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章怒火焚情

“轰隆隆!”赤炎山顶传来接连不断的闷雷轰响,赤霞仙子抬头望去,火光映红了整个天空,看见滚滚黑烟如乌云蔓延。众人一时间忘了格斗,目瞪口呆地望着山顶,都流露出惊恐万状的神情。

突然,几百颗艳红色的火山弹“丝丝”破空飞扬,在空中划过道道优美的弧线,纷扬陨落。其中一颗流星似的飞速冲来,正好没入赤霞仙子身旁一个南荒蛮兵的头颅。“嗤”地一声,白烟缭绕,那蛮兵嘶声惨叫,发狂似地伸手抓挠,翻倒在地,在草丛中打了打滚便伸腿断气。

赤炎山开始微微震动,四周碧树纷摇,林海起伏。那些云霞般漫漫一片的火树红花,在漫天红光映衬下显得越加绚烂,仿佛团团烈火,在半山熊熊燃烧。琉璃金光塔如冰山雪柱巍峨矗立,在赤树火光之中闪着金色光泽。

塔下人海漫漫,刀戈如林。无数的火族卫士与南荒蛮兵潮水般包拢围攻。

赤霞仙子素来平定如止水的心中,此刻也不禁涟漪阵阵,眼看赤炎山即将爆发了,但她依旧不能冲透这些阻兵,这琉璃金光塔下的守军,竟远远超出她的估算。除了那不廷胡余、因乎两大仙级高手外,赫然还有红澜城城主红澜刀罗遥、西海城幻法师乌金林羽、南荒二十六位穷凶极恶的高手以及至少三千名的混合精兵。

苦斗小半时辰,自己从赤炎大牢中带来的二十几位将士已经尽数阵亡,只有她与烈炎二人在与这些叛贼苦苦激战。虽然敌军亦被斩杀八百余人,南荒众凶也伤亡过半,但她想要在火山爆发之前冲透这重重阻截,开启琉璃金光塔,却是难如登天。

眼下烈炎被罗遥、乌金林羽、六大南荒蛮人以及数百卫士围攻,险象环生;而她亦陷入千余卫士的包围,周遭那矮胖的因乎与高瘦如竹的不廷胡余如影随形,交替进攻。因乎的“紫炎风螺角”风势猛烈,真气凌厉,忽而化为紫色光刀,狂风暴雨般地劈斫;不廷胡余的那对火蛇鞭飞扬卷舞,诡异难测,动辄有致命之击。当世两大仙级幻法师的夹击,即便以她的修为本领,亦觉得颇为吃力。

如此苦斗不休,纵然能安然无恙,也无法接近琉璃金光塔分毫。

形势危急,只有奋起全力一搏了!赤霞仙子轻叱一声,素手翻飞,右掌掌心突然跳出一团青紫色的火焰,摇曳跳跃,倏地延展开来,化为一柄五尺余长的光火剑,红紫色的光晕闪烁夺目,吞吐伸缩。

火族卫士中有人惊声大叫:“紫火神兵!”话音未落,那光火剑红芒爆舞,划过数十道绚丽的圆弧,接连不断地斩在因乎的“紫炎风螺角光刀”之上,“噗噗”轻响,紫光朵朵飞舞,气浪澎湃,因乎闷哼声中朝后倏地退却。

不廷胡余大喝一声,双掌交错念诀,火蛇鞭双双电射,朝着赤霞仙子飞去。“轰”地一声,两条火蛇鞭突然幻化为两只巨大的赤火金蟒,交错弹舞,巨口森然咬噬。

赤霞仙子翩翩御风飞翔,红袖飘舞。左手张处,流霞镜闪起眩目红光,“呼呼”声中破空旋转飞舞,道道流霞赤光如缤纷霓虹,倏然将那两条赤火金蟒紧紧缠住。

那光火剑在她素手中眩目旋转,“嗤”地一声化为一道红光火箭,“咻”地破空激射,风雷霹雳般电射不廷胡余。

不廷胡余默念法诀,手掌翻飞,两条赤火金蟒却丝毫无法动弹。眼见光火箭呼啸怒射而来,心中大骇,猛地飞腿横扫,一道红光从他腿上绽爆而出,“轰”地直撞那道光火箭,“砰”地一声爆响,红光炸散。不廷胡余周身一震,面色陡然苍白,松开双手,朝后疾退。赤火金蟒登时被流霞光带缠绕着朝后飞去。

赤霞仙子红影飞闪,乘着因乎与不廷胡余左右撤退的刹那良机,从千百人潮头顶掠过。流霞镜红光电闪,无数道霞光纵横飞舞,所到之处,兵器纷纷断折,鲜血飞溅,惨叫迭声。

不廷胡余喝道:“哪里走!”掌心中突然亮起两个金红色的光芒,仿佛两条金蛇跳跃缠舞。手掌交错,旋转摩挲,金光隐隐爆涨。

赤霞仙子霞光带缠绕的两条赤火金蟒突然腾空飞扬,彼此交缠绕舞,猛地将霞光带层层收卷,朝后拖去。与此同时,因乎的“紫炎风螺角光刀”呜呜呼啸,闪电破空,朝着赤霞仙子的背影当头斩下。

赤霞仙子头也不回,流霞镜急速旋转,“噗嗤”一声,缠绕住赤火金蟒的霞光带登时崩断,赤火金蟒猛然朝后脱离飞舞。右手一翻,那道紫火神兵“呼”地变成巨大光盾,倏然防护在她头顶。

“乓!”一声爆响,紫炎风螺角光刀朝后弹飞。

赤霞仙子衣袂飘飞,红云般朝着琉璃金光塔飞掠而去。紫火神兵化做光盾,紫光耀眼,防护在后;流霞镜旋转飞舞,霞光纵横,开路在前。

因乎与不廷胡余一左一右,闪电追去;紫炎风螺角光刀与火蛇鞭光芒电舞,在夜色中绽放眩目红光,千变万化,刹那间又将赤霞仙子苦苦缠住。

赤炎山顶,火山裂口,道道艳红色的火山弹如红雨火箭,密集喷射而出,在彤红的夜空绚烂绽放,如漫天烟花,炽热狂风鼓舞肆虐。

烈烟石骑着太阳乌在上空盘旋,穿梭于一道道赤焰火箭之间,面色越发苍白,心中惊骇紧张。倘若蚩尤三人不能及时突破赤炎金猊兽,冲出火山口,那沸腾的岩浆喷薄轰炸之时,蚩尤纵有铜头铁臂,也只能化为一滩铁水!

火山口外,那喧嚣的鼓乐声风雷急奏,透过爆炸声、燃烧声、风声与惨叫声,急促地敲击在她的心头。她嘶声叫道:“蚩尤!乘着赤炎金猊还未解印,快些冲上来!”

拓拔野与蚩尤齐齐大吼,御鸟直冲,苗刀无锋在山腹的漫漫火光中闪起青绿碧翠的冲天光芒,犹如两道闪电轰向赤炎金猊兽。

赤炎金猊兽伏身狂吼,五、六个火球爆射飞舞,轰然连响,夹带着汹涌不绝的狂肆气浪疯狂地怒拍夹击。苗刀无锋的凌厉刀气被那层叠真气热浪冲击,登时溃散开来,在山腹中四下迸飞,碎石飞舞。

拓拔野三人再次被那火球气浪硬生生迫得朝下跌落。

山腹中轰然巨响,岩浆迸炸着,汹涌着,仿佛无数只红色的巨手朝上张扬,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狂肆;片刻之间,那岩浆火海又增高了近十丈。

拓拔野三人六鸟,朝着赤炎金猊兽接连不断地冲击,但每一次都被它的烈火与气浪迫退。眼见那岩浆越来越汹涌,随时都将爆发,两人的心中也不禁焦躁起来。

蚩尤怒火沸腾,喝道:“他***紫菜鱼皮,这畜生!”他蓦地将纤纤抛到拓拔野的怀中,叫道:“乌贼,没有其他办法了!我去缠住这畜生,你带着纤纤先从旁边冲出去!”

拓拔野一楞,怒道:“你疯了吗!与这畜生缠斗,即便不死,也要被这岩浆烧化了!”

蚩尤吼道:“少罗嗦!你送走纤纤再来救我便是!”不等拓拔野回答,狂吼道:“红毛狗,让蚩尤爷爷宰了你烤肉!”驾御着太阳乌急电上冲、苗刀如狂飙般怒斩而上。

赤炎金猊大怒,震吼喷火,火光爆舞,气浪如锤,登时将蚩尤打得喷出一口鲜血。但他怒吼叫骂,飞身扑上,竟然奇迹般地冲过一团汹涌的火球气浪,跃到了赤炎金猊身旁。

“鱿鱼!”拓拔野大吼声中,泪水模糊了视线,嘈杂轰响中,他听见上方传来烈烟石哭泣般的尖叫声。

蚩尤朝着拓拔野怒喝道:“快走!”闪到赤炎金猊兽身侧,挥舞苗刀,一式“春雷诀”朝着赤炎金猊兽雷霆万钧地斩下。赤炎金猊兽红鬃怒爆,猛地转身一爪打来,红光电舞,蚩尤刀锋气芒尚未触及妖兽,已被那一爪打中肩膀,登时横飞后跌,猛撞在岩壁上,嘴角沁出血丝,肩膀仿佛迸裂了一般,痛入骨髓。

“轰!”巨响连连,橘红色的滚滚岩浆突然喷薄爆舞,从拓拔野身边缤纷窜过。

拓拔野咬牙道:“鱿鱼,我马上回来!”抱着纤纤,叫道:“鸟兄,走吧!”那只太阳乌冲天飞起,另外五只太阳乌则齐齐怒叫着扑向赤炎金猊兽。

蚩尤叫道:“红毛狮子狗,爷爷在此!”鬼魅般掠来,与众太阳乌一道围住它缠斗。赤炎金猊兽狂怒之下,甩头拍爪,登时将蚩尤与几只太阳乌打飞。

拓拔野便乘此时,怀抱纤纤,御鸟电冲。无锋剑猛地破开赤铜盘的紫色旋光,穿过那剧烈震动的光波,冲天飞去。含泪低头望去,蚩尤浑身血痕,正怒吼着与妖兽激斗。下方,艳红的岩浆疯狂翻腾,即将狂肆喷爆。

他咬牙昂首,心道:“鱿鱼,千万支撑住!”抱紧纤纤,终于冲出了火山口。

蚩尤见拓拔野带着纤纤飞出那裂口之外,心中方自舒了一口长气,赤炎金猊兽腾越狂吼,剩余的那只后腿也即将脱离赤铜盘。狂吼声中,回身扑剪,两只前爪一齐拍下,红光气浪迸爆开来,登时将两只太阳乌打得尖叫退开。那狂猛气浪卷舞如紫风,轰然冲向蚩尤。

蚩尤大喝一声,奋尽全力挥出威力强猛的神木刀诀,但碧光尚未在刀锋上扩散开来,那道紫色气浪便轰然撞至。蚩尤只觉双臂酥麻,苗刀险些脱手飞出,当胸遭受重锤,仿佛身体被打得粉碎。眼前一黑,喉中腥甜,脑中一片迷糊,周身经脉如烈火燃烧,蓦地朝下坠落,耳边听到烈烟石的哭叫与太阳乌的悲鸣;炙热的气浪与火焰从下方汹涌拍来,似乎在欢呼着将他吞没。

山腹中爆响轰鸣,火光狂烈,岩浆飞溅。几只太阳乌猛地抓起蚩尤,在跳跃狂吼的赤炎金猊兽与滚滚沸腾的岩浆之间旁徨。岩浆节节升高,红苗奔窜,太阳乌所能周旋的空隙越来越小……

※※※烈烟石嗓子已经沙哑,全身剧震,泪水汹涌;体内的情火从未如此刻这般猛烈沸腾,炙烤着她的五脏六腑,炙烤着她寸寸绞断的柔肠。心室在猛烈地扩张,每一次震动都被心锁牢牢箍束,带来撕裂般的疼痛。

赤炎金猊兽就要出来了!这赤炎山也即将爆发喷薄!那时赤炎城方圆数百里,都将成为一片荒芜废墟。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世界已经被赤炎金猊封闭于这火山中,将先赤炎城而毁灭。

刺眼眩目的火光剧烈地闪耀,太阳乌在火光中悲啼飞舞,那只赤炎金猊咆哮着,跳跃着,即将从赤铜盘中跃出;金红色的赤铜盘,在那妖兽的上方缓缓旋转,一道道紫色的光弧悠然飞舞。

她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呢?天地轰鸣,赤炎山剧烈震动。

烈烟石苍白的脸客突然涸开娇艳的红晕,翠绿色的眼波变得说不出的柔和。低声道:“蚩尤,蚩尤……”突然从太阳乌上一跃而下,仿佛一团燃烧的烈火,翩翩飞入那红光闪烁的世界。

迷糊之中,蚩尤突然听见赤炎金猊兽一声愤怒的狂吼,费力地睁开眼睛望去,只见那只巨大的妖兽在空中陡然扭曲,化做一道红光收入赤铜盘中,唯有巨头和前爪依旧在狂怒地扭舞拍打;而那赤铜盘正被一个红衣女子紧紧地抱在怀中,流星般地朝下坠落。

轰鸣爆响,火光耀目;红影闪掠,刹那交错。

那红衣女子从他身边翩翩掠过,在彼此交错的刹那,他看见那莹白娇艳的脸容上,一双春水似的眼波温柔地凝望着他,一颗晶莹的泪水透过弯弯的睫毛,在风中飞散成淡淡的轻烟,嘴角的笑容甜蜜而又悲凉。

蚩尤心中震动,突然想起她是谁了,奋尽全力伸出手,想要将她的手腕抓住,但他这次抓到的,只是一掌空茫的热风和跳跃的火雾。

烈烟石急速坠落,素手朝着他笔直地伸展,兰花似的手指在空中慢慢的曲收,泪水一颗接一颗地涌出。

蚩尤想要大声呼叫,喉咙中却干灼如火烧。眼前红光缭乱,他的意识又渐转模糊。

火光熊熊,那凄伤的笑容、化为轻烟的泪水,终于消失在漫漫火海,但却烙印在蚩尤昏迷前的脑海中。

赤炎山顶轰雷滚滚,黑烟厚厚堆积,一道又一道橘红色的火光破天而去,缤纷的火山弹如红色流星雨般漫天滑落。

赤炎山急剧震动起来,山腰上的卫士们面面相觑,全身颤抖。因乎喝道:“杀了这两个叛贼,咱们立即离开此地,否则谁也别想活着离开!”众土兵战战兢兢地齐声呼应,发狂似地朝着赤霞仙子与烈炎涌去。

红光冲天,霞带缠绕,赤霞仙子所到之处,鲜血喷射激涌,惨叫声不绝于耳。

叛贼潮水似地涌上来,无数的刀戈,无数的箭石在眼前迅速晃动;烈炎长枪飞舞,也不知挑死了多少南荒蛮兵与火族卫士,身上鲜血染透,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敌人的。

罗遥的红澜刀与乌金林羽的燃眉金剪在身旁穿梭飞舞,热浪真气汹涌交织。烈炎已经有些精疲力竭,但胸中的怒火与豪勇之气却是越燃越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有多少敌人,一定要杀透重围,救出赤帝!

山顶接连不断地轰然巨响,半山崖上悬空的巨石突然迸裂,轰隆隆地滚落飞砸下来,一路磕磕碰碰,夹带着越来越多的落石,跳跃着砸人乱兵群中。登时“咯咯”地压倒了一片,鲜血、脑浆冲天激溅。

两个巨石当头朝赤霞仙子砸来,赤霞仙子右手翻转,紫火神兵化做巨大光盾旋转腾空,将巨石挡飞开去。便在此时,因乎的紫炎风螺角光刀与不廷胡余的火蛇鞭齐齐攻到,赤霞仙子流霞镜一转,霞光破舞,将紫炎风螺角光刀瞬息缠住,但是却来不及避开火蛇鞭。

“啪!”两道火蛇鞭破入赤霞仙子的护体真气,重重地抽在她的左肩与后背。赤霞仙子周身剧震,檀口微张,一道血线喷飞而出。红衣倏地迸裂开来,露出一大块雪白的肩膀与后背,在两道深凹的血痕映衬下,更显得晶莹白腻。

不廷胡余素来好色,登时欲火如焚,双目尽赤,笑道:“原来老太婆的皮肤还光滑得很!”火蛇鞭接连飞舞,狂风暴雨般密集抽打。

赤霞仙子被他两鞭击中,真气崩散,虽然立时翻转紫火神兵飞旋格挡,但仍然被他抽中数鞭,登时衣裳褴褛,寸缕飞扬。不廷胡余哈哈**笑,精神大振,真气滔滔,蛇鞭纵横。

赤霞仙子大怒,念力毕集,后背衣裳复合如初。真气汹涌,流霞镜猛地亮起绚丽无匹的七色霞光,闪电般电射不廷胡余。不廷胡余不敢硬接,立时抽身飞退,但因乎的光刀却乘势破入,登时又将赤霞仙子迫得险象环生。

赤霞仙子急怒之下,被困乎二人乘隙反制,登时落于下风。

忽听有人哈哈大笑道:“赤飙怒啊赤飙怒,原来你也有今日吗?”声音如惊雷连奏,几十个火族卫士脑中嗡然一响,登时倒地昏厥。

众人大惊,回头望去,只见琉璃金光塔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那人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乌金长衫,蓬头垢面,乱须如草,满脸玩世不恭的笑容,双手插着腰在琉璃金光塔下绕走;明明是个邋遢乞丐,但眉宇之间神采飞扬,众人只看了半晌,便觉得他又分明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赤霞仙子蓦地一楞,觉得此人好生睑熟,但这危急关头却记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但是心中莫名地狂跳起来,充满了强烈的不安。

因乎喝道:“给我拿下!”数百个卫士狂呼呐喊,汹涌冲去。

那乌衣人哈哈狂笑道:“老子在这里拜访故交,你们这些臭鱼烂虾捣什么乱?”“呼”地一掌拍出,掌心爆出眩目无匹的红光,刹那间迸炸为狂猛气浪。

“轰”地一声,一大片红光气浪呼啸卷过,周围树木纷纷“喀嚓”倒折,断木飞舞;冲在最前的一百多名卫士惨叫声中冲天飞去,四下抛落。悲呼迭起,有的被尖利的树枝贯穿,有的迳自落下万丈悬崖,有的被凸出的崖石撞死,血流成河,尸横满地。侥幸不死的,也悄悄从草丛中爬起,溜之大吉。

众人大骇,就连赤霞仙子、不廷胡余这些超一流高手的心中,也充满了莫名的震骇。此人仅以这随意挥洒的一掌就可以将一百多名卫士打飞,真气之强,竟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强上几倍,那乌衣人嘿嘿笑着,环视众人,突然望着赤霞仙子笑道:“这位仙子,不是要打开这琉璃金光塔,请赤飙怒出关吗?眼下赤炎山就要爆炸,再这般拖延时间可就来不及了。”

赤霞仙子淡淡道:“多谢提醒。”猛地朝琉璃金光塔掠去。

因乎、不廷胡余又惊又怒,喝道:“站住!”猛地疾扑而上,光刀与火蛇鞭瞬间卷起惊天动地的赤火真气,排山倒海似地朝赤霞仙子猛攻而去。众卫士杀声狂吼,纷纷阻截赤霞仙子。

乌衣人笑道:“这么多须眉男儿一起对一个女流之辈下手么?老子还真看不过去哩!”身影一闪,蓦地冲来,双掌一翻,红光怒舞。

“轰!”地一声巨响,惨叫悲呼,无数人影炸飞开来,血雨喷飞。

因乎、不廷胡余只觉眼前一晃,那人竟已冲到身前,双手随意拍舞,两道红色气浪当空冲来,正好撞到他们的紫炎风螺角光刀与火蛇鞭。

“轰隆!”一声巨响,因乎与不廷胡余全身剧震,面色惨白,腹内宛如翻江倒海,郁痛已极,身不由己地朝后飞退,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方觉得胸中那窒堵之意消散开来。

乌衣人讶然道:“好本事,原来火族之中又多了这许多高手吗?”飘飘飞舞中,双掌横扫,红光流转迸扬,众卫士断木落叶似地四下乱飞。转眼间又死了两百多名南荒蛮军与火族卫士。

因乎、不廷胡余惊怒交集,众人也都瞠目结舌,呆呆站立,心中均想:“这人究竟是谁?”

烈炎又惊又喜,此人虽然身份不明,但眼下看来似友非敌。有他相助,因乎、不廷胡余再也不能阻止赤霞仙子开启琉璃金光塔!

赤霞仙子翩然飞舞,御风飞行,转眼已经掠到琉璃金光塔脚下。

因乎胖脸上绿豆小眼光芒闪烁,沉声道:“朋友,此事乃是我们火族家事,能否请高抬贵手,由我们自己了断?”

乌衣人哈哈笑道:“嘿嘿,可惜这事也是我的家事,我也想亲手了断,所以是非管不可。”

因乎、不廷胡余惊怒如沸,眼见赤霞仙子腾空飞掠,就将到达琉璃金光塔顶,倘若被她打开这圣塔,放出赤帝赤飙怒,他们还有活路吗?当下杀气陡生,齐声喝道:“那就对不住了!”

因乎“呜呜”吹奏紫炎风螺角,一道紫色炎风“轰”地一声,从那号角中鼓舞冲出,旋转如牛角,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周围树木急剧摇摆,众卫士面色大变,纷纷后退。地上的碎石、断木、树叶,以及残肢断体沙沙移动,轻轻跳跃,然后猛地冲天而起,四面八方汇集到那紫色炎风中。

烈炎面色微变,因乎的紫炎螺风威势强猛,一旦被其卷入,任你有通天之能,也要被绞杀成寸断飞出!只是这紫炎螺风每用一次,对真元的消耗极大,必须精心修养三、五个月方能恢复。看来因乎此番是要与这乌衣人一决生死了!

不廷胡余全身红光隐隐,衣裳鼓舞,眼中厉芒闪烁,缓缓咬破手指,将鲜血涂在那火蛇鞭上;火蛇鞭不住地抖动,突然发出呜呜怪叫声。他手指一弹,两条火蛇鞭在空中绞扭飞舞,突然发出刺眼金光。众人凝神再望时,两条火蛇鞭已经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双头赤火金蟒,红信卷舞,口喷烈火。

不廷胡余的火蛇鞭乃是取南海凶兽双头赤金蟒的两根脊骨制成,以鲜血涂之,诵念法诀,就可以唤醒蛇骨中的凶神,并以自己的念力完全掌控蛇灵,发动凶猛攻势。只是这法诀对元神的消耗极大,倘若元神虚弱之时,稍有不慎,反而会被双头赤金蟒的凶神反噬,是以不到万不得已,不廷胡余也不会使出这法诀来。

紫炎风势越来越猛,蓦地扩张为直径六、七丈的龙卷风,呼啸着朝那乌衣人冲去。

与此同时,那双头赤金蟒半空翻腾,闪起耀眼金光,突然飞窜到草地上,紧贴着起伏不定的绿草,闪电般朝乌衣人滑去。

杀声震天,两千名卫士在罗遥、乌金林羽等人的率领下,朝着琉璃金光塔围涌而去。箭石如雨,纷纷射向在塔顶临风而立的赤霞仙子,而将烈炎孤身一人抛离在火树红花丛中。

乌衣人哈哈笑道:“果然有些本事!”突然张口吐出一道耀眼白芒;白芒弹飞,迳自飞入那急速旋转、当空压迫而下的紫炎螺风中。那紫色的龙卷风中突然闪过刺眼夺目的白光,仿佛玉龙飞舞,银河倒泻。

“砰”地一声,紫炎螺风炸飞开来,无数的碎叶、断木、碎石与残肢暴雨般地纷飞溅射,宛如箭石一般射入那漫漫人海中。众卫土纷纷惨叫,横死当场。

因乎两腮陡然鼓起,仰天喷出一道血雾,重重跌坐在地,面无人色。

不廷胡余大吼一声,那双头赤金蟒金光闪动,猛地将乌衣人紧紧缠住,两个巨头伸缩弹舞,猛地朝他喷出一团烈火。

乌衣人哈哈大笑,那烈火在他身上熊熊燃烧,他竟若无其事。右肩耸动,突然从巨蟒绞缠中脱出,猛地抓住那双头赤金蟒的七寸;不廷胡余“啊”地一声,脸如金纸,吐舌不已,朝后疾退,险些摔倒。

那道白芒在空中悠然翻转,闪电般劈下,没入双头赤金蟒的身躯,光芒迸爆。“喀嚓!”双头赤金蟒倏地断为两截,飞回到不廷胡余的手中。乌衣人大笑声中,松开右手。不廷胡余面色惨白,跪坐在地,心中沮丧恐惧无以复加。

※※※当是时,只听“轰隆隆!”接连巨响,整座赤炎山都在猛烈震动,无数的山石轰鸣滚落,密雨似的砸向山腰上的众人。两千名卫士惨呼声中,纷纷被砸成肉酱血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滚滚黑烟在山顶突然扩散,闷雷连响,赤炎山顶蓦地喷出无数红紫色的火焰,冲天激涌。冲天红光中,无数道艳红色的弧线仿佛红色菊花般怒放,纵横飞舞,流星雨般地滑过天空,缤纷如烟花。那赤红色的火浆在空中扩散开来,猛地急剧落下,落在山上,沿着陡峭的山势汹涌冲下。

众人魂飞魄散,狂呼道:“赤炎神发怒啦!”再也顾不得任何事情,数千军士一哄而散,朝着山下没命狂奔。

因乎与不廷胡余对望一眼,神色大喜。真气迸爆,腾空掠起,御风飞行,朝着城外飘飘飞去。

烈炎仰望着那滚滚黑烟与彤红色的夜空,望着那汹涌喷薄的滚烫岩浆与冲天烈火,心下大骇,祝融与拓拔野终究还是没能阻止赤炎山的爆发!猛地转头望去,琉璃金光塔顶光芒耀眼,层层金色光晕扩散开来,琉璃圣火杯在金光中缓缓转动。赤霞仙子临风而立,红衣飘飞,口中尚在默默念诀。烈炎不由大为焦急,心猛地吊到嗓子眼上,随时都要蹦出来一般,暗暗不住地叫道:“快些!再快些!”

山顶上黑云滚滚翻腾,层层叠叠向上翻涌,仿佛无数黑色的巨浪在空中汹涌蔓延。艳红色的火焰冲天跳跃,熊熊火光映照在那黑云上,黑云下方顿时变成亮红色。那艳红色的黑云在山顶闪闪发光,翻滚着,奔腾着,越积越厚,仿佛蓄劲待发的空中巨浪,随时要汹涌奔泻一般。

“发光云!”烈炎心中大凛,他曾经听长辈说过,赤炎神暴怒时,赤炎山中就会喷出这种恐怖的发光云,其流动的速度远远胜过普通的岩浆,但温度比岩浆还要高上百倍。当这炽热的发光云沿着山坡朝下汹涌席卷,就会像烈火飓风一样地肆意横扫,毁灭一切!

轰雷似的爆响声中,滚滚发光云开始逐渐压下,仿佛无数黑红色的巨兽汹汹奔腾,狰狞咆哮,随时要冲将下来。

那乌衣人仰天大笑,朝着琉璃金光塔摇头道:“赤飙怒,你让我等了一百多年,自己竟做了缩头乌龟么?嘿嘿。”笑声愤怒悲凉。突然冲天飞起,穿过漫天缤纷飞舞的道道红线,在彤红色的夜空下飘然飞行,转眼不见踪影。

烈炎听他话语好生奇怪,不知此人究竟是敌是友。但此时已无暇多想,仰头观测那层层压低的漫天发光云,不住地扭头扫望琉璃金光塔,心焦如焚。

“轰隆隆!”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响,仿佛天瞬间崩塌。烈炎心猛地一紧,抬头望去,面色大变,惊呼失声。

那漫天发光云黑压压红彤彤地翻腾着,猛地迸炸开来,沿着赤炎山顶汹汹如狂地往下冲泻!

轰雷爆奏,仿佛海啸巨浪,无数白热光芒的巨大浪头层层翻涌,咆哮奔腾,又仿佛千万只巨大的白马齐头并进,嘶鸣奔驰,以飓风般的惊人速度汹涌滚下。炽热的气浪轰然扑面,无数的巨石、滚烫的碎屑暴雨般地倾泻下来。

烈炎心中震骇,护体真气迸放,—头叫道:“仙子!发光云来了!”

赤霞仙子听若罔闻,衣袖飘飞如浪,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辞。琉璃金光塔幻光流舞,忽而金光闪闪,忽而红光冲天,忽而白光爆射。

突然天空中传来嗷嗷怪叫,在那喧嚣奔腾的滚滚发光云前,七道红影闪电般急掠而来。烈炎凝神望去,大喜叫道:“师父!拓拔兄弟!蚩尤兄弟!”

太阳乌欢鸣怪叫,交错翱翔,刹那间就已飞到烈炎眼前。太阳乌上坐着的,赫然正是祝融、拓拔野、蚩尤与纤纤,只是蚩尤与纤纤似乎都在昏迷之中,祝融面色惨白,仿佛受了不轻的内伤。

原来在那赤炎山顶,当拓拔野飞出火山口,将纤纤放到岸边安全处,再赶回火山口解救蚩尤时,正好看见六只太阳乌护送着昏迷中的蚩尤从火山口腾空飞出。拓拔野四下扫望,看不见烈烟石,也看不见那狂嘶咆哮的赤炎金猊兽,心中登时猜到了大概。

这时赤炎山已经开始迅猛喷薄,火山弹纵横飞舞,岩浆汹涌飞溅。情势危急,不容多想,拓拔野带着昏迷的纤纤与蚩尤御鸟逃离,穿越山顶之时,正好遇见祝融。祝融在那玉台上与火正仙激战,将其制服,一时心软不忍下手,却反被吴回所乘,打成重伤。

当下四人一齐骑乘太阳乌,赶在山顶那漫天发光云汹涌翻滚之间,飞下了赤炎山。

烈炎心中一凛:八郡主呢?待要相问,却听祝融沉声道:“赤帝呢?”话音未落,上方又是一阵山摇天崩,彤红浓黑的乌云在山顶滚滚蔓延,漫山发光云怒吼呼啸,层层巨浪轰然卷舞,泡沫翻腾,沿着悬崖斜坡风雷滚落。如雪崩;如瀑布;如千万银狮凶猛狂奔怒舞。炽热灼烧的气浪飓风席卷,所到之处,树木山石“轰”地化为灰烬,四下崩散。一大块横斜半空的崖石突然碎裂,在那蒙蒙白浪中化为无数沙砾,瞬间消逝。

那光云雪浪高低跌宕,翻腾滚进,倏地掀起百丈高,崩山裂地地冲泻而下,眼看就要将他们迎面吞没!

众人大骇,拓拔野叫道:“快走!”一把将烈炎拉上太阳乌,太阳乌齐声欢鸣,朝着城外展翅怒飞。烈炎回头叫道:“仙子!”

忽听一声迸雷似的爆响,震得众人蓦地一抖。转头循声望去,见那琉璃金光塔冲天飞起,塔下红光紫气蓬勃飞舞,一道人影急电般冲出!赤霞仙子红衣飘飞,横斜御风而来,明眸熠熠,脸上又是欢喜又是倦怠。

众人大喜,琉璃金光塔终于打开了,心中又是一紧,那人便是赤帝吗?

“轰隆隆!”巨响声中,崩云雪浪雷霆万钧冲泻而至,无数白色怪兽似的浪头咆哮着猛扑而下,包卷吞噬那闪闪发光的琉璃金光塔。

只见那人在空中纵声怒吼,声如狂雷,山石迸飞。双掌翻飞,一道狂猛红芒陡然迸爆,冲天狂舞,“轰”地一声,在空中化为一条巨大的火龙兽头,呼啸着撞向那汹涌澎湃的发光云浪。

祝融缓缓道:“是他!”语气中掩不住欢喜激动。烈炎、拓拔野尽皆大喜。

“轰!”地一声惊雷爆响,那百丈高的滚滚云浪竟然被那道红光打得朝后崩散飞舞,撞到后涌而至的滔滔雪云,登时轰然连响,在空中掀起数百丈高的恐怖巨浪,绵延翻滚,如千万白龙腾空跃舞,在半空稍稍停顿,突然狂冲而下。

那人哈哈大笑,就在发光云浪停顿的刹那间,双手舞诀,全身绽开姹紫嫣红的绚丽光芒。那琉璃金光塔猛地金光爆舞,倏地化成三尺来长的小塔,闪电般向那人飞去。

那人长啸声中,将琉璃金光塔收入袖中,与赤霞仙子一道朝外急电飞翔。两人红影飘动,瞬息间便飞到数百丈之外,宛如红霞流云,不知所踪。

滚滚发光云狂啸着汹涌席卷,在山腰猛地崩炸开来。地动山摇,雷鸣滚滚。拓拔野众人骑鸟翱翔,回头望去,漫漫无边尽是滔天云浪,轰然四爆,千里崩雪。

漫山遍野、数百丈高的光云雪浪,以飓风海啸之势,在他们身后翻腾追涌,在彤红色夜空与黑红色滚滚鸟云映衬下,犹如银狮怒马,崩雪春江。

炎风炙浪铺天盖地,火光红线纵横闪舞,轰然雷鸣中,众人长声呼啸,骑乘太阳乌冲天翱翔,刹那间已飞到十余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