热的甬道狂奔。

烈烟石骇然叫道:“你疯了吗!”但见玄冰铁壁徐徐关闭,眼看要将他的背影完全隔绝在外,心中刺痛,泪水再次汹涌而出,一咬牙,猛地闪电般穿出,翩然掠过。

“噗”地一声,紧紧闭拢的玄冰铁壁将她的裙角夹住,登时撕裂开来,她丝毫顾不得了,炙热的气息如热浪层叠拍击,将她脸上的泪水瞬息蒸乾。蚩尤狂奔於前,乱发飞扬,不知被那背影,还是被热气与火光刺痛眼睛,她的泪水不断地涌出,不断地化为轻烟消散。

凹凸不平的甬壁在远处火光映照下,光影变幻,显得如此诡异而捉摸不定。迎面的气息越来越酷热,仿佛火苗窜跃,舔烧着脸颊。红光逐渐变亮,狰狞地吞吐着,扩散着,像张开的巨嘴,要将他们吞噬。

这是一条死亡之道,但她却义无反顾地选择,只是因为前面的那个狂野少年啊!那个肆虐地闯入她的心室,将一切捣乱后又扬长而去的冷酷少年;那个无情无义,对她的汹涌爱意视如不见,恣意践踏的漠然少年。

片刻之前,他刚刚将她的心撕成粉碎,但她为什么依旧难以割舍?泪水模糊了视线,那个身影却越来越加清晰。那身影,让她痛入骨髓,不能呼吸。

在她的耳中,轰然响着那遥远夏日午后,美丽的陌生女子所说的话。“女人喜欢让她笑的男子,但她真正爱的,却是让她哭的男人。”

自从与他相遇,她就像暖春中融化的万丈坚冰,所有的冷漠与骄傲都融成了汹涌泪水:融化了,流乾了,只剩下浮萍般跌宕的内心。

前方,赤光跳跃着,漫漫火苗倏地从拐弯处窜出。热风滚滚拍来,眼前一片红光,耀眼眩目。

烈烟石紧紧追随着蚩尤,绕过漫长甬道,穿过熊熊烈火,终於来到地狱一般炎热恐怖的火山内腹。

炎风扑面,烈火烧灼,蚩尤与烈烟石猛地顿住身形。他们站在山腹内壁的悬崖上,前方是纵横将近三里的巨大山腹,下方仅仅二十丈处,滚滚的赤红色岩浆如怒海一般地翻腾汹涌着!

轰然巨响声中,艳红色的岩浆忽而旋转,忽而欢腾,涡流似的推挤着、牵拉着,无数的气泡冒将上来,绚丽的火浪冲天激涌,山腹四壁红光闪耀。空气炎热地仿佛随时会爆炸一般,两人站在悬崖边上,看那红海涌动,赤光跳跃,脸上似乎都要迸裂开来。热风卷来,两人的头发迅速焦枯蜷曲。

突然一阵雷鸣般的爆响,岩浆飞涌爆炸,道道火龙倏地高窜怒舞,猛然冲到极高处。岩浆火浪四处喷飞,蚩尤与烈烟石急速后退,山腹中迸炸飞舞出无数道亮红色的弧线,“咻咻”声中,闪电似的怒射在四壁。两人身边的岩壁白烟腾腾,刹那间被灼烧出无数个深孔,深孔中红光亮晶晶地闪烁,仿佛宝石,过了半晌方才熄灭。

每隔片刻,那岩浆就要汹涌喷炸一回,火龙赤浪冲天飞舞,红线纵横交错,空气中满是焦臭的气息。

数以百计的紫色透明晶状物从上方纷扬飘落,如紫雨一般洒落在沸腾的岩浆火海里,没入之时,每每闪耀刺眼紫光,岩浆陡然汹涌,发出闷雷似的响声。

烈烟石低声道:“紫火冰晶!祭神大典果然已经开始了!”

蚩尤惊怒交加,烈碧光晟果然以紫火冰晶投入火山之中,做为引爆火山的诱引。不知纤纤究竟如何了?

烈烟石心下酸楚,淡淡道:“纤纤姑娘定然还没有投入这岩浆中,否则这火山即刻便要喷发了。

此刻吴回等人必定尚在以念力法术激发岩浆。“蚩尤心中稍定,沉声道:”我们要如何才能出去?“

烈烟石抬头道:“唯一的出路,便是那顶上的火山口。”

南人抬头望去,三十丈高处,有一个直径四十馀丈的裂口,山腹内冲天激涌的火龙光柱,有些便从那裂口中喷薄冲出。裂口之外,红光眩目,依稀可以看见高远夜空。

蚩尤精神大振,虽然有三十丈高,但要御气飞出并非难事,何况纵然御风术火候不足,尚有木族神禽十日鸟。只是必须在这山腹内的岩浆火浪喷爆的间隔空隙中冲出,否则一旦被岩浆火龙击中,掉入那滚滚沸腾的火海,只怕连骨头也找不着一片。

当下凝神聚意,青光眼瞬息绽放,扫望观察那火山口与四壁地形。突然双眼微眯,奇道:“那是什么?”

烈烟石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山腹内那漫漫红光火柱之中,有一个暗红色的圆盘在急速转动,边缘与周围火热的空气磨擦,登时爆放出蓝紫色的眩目光芒。时而通体红光爆绽,仿佛太阳一般刺眼不可逼视。心中一凛,突然升起尖锐强烈的不祥之意:难道是它?呼吸登时停顿。

蚩尤见她面色苍白,碧眼中闪过惊怖的神色,登知不妙。沉声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烈烟石闭起眼睛,念力集聚。全身猛地一震,朝后退了一步,碧眼中光芒大作,脸上潮红一片,香汗涔涔,颤声道:“是赤铜盘!”

“赤铜盘?”蚩尤微微一楞!突然一凛,霍然想起这赤铜盘正是一千年前,火族赤帝等三十六位绝世高手费尽心力,用来困住图腾凶兽赤炎金猊的封印神器!先前赤霞仙子说过,烈碧光晟今夜进行这祭神大典的另一重要目的乃是以火玉盘开启赤铜盘封印,释放出赤铜盘中封印千年的赤炎金猊,烈烟石低声道:“这赤铜盘原本应当在火山岩浆深处,但现在已经快要到火山口了。倘若出了火山口,赤铜盘的封印神力就要大大减弱,即便念力不够,烈碧光晟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开封印!”

话音未落,突然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嘶怒吼,山腹中猛烈震动,碎石密雨陨落。岩浆“轰”

地爆炸开来,无数道红色的滚烫**如蛟龙出海,钻入四周岩壁,白烟腾绕。

蚩尤、烈烟石脚下的岩石突然崩塌!两人惊呼一声,朝着那狂肆沸腾的赤红岩浆急坠而下!

万千火焰倏地从两人身旁飞窜而起,怒吼咆哮。赤焰红光将烈烟石苍白的脸映照得犹如桃花海棠。原来上苍竟是注定让他们同葬於这滚滚岩浆之中么?刹那间,她心中的恐惧竟忽然变成说不出的喜悦,嘴角竟牵起淡淡的笑容。

蚩尤大吼一声,左手猛地抓住她纤白皓腕,右手苗刀电舞,碧光冲天,七只太阳鸟欢鸣怒舞,红羽纷扬,赤影纵横,几只巨爪猛地抓住两人衣服与手臂,闪电般朝上冲去。

这时,岩浆突然剧烈喷薄爆炸,紫红色的火浪**纷纷怒涌飞溅,在二人的脚底闪电上冲。

太阳鸟嗷嗷怪叫,电光石火间窜入岩壁的甬道之中。

身后轰然巨响,山腹之中一片艳红,绚丽的紫红色火光巨浪冲天,欢腾喧嚣地冲出那火山口,在数十丈高的空中迸炸为耀眼的火浪红雨。

太阳鸟嗷嗷乱叫,在两人之间昂首阔步,尖喙不断地啄击蚩尤的脸颊。蚩尤搔痒难耐,哈哈大笑。左手依旧紧紧地握着烈烟石的皓腕。

烈烟石全身酥软,绵绵无力地斜*在岩壁上,满脸潮红地凝视着蚩尤,突然,一大颗泪水从眼眶中滚落,刹那间化为一缕轻烟无影无踪。正是这铁箍似的手,当日让她在万里高空挣脱不得,从此再也不能摆脱?而今日,又在最逼近死亡的时刻,将她从沸腾的岩浆上救出。

这一瞬间,她所有的怨怒妒火都烟消云散。汹涌的柔情在她的心中春藤缭绕,四下蔓延。

突然,上方又传来那惊天裂地的狂吼,山腹再次迅猛震动,更多的碎石迸泻陨落,砸入沸腾的岩浆中。太阳鸟昂首振翅,嗷嗷大叫。两人抬头望去,面色倏地大变。

只见那飞旋的赤铜盘突然光芒大涨,眩目的白光中闪起一道赤红色的暗影,猛然扩散,瞬间爆舞而出,在空中咆哮飞扬,赫然是一只周身赤红的巨大怪兽!

那怪兽宛如一只雄狮,但是十倍於狮子,通体红光,淡淡红鳞,红睛巨吻,鬃髯如烈火般熊熊燃烧飞舞。张开巨口嘶声咆哮,獠牙森森,涎水从牙隙、舌间滴落,一团火球从口中轰然喷出。尾巴上也如燃烧着火焰,横扫之间炎风怒舞。四爪则依旧是四道赤红色的光柱,收束於那赤铜盘中。

一股狂烈炙热的炎风随着它的跳跃嘶吼,在山腹中雷霆扫荡,狂风到处,岩石飞迸,烈火高窜。

烈烟石缓缓道:“这便是本族图腾凶兽赤炎金猊。”

蚩尤扬眉冷笑道:“我道是什么了不得的怪兽,原来也不过如此。”

烈烟石微微一笑,柔声道:“眼下它还困在赤铜盘中,所以威力只发挥了千万分之一。”蚩尤微微一惊,原来这怪兽还没有逃出封印,就已经有如此狂肆威力。

果然,赤炎金倪兽嘶声狂吼片刻,突然扭曲收缩,如一道红光收纳回那飞速旋转的赤铜盘中。

烈烟石道:“眼下这神兽已经在封印中挣扎了,说不定何时便会冲将出来。事不宜迟,我们要尽快离开此地,阻止烈碧光晟将这神兽解印出来!”

蚩尤突然想到纤纤,霍然起身,呼啸一声,道:“鸟兄,此次又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太阳鸟嗷嗷乱叫,昂首睥睨,煞是得意。

蚩尤与烈烟石稍稍计议,决定在岩浆烈火方甫喷薄完之时,御鸟冲天逃离。由於间隔时间极短,必须一气呵成,瞬间飞到百丈以上的高空,方能成功逃出此地。

当下二人骑乘太阳鸟,凝神聚气,静候时机。

“轰隆隆!”一连串闷雷似的巨响,炽热岩浆炸涌翻飞,光柱交错,火浪冲天。就在山腹中的漫空火焰刚刚消散之时,蚩尤一声呼啸,太阳鸟嗷嗷怪叫,驮着二人闪电般盘旋腾空,朝着上方那火山口怒舞飞翔。

火光跳跃,热浪逼人。

眼花缭乱中,那火山口已经迅速逼近,越来越大,越来越分明。他们可以清楚地看见,在那裂口之外,红光漫天,星辰暗淡;他们甚至已经可以听见喧嚣的鼓乐声,急促如风雷,密集似暴雨,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惊恐的呐喊声、呼叫声,漫山遍野,此起彼落。

当是时,头顶六、七丈处的赤铜盘突然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怪声,一道道紫红色的妖丽光芒离心飞旋,光幻流离。

“蓬”地一声巨响,那赤铜盘朝上陡然飞高数丈,与此同时,那声狂暴的惊天怒吼又轰然爆炸,在两人耳中嗡然震响!

乱石飞溅,纵横急撞。太阳鸟怪叫声中,巨翅狂风鼓舞,蚩尤护体真气蓬然爆放,将飞射而来的乱石一一震飞。

上方剧烈震动,仿佛整个山腹要崩塌一般。宏声巨响中,一团紫红色的光芒爆炸开来,在空中飞舞澎湃,幻然变化,登时又化做那巨大凶狂的赤炎金猊兽!

狂风扑面,热浪烧灼,那紫光晃得两人双眼生疼。太阳鸟不甘示弱地怒吼鸣叫,巨翼搧动烈猛炎风,纵横飞舞,朝着那赤炎金猊兽猛然撞去。

赤炎金猊兽蓦地低头扫望,赤红色的凶睛倏地爆射出凌厉红光,猛地张开巨口,狂吼咆哮,一团巨大的紫红色火球从森森獠牙之间闪电射出,朝着两人飞撞而来!

火球轰然电射,狂风怒卷,风雷呼啸。

太阳鸟嗷嗷狂叫,极是愤怒。两只太阳鸟不等蚩尤拔刀,早已如闪电般一左一右交错冲出,朝着那火球交错撞去。

十日鸟素来喜欢吞食火焰,这么大的火球在它们眼中想来更是极品美味。

那两只太阳鸟怪叫迭声,俯冲扑翔,左边一只抢先冲到,猛地将火球吞入口中;轰隆一声,那只太阳鸟突然发出紫红色的光芒,全身一震,羽毛纷扬,歪着脖子鸣叫几声,似乎费了些力气才将那火球吞入。

另外那只太阳鸟颇为懊恼,对着赤炎金猊兽呜呜乱叫,在空中盘旋,似乎在等它发出第二颗火球。

这当儿,蚩尤二人已经冲到赤炎金猊兽的身侧。赤炎金倪兽狂怒咆哮,猛然回身跳跃,两只前爪竟然从赤铜盘中跳出,嘶声怒吼,朝着两人扑来;凶睛慑魂,火浪扑鼻,森然巨口瞬息咬噬。

嗷嗷怪叫声震耳欲聋,蚩尤身后又冲出两只太阳鸟,左右交错,卷起赤焰炎风,朝着赤炎金猊兽撞去。

轰然巨响,怪叫怒吼不绝於耳,红羽纷扬,火光飞窜。突然一声震天狂吼,两只太阳鸟怪叫退开,似乎不敌赤炎金猊兽。

众太阳鸟登时大怒,除了驮着两人的那两只之外,五只太阳鸟齐声怪叫,扑打啄击,朝着赤炎金猊兽发动狂猛进攻。刹那间,木族神禽与火族神兽展开殊死搏斗。

而蚩尤二人便乘着这空隙冲天飞起,御鸟朝着不到五丈高的火山裂口飞去。

那火山裂口就在眼前了!

裂口外红光火柱冲天跳跃,仿佛无数火龙在交错怒舞。爆炸声、鼓乐声、呼喊声交相混杂,听得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两人突然看见上空黑影一闪,一个水晶玉匣翻转坠落,朝着他们迅速撞来,太阳鸟齐齐鸣啼,倏然避让,那水晶玉匣翻转着从两人之间错身坠落。

突然,当那水晶玉匣错身翻转的瞬间,蚩尤看见一张俏丽的少女脸容,安详地躺在黑天鹅绒布上,火光映照着她的淡淡笑容,弯弯的长睫在眼睑间投下优美的阴影,仿佛正在作一个悠长的美梦,那是他朝思慕想,日夜牵挂的容颜。

蚩尤全身大震,失声叫道:“纤纤!”烈烟石蓦地一惊,转头望去,看见那水晶玉匣翻转急坠,刹那间已经从赤炎金猊兽与五只太阳鸟身边错落,迳自往沸腾翻涌的岩浆火海中冲去!

蚩尤肝胆欲裂,猛地大喝一声,驾御着太阳鸟闪电般冲下,左手翻舞,默念“抽丝诀”,身上的衣服“丝丝”作响,刹那间化为一道青光,经由他的手掌闪电般飞扬卷舞,朝那水晶玉匣缠绕而去。

而此时,裂口上响起一声惊雷似的大吼:“纤纤!”叫音未落,又有一道人影急电般坠落,朝着水晶玉匣电冲而去。烈烟石在与他错身的一刹那,分明辨出,正是拓拔野。

两道人影前后飞掠,瞬息从烈烟石身边冲过:她的心中蓦地升起一阵微微的悲凉妒意。

紫红色的岩浆沸腾涡旋,气泡翻腾,眼看着又要爆发喷薄。在那窜越的火苗与热气中,水晶玉匣突然融化,化成淡紫色的冰晶与透明的**,朝着滚滚岩浆如雨滴落。“轰”地一声,岩浆上爆起淡紫色的光芒,仿佛层层巨浪向上翻涌,又蓦地变成泡沫,纷扬离散。

纤纤翻转身体,在火光中舒展肢体,仿佛在风中飞翔的鸟,水里遨游的鱼。

青光飞舞,蚩尤的碧木丝带牢牢地缠住纤纤,猛地将她往上扯去。

拓拔野急速下落,大喜叫道:“鱿鱼!怎么是你!”狂喜之下,连声音都已经颤抖起来。

蚩尤亦是大喜,叫道:“好乌贼!你也逃出来了吗?”不及多说,奋力拉拽,将纤纤朝上拖去。

当是时,山腹中红光跳跃,热气中火苗飞窜,那根碧木丝带突然“哧”地一声断裂开来,纤纤娇躯辗转,又朝下急速坠落。

蚩尤双臂抡空,猛地坐倒在太阳鸟上,大骇若狂。拓拔野喝道:“我来!”蓦地真气灌注脑顶,犹如怒箭疾射,倏地从蚩尤身边掠过,直冲赤浆红海。

拓拔野左手翻飞,身上的衣裳也刹那化为青光碧带,迤逦翻飞,将纤纤陡然缠住。火苗跳跃,热浪汹涌,纤纤的发丝根根蜷曲焦枯,嫣红的娇靥香汗淋漓,眉尖轻蹙,花唇微启,似乎在喃喃呼喊着什么。

拓拔野心中一酸,叫道:“好妹子,我来了!”电冲而下,丝带飞卷,将她盘绕上拽。但是火势太猛,空气中都是炙热火苗,那丝带登时又“嗤”地断裂开来。

拓拔野不顾一切地疾冲而下,伸手一把抄住纤纤细腰,不及多想,真气蓬勃爆放,叫道:“接住!你们快走!”猛地将她朝着紧随飞来的蚩尤抛去。

蚩尤猿臂舒张,登时将纤纤接住;见拓拔野避无可避,即将坠落沸腾的岩浆赤海中,而自己鞭长莫及,心中大骇,失声叫道:“乌贼!”热泪夺眶而出。

漫漫火海,赤红色的岩浆翻滚沸腾,涡旋急转,炽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拓拔野脑中思绪飞闪,突然瞥见悬於自己脖颈间的那颗雨师妾泪珠坠倏然融化,从红发丝上滴落,眼见要蒸腾为轻烟,心中大急,猛地探出左手将它一把抄住,默念水族的“凝冰诀”,将它化为坚硬的冰晶。

而这时,火焰倏地跳跃,烧着了他的头发和衣裳,他距离那欢腾的岩浆,已经不足两丈。

拓拔野电光石火间闪过一个念头:那日在火族凤尾城的凤尾树上,自己是以水族“千重雪”激起凤尾树滔天火浪,然后因势利导逃离生天;现下唯有故技重施了!只盼自己这么一来,不会将这即将喷发的火山提前引爆……

当下大喝道:“鱿鱼快走!”周身真气如潮汐瞬息调集,滔滔灌注於右掌,默念“千重浪诀”,猛地朝着晃动沸腾的岩浆红海一掌击下!

手掌中蓦地爆放蒙蒙冰霜白气,夹带着雄浑汹涌的真气,宛如千重万重雪白巨浪刹那崩爆,轰然撞上那赤红色的沸腾火海。

“轰隆隆!”山腹中惊雷万响,山崩地裂,巨石横飞怒舞。

所有的岩浆仿佛尽数翻飞炸起,火光冲天,耀眼夺目,如同万千巨龙同时怒舞腾空。到处是高窜的火光红浪,到处是翻飞的滚烫岩浆。红线纵横飞舞,“哧哧”之声大作,山腹中白烟瞬间弥散。

拓拔野因势利导,藉着这反撞产生的惊天巨力,闪电似地腾空射去,与蚩尤一起,在无数火柱烈焰之中穿行绕舞。

火势极是凶猛,岩浆飞溅。两人护体真气蓬然怒放,但瞬息之间,身上依旧被烧灼了不少伤痕;然而这烧灼的疼痛,比起救出纤纤的欢愉,实在算不得什么!蚩尤将纤纤紧紧护在身下,与拓拔野一道纵声狂呼。

太阳鸟在熊熊烈火之中欢声啼鸣,不住地吞食火球赤焰,振翅高飞。

拓拔野翻身跃上飞翔而来的一只太阳鸟,拍拍它的脖颈,哈哈笑道:“走吧!”

当是时,那赤铜盘在空中轰然急转,道道紫红色光波离心甩脱,越来越强,飞涌而上的火柱、岩浆仿佛被利刃倏然削断。那赤炎金猊兽也变得越来越大,红鬃飞扬,嘶声狂吼,团团火球从它口中爆飞而出,几只太阳鸟怒啼声中纷纷败退。

眼看着那赤炎金猊后腿中已有一只从赤铜盘中挣脱,烈烟石失声道:“小心!赤炎金猊要出来了!”

赤炎金猊兽低下头来,血红色的凶睛愤怒地瞪视着从漫漫火焰中飞翔而来的拓拔野与蚩尤,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吼声,獠牙交错,涎水不住地滴落。突然震天狂吼,红鬃犹如蓦地爆炸开的烈焰,一团巨大的火焰“轰”地一声从它的巨口中喷薄而出,朝着拓拔野三人射来。

火焰狂舞,半空中突然卷起狂烈的滔滔火焰,熊熊烈浪犹如千万座大山突然崩塌,带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朝着拓拔野三人当头压下。

拓拔野与蚩尤齐声大喝,猛地四掌齐推,碧光爆涨,迅猛的真气如刀锋般迎空怒斩,破入那滔天火焰之中。

“轰”地一声巨响,碧木真气四下崩散,那漫漫火焰爆炸开来,竟在刹那间增大了一倍有馀,汹涌的气浪当空拍下,红光眩目。

太阳鸟尖叫怒啼,竟被硬生生朝下拍落了近丈!而拓拔野与蚩尤亦被强猛得难以想像的巨浪迎头痛击,只觉得眼前一黑,气血翻涌,身形剧烈摇晃,险些仰面摔下鸟背。

两人心中大骇,自己二人内伤未愈,摔不及防,被这凶兽迫退倒也罢了,这太阳鸟之强猛,在神兽圣禽之中当属超一流,竟也被这赤炎金猊兽瞬间击退。两人对望一眼,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当日火族何以纠合赤帝等三十六位绝顶高手之力,方能将这妖兽封印入赤铜盘中。眼下这妖兽尚未完全解印,就有如此惊人之威,一旦从赤铜盘中逃离出来,岂不是要天下大乱吗?

赤铜盘呜呜旋转,红光旋舞,紫气纵横,那赤炎金猊兽嘶吼挣扎,仅有一条后腿在盘中,颗颗火球从它口中怒射飞舞,所到之处,洞壁迸裂,山石激舞。

通往上方火山口的道路,已经被这火族千年前的图腾神兽完全封住。

与此同时,山腹中的岩浆开始剧烈地翻滚沸腾,一大串一大串的气泡滚滚冒出,巨大的漩涡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猛烈搅动,那紫色的光芒在岩浆之上翻腾成泡沫似的巨浪,道道火浪喷射腾空,岩浆发出“咕噜噜”的巨响,蓦地上涌,刹那间就涨高了三、四丈。

赤炎山即将彻底喷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