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七章百年情仇

轰雷不断,热风呼啸鼓舞,无数约丽红艳的火山弹“咻咻”破空,在拓拔野等人身边纵横飞舞,将他们的脸容映照得红光跳跃。

回头望去,距离那赤炎山已有数十里之遥。血红色的夜空中,滚滚黑云从赤炎山顶爆炸翻腾,直冲起数百丈高。黑云红光闪烁,同时又镶镀着耀眼白边,层层汹涌,妖艳而诡异。

每一次轰雷爆响,那汹汹黑云就要膨胀爆炸近一倍。

山顶汹涌喷薄的红光将那赤黑色妖云映照得光怪陆离,变幻莫测。密集缤纷的赤红火线从乌云层中飞溅抛射,飞到数里甚至数十里外的地方。

黑云翻滚着,突然一层一层地崩塌,化为耀眼的白光雪云,如巨浪一般从赤炎山顶沿着陡峭山坡,西面八方翻涌奔腾,倾泻而下;一浪高过一浪,前仆后继地狂飙席卷。整座赤炎山上仿佛雪崩一般,白雾纷扬。

发光云怒吼着汹涌卷舞,所到之处,一切崩飞碎裂,烟消云散。滚滚雪云白浪如山洪一般冲卷着赤炎城,高楼街巷宛如泥捏纸糊,纷纷坍塌迸飞。那巍峨的金刚塔、险峻雄伟的红色城墙,也在发光云的汹涌冲击下轰然倒塌。雪浪滔滔,城墙红砖随波逐流,朝城外卷舞,蓦地纷纷燃起赤红火光。

刹那之间,这大荒第三名城便被赤炎山瞬间爆发的发光云夷成一片平地。

重重云山雪海倾倒翻腾,继续朝着城外绵绵青山席卷而去。火光冲天,城外群山之间万兽惊嘶狂奔,九族蛮兵、火族军士以及刑天的战神军纷纷溃散,惊呼呐喊,朝着周边飞也似地逃命。漫漫人海在山谷中汹涌奔流,旌旗纷纷断折倾倒,有些骑兵纵兽疾奔,直往附近的山坡高处逃去。

在狭长的山谷与岔口,无数人冲得太急,纷纷抢撞在一起,登时人仰马翻,乱作一团。无数骑兵被高高抛飞,手足乱舞惨叫摔落。万兽互相践踏冲撞,血肉成泥,悲呼惨嘶,凄厉入云。

滔滔云浪急速翻滚,刹那间冲入最近的山谷之中,数千名骑兵凄声惨叫,瞬息淹没,再也不见丝毫身影。山谷中满是滚滚银云白浪,汹涌的云浪激撞在山谷转弯处,层层涌起,刹那之间冲上了高高的山坡。在那山坡上勒马回望的数百南荒蛮兵齐齐惊叫,马兽昂首踢蹄,还未来得及奔跑,已被那炽热的滔滔云浪倏地吞没,几根漆黑的焦骨悠然抛起。

发光云怒吼着、翻腾着,四下喧嚣横扫。千山崩雪,万里红光,漫山遍野都是凄厉的惨嚎。

拓拔野等人在万丈高空,迎着炙热狂风朝下观望,眼见那滔滔白浪在万山之间呼啸奔腾,势不可挡,心中俱是惊怖莫名。自然伟力一至於斯,以人的力量,实在是难以抗衡。

烈炎摇头惨然叹道:“圣城尽毁,本族数万精兵又被这发光云片刻之间吞灭大半。损失惨重,难以估量。”又皱眉怅然道:“也不知刑天将军在赤炎大牢中怎样了?”

拓拔野心下也不由黯然,突想八郡主之事尚未告诉於他,心中更觉惨淡。犹豫片刻,正要开口,忽然听见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怒吼声,登时将火山迸爆的轰鸣巨响压了下去。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数里外的空中,两个红衣人乘风翩翩飞掠,拓拔野凝神望去,左首一人雪肤明眸,典雅端庄,正是赤霞仙子;右首那人乃是个威岸男子,红发似火,赤须戟张,铜铃碧眼光芒爆射,令人不敢逼视。

右首那红衣人周身亮起眩目紫光,突然又是一声惊天怒吼。衣袖飞处,一个晶莹如冰雪的琉璃塔冲天飞舞,蓦地闪起耀眼金光,倏然幻化膨胀,变成那气势巍峨的琉璃金光塔,“呼呼”旋转着朝下方群山猛冲而去。

两道光芒浓淡变化的紫芒,从那红衣人掌心闪电般交错射出,映照在琉璃金光塔尖上。琉璃金光塔尖上登时亮起一圈眩光,朝着塔底盘旋绕舞。那两道紫光眩目流离,一圈一圈的红紫光环从塔尖绽爆,盘绕飞舞,直没塔底。琉璃金光塔登时彩光变幻,散射出无数道眩目金光;一时间,那彤红夜空、熊熊火光也相较失色。

琉璃金光塔急速旋转。在群山之间川流翻腾的滚滚雪浪白云,突然逸散出千万缕淡淡的红光,四面八方飞射汇集,吸纳入琉璃金光塔中。

万道紫气红光,如江河入海,绵绵不断汇集而去。空中嫣红姹紫,绚丽缤纷,煞是好看。

随着被琉璃金光塔吸纳的红光越来越多,越来越耀眼夺目,下方那汹涌奔腾、呼啸千里的发光云纷纷萎缩,原本翻涌高达百丈的浪头层层崩塌,逐渐收缩,速度也越来越慢。

拓拔野心下骇然,此人念力真气好生可怕,竟能以这神器琉璃金光塔为容器,丝丝缕缕吸纳那汹涌光云中的火属灵力,使得这气势狂猛,席卷一切的发光云乖乖俯首称臣!

万丈高空之下,那数万狂奔逃逸的火族军士与南荒蛮兵见着这奇异景象,无不立马横戈,抬头仰望,惊骇莫名。一时间,漫山遍野暂时沉寂下来。

突然有人尖声叫道:“赤帝陛下!是赤帝陛下!”千山登时沸腾,马鸣兽嘶,群兵**,战神军纷纷下马俯首拜倒,就连那叛军中也有大半张惶四顾,战战兢兢拜伏。“拜见陛下”

之声群山响彻,闻达千里。

拓拔野一凛,原来此人便是大荒五帝之一的赤帝赤飙怒,难怪竟有如此本事!

南荒蛮兵惊惶失措,乱作一团。赤帝飙怒的名字如雷贯耳,在南荒威名远布,各蛮族对他又怕又恨;此时见他竟然已经出了琉璃金光塔,并在这万里高空之上,以法力遏止赤炎山发光云的狂猛气势,惊惧更盛。一时间进退两难,六神无主。

赤帝哈哈大笑,声音雄浑如铜锺。紫光滔滔不绝地映照在琉璃金光塔上,琉璃金光塔蓦地发出一声铿然长鸣,空中万千光芒登时迸散。琉璃塔“呼呼”旋转,瞬间化为三尺小塔,收入袖中。

他傲然迎风而立,神威凛凛。在高空之中徐徐俯瞰,碧眼如电,扫望之处,群兵无不畏惧慑服。南荒众蛮兵惊恐万状,不敢仰视。赤帝嘿然不语,突然转身与赤霞仙子朝着拓拔野等人急速掠近。群兵震慑,不敢妄动,犹自长拜不起。

祝融与烈炎大为欢喜,齐齐行礼,恭声道:“拜见陛下!”拓拔野也微微躬身行礼。

赤帝与赤霞仙子衣袂飘飞如云霞,滔滔真气迫面而来,周侧炎风竟如被快刀瞬息破开,刹那间便到了众人身旁。赤帝碧眼光芒电舞,迅速扫望众人一遍,朝着祝融微笑道:“祝火神,好久不见了!你的拐杖怎地不见了?脸色有些不好哪!是掉了拐杖摔跤了么?”

祝融微微一笑道:“拐杖被烈长老收走了,脸色不好是受了一点小伤。陛下挂心了。”

赤帝嘿然道:“烈碧光晟连你的拐杖也敢收走,难怪敢对寡人下手了!嘿嘿。”转头凝视烈炎,碧眼中光芒大盛,缓缓道:“你就是烈度羝的孙子吗?”烈炎恭声应是。赤帝打量他片刻,点头道,“果然是少年英杰,听说烈碧光晟要你造反,你宁死也不肯?”

烈炎道:“是!烈家是火族英烈世家,决计不做叛族之事。”

赤帝哈哈大笑道:“好,好得很,嘿嘿,烈碧光晟听了你这句话,羞也要羞死了。”突然咦了一声,红眉微皱,右手闪电般搭在烈炎的手腕上,碧眼中闪过古怪惊讶的神色。点头笑道:“妙极!”

祝融与赤霞仙子的脸上均露出欢喜的微笑。拓拔野心下纳闷,却见赤帝碧眼光芒朝他扫来,瞳孔微微收缩,嘿然笑道:“小兄弟,多谢你帮忙复原本族圣杯,否则寡人就要在琉璃金光塔中做千年孤魂野鬼了!”

拓拔野正要答话,却听空中传来雷鸣般哈哈狂笑声:“赤老贼,出了琉璃金光塔,你一样要做千年的孤魂野鬼!”那声音愤怒怨恨,听来好生熟悉。

众人心中一凛,纷纷仰头望去,只见一个乌衣人从远处闪电飞来,蓬头乱须,衣裳褴褛,双眼光芒如电,正是适才协助赤霞仙子将众叛贼阻挡开来的神秘人物。

漫山遍野的军士纷纷抬头仰望,心中惊惧,不知是谁如此狂妄放肆,竟敢对赤飙怒说出这等话来。

拓拔野大喜,叫道:“赤前辈,怎地是你!”那乌衣人正是当日拓拔野在洞庭湖底救出的赤虯!心中灵光一闪,是了,他当年便是被赤帝与黑帝一道封印压困在洞庭湖底的,今日必定是找赤帝麻烦来了。

赤帝脸上倏地变色,双目中刹那间闪过惊怒、懊悔、悲凉的神色,衣裳猛地鼓舞不息。赤霞仙子突然一震,低声道:“原来是你!”直到此刻,她方才将这个神秘人物的身份想起来,心中那强烈的不安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

乌衣男子蓦地瞥见拓拔野,颇为惊讶,哈哈笑道:“小子,原来是你!哪里有大乱,哪里就有你,妙极妙极!”

赤帝冷冷道:“想不到紫火赤晶链也困不住你。一百多年的牢狱生活,竟然也不能使你有些许悔改。”碧目如电,戟须张舞,周身红光隐隐闪烁。

乌衣男子仰天狂笑,笑声中充满悲愤,厉声道:“悔改?老子悔改什么?赤松子就算被压成肉泥,绞成碎末,吹得形神俱灭,也绝不悔改!”

听得“赤松子”三字,拓拔野“啊”地一声惊呼,陡然剧震。电光石火间,当日蚩尤所转述的南阳仙子的所有回忆在脑中飞闪而过,刹那间恍然大悟。忖道:“赤前辈兽身是赤虯,南阳仙子所说的赤松子兽身也是赤虯;赤前辈每年在六月初六时必定要狂怒发作,南阳仙子也必定在那一天喷薄宣山烈火……我早该想到赤前辈便是当年的大荒雨师赤松子了!天底下哪有这等巧合之事。”心中懊恼,暗骂自己太过粗心。

赤帝厉声喝道:“住口!若不是你,寡人又何必亲手将南阳烧死!若不是你,赤家又怎会出此……出此丑事!你这大逆不道的小贼,竟然丝毫不知悔改!”狂怒之下,红发如烈火燃烧飞舞,戟须根根怒立。

赤飙怒当年最为锺爱的,便是爱女南阳仙子。但因为赤松子与她的**丑闻,为长老会所不容,不得不忍痛大义灭亲,亲手将南阳仙子烧死在宣山,并将她元神封印入帝女桑遭受五百年的折磨。他心里的痛苦,难以形容,无人倾诉,狂怒之下,联合黑帝将赤松子擒住,若非赤松子是他的私生子,若非自己有愧於他们母子,他早已将他碎尸万段。今日圣城遭毁,叛贼猖獗,心中正自恼恨,又听赤松子说对此事绝不悔改,更加愤怒如沸,凛然杀气登时贯胸而起。

赤松子全身一震,哈哈狂笑,嘿然道:“老贼,若不是你犯下滔天罪行,又怎会有后来之事?嘿嘿,你连亲生女儿也能下得了毒手,当真是禽兽不如。”森然道:“今日我要替娘亲、南阳妹子,向你讨还百年血债!”张口喷吐,一道清冽白芒闪电飞出,在空中亮起一道光弧,悠扬落在他的掌心。

那是一片柳叶似的淡绿色冰晶,在漫天红光与纵横飞舞的火山弹映照下,晶莹剔透,仿佛在他掌心缓缓流动一般。“嗤”地一声轻响,那淡绿色冰晶忽然化开来,水光摇曳,蓦地变成一柄六尺来长的盈盈弯刀。刀锋淡绿,如春水流动,柳叶摇摆。

拓拔野心道:“这便是赤松子的水玉柳刀么?当日他便是从口中喷出此刀,将那於儿神瞬间击败。”

赤帝面色大变,眼中突然一阵懊悔悲凉。缓缓道:“赤飙怒此生快意恩仇,杀人无数,从来没有什么后悔之事;唯一后悔的,便是当年小侯山下犯下的错事……”

赤松子厉声喝道:“住口!老贼,此刻惺惺作态,是不敢和我比决生死吗?”

赤帝仰天长笑,半晌方道:“好!好极!咱们的事,就在今日做一个了断吧!”周身红光大涨,一道紫气从他头顶破云而去。

祝融与赤霞仙子齐齐道:“陛下!眼下叛军未除,大难犹在,不可轻言个人生死!”

赤帝嘿然笑道:“既是上苍注定让他此时前来找我,便是要我此时与他了断。天意如此,又岂能违抗?再说,当着这数万军士的面前,我又岂能容他张狂?”御风踏步,红衣飘舞,朝着赤松子掠去。身后赤霞仙子等人的呼喊再也不顾。

拓拔野心下暗叹,这父子二人都是狂傲激愤之人,眼下这番血战必将是生死对决。他对那赤松子颇有好感,但又不希望在这非常时刻,赤帝有什么三长两短。一时间心里颇为矛盾,只盼二人就此收手。突然心中一动,叫道:“赤松子前辈,你的性命是我救出来的,这可没错吧?”

赤松子微微一楞,哈哈笑道:“小子,你想让我罢手不打吗?”不等拓拔野回答,便又大笑道:“小子,赤松子欠你甚多,什么都可以答应,但只有这一条恕难照办。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让我罢手!”

纵声狂吼,风雷滚滚,乌金长衫猎猎飞舞,周身红光鼓舞不停;头顶之上,也有一道紫光冲天而起,漫天火光登时暗淡。真气之强,竟似不在赤帝之下。

赤帝、祝融等人的眼中都闪过惊讶之色,以这破体真气的强度看来,赤松子的真气至少已有大荒神级高手的水准。当年在昆仑山蟠桃会上,他便一战成名,惊动天下英豪,时隔一百多年,在那黑暗的洞庭湖底,他又有了什么样的进展和造诣?

赤帝冷冷道:“想不到将你压在洞庭湖下,反倒让你修炼出更强的真气。”

赤松子哈哈笑道:“如此说来,我岂不是还要感谢你吗?”那柄水玉柳刀突然泛起潋滟水波,刀锋上蓦地散发出无数眩目光芒。

“轰”地一声巨响,水玉柳刀迎风怒斩。炎热的橘红色空气仿佛被突然破开,“嗤嗤”轻响,当空狂风如水纹般荡漾,一道清冽白芒倏地从中破出,蓦然爆涨为十馀丈长的狂冽白光气芒,向赤帝轰然斫下!

刀气狂厉,拓拔野身在二十馀丈外,犹自感觉到那锐利无匹、威猛霸道的杀气,开山裂地般破体斫来。身上的护体真气倏然自动绽放,摇曳伸缩。陡然一震,仿佛被当胸击中,竟被那刀气馀威撞得朝后飞退了十几丈。

太阳鸟嗷嗷怪叫,竟也不敢再往前飞。拓拔野心下大骇,忖道:“倘若是我,这一刀能不能抵挡得住呢?”一时间掌心满是冷汗。

赤帝碧目爆光,戟须怒张,狂笑声中,双掌窜起青紫色的火焰,倏地化为两柄六丈馀长的光火刀,红芒电舞,雷霆横空。

“轰”地一声惊天巨响,一团白炽光团蓦地爆炸,无数白箭似的气芒四面八方电射飞舞,天空中蓦地扩散开一圈圈淡紫色的光漪。两人微微一震,都硬生生地挺住,没有移动分毫。

拓拔野与烈炎只觉狂风扑面,气浪凶猛,险些便要朝后摔去,立时气沉丹田,稳住身形。凝神再望时,赤松子与赤帝已经狂雷闪电般地激战开来。

两人御风飞掠交错,紫气冲天飞舞,红光漫空迸扬,水玉柳刀与紫火神兵在空中接连激撞耀眼光芒。两人的真气与招式皆是刚猛霸烈,大开大合,彼此之间又是怒恨交织,务求一决生死,因而每一回合都是毫不退避的硬碰硬交锋。

气浪崩飞,光漪荡漾,气芒对撞时的爆炸声,如惊雷滚滚,接连不断,相形之下,赤炎山迸爆的巨响反倒听不真切了。

群山遍谷,万千军士翘首观望,惊骇益甚。战神军众军士见此人竟能与赤帝激战许多回合而未露败象,都是骇讶万分。叛军与南荒蛮兵则心存侥幸,暗自期盼这不知来历的赤松子能重创甚至斩杀赤帝飙怒。

漫天火光化做千万缕紫气,如流霞,如丝纱,环绕着两人盘旋飞舞,绚丽夺目。渐渐地,两人的周围仿佛春蚕结茧,盘绕起一大团的赤红色丝光。每一次震动,那红光丝茧便迸裂涣散,但立时又缠绕如初。两人吸纳的赤火灵力旗鼓相当,相互交织,反倒成了密不可分的气网。

拓拔野瞧了片刻,心中惊佩之意越来越盛。这两人乃是当世超一流的帝级、神级人物,交手精彩纷呈,妙招层出不穷,对他领悟御意、御气之道大有裨益。脑中飞闪,回忆《五行谱》所记述的火族仙法与武功的特点、窍门,一边观望,一边验证揣摩,一时间只觉得醍醐灌顶,诸多不甚明白之处在这时都纷纷豁然开朗,心中惊喜交集。

拓拔野一面观战,一面替蚩尤输导真气,调理经脉。过了片刻,蚩尤低呼一声,睁开双眼,看见拓拔野与纤纤都安然无恙,面色大为缓和。拓拔野大喜,正要将他扶起,却见他面色一沉,失声道:“八郡主!”

烈炎正凝神观战,心中紧张,听到“八郡主”三字登时惊震,心中突地寒意森冷,急问道:“蚩尤兄弟,舍妹怎么了?”赤霞仙子也倏地转头凝神倾听。

蚩尤惨然道:“她……她掉进岩浆里了!”众人大骇,烈炎如遭电击,周身剧震飘摇,险些便从鸟背上摔下。他与烈烟石自小父母双亡,相依为命,感情极深,此刻听说妹妹香消玉殒,震惊悲痛,脑中空茫一片。

赤霞仙子面色惨白,怔然不语,心中宛如刀绞箭攒一般。拓拔野虽然早已猜到,但听蚩尤亲口说出,仍是心中骇然难过;眼见烈炎虎目通红,脸色煞白,知他难过已极。将心比心,当日纤纤殒命之时,自己也是痛不欲生,因此心中大为怜悯,但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轰”地一声巨响,赤松子与赤帝交错退开;光芒刺眼,烈炎险些被那亮光刺激得流出泪来。听那声声爆响如雷贯耳,他突然从悲痛中惊醒:眼下形势危急,还不是放纵悲伤的时候。当下强自收敛心神,木然道:“原来如此。”便不再说话,咬牙凝神,观望赤帝与赤松子的生死决战。

蚩尤话一出口,登时气血翻涌,脑中迷糊。朦胧中鲜明地想起在那火山腹中,与烈烟石错身而过的最后一刻。她那凄伤而甜蜜的笑容,凝视他的温柔眼波,化为轻烟的泪水,还有那只朝他笔直伸出,兰花般落开的手……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

他迷迷糊糊地想:那自私而冷漠的女子,为什么会在最后一刻不顾一切地从上跃下,抱着赤铜盘跳入岩浆之中呢?蓦地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她是为了救他,才与那赤炎金猊兽玉石俱焚吗?刹那之间,心中陡震,真气岔乱,重又昏迷。

拓拔野感觉到他念力强烈波动,真气仿佛爆射的火山,杂乱而沸腾,心中大惊,气如潮汐汹涌导入,在他周身经络奔流不休。

忽听赤松子一声怒吼,继而是轰鸣震响,紫光冲天。拓拔野转头望去,只见那红茧霞光崩飞如雨,赤松子冲天而起,白光横舞,水玉柳刀破空飞翔,呼呼旋转着没入他的口中;一道耀眼白芒从他喉间直贯腹中,继而全身上下突然爆射万道红光,昂首振臂,仰天狂吼,身体蓦地拉长变化,红鳞眩目,巨尾摆舞,刹那之间变做那巨大赤虯,在空中怒吼飞扬。

拓拔野心中一凛,他变为兽身,那便是执意要一决生死了。大荒各族法术都分为“天地书”、“人书”、“兽书”三种。每种皆有幻术、摄魂、御物、异化、同化、封印六支。化为兽身便是“兽书同化**”中至为重要的一种,通常念力高强之人会将自己与凶猛神兽同化合体,以自己的念力控制兽身,将二者的元神与真气合二为一,从而发挥出与兽身特点最为相符,但威力倍计的可怕力量。

以“同化**”化为兽身对战,真元消耗极大,若不能在短时之内击败敌人,自身元神转为虚弱,就有可能被合体的神兽元神反噬,从而被神兽控制,难以回复人身。赤松子此时变幻兽身,自是要与赤帝立时决生死了。

拓拔野曾见他以赤虯之身,掀翻压覆的洞庭山,在三招之内将凶厉的於儿神打得生死不知,威力之猛,令他瞠目。但赤帝毕竟远非於儿神所能比拟,在琉璃金光塔中修行三十年后,赤火仙法与真气更当是大荒顶尖之人。虽然赤松子被压於五色石,洞庭湖底一百多年,因祸得福,真气修为更有长进,但与闭关三十年复出的赤帝对决,究竟能有如何结果呢?拓拔野的心中,蓦地开始为赤松子担忧起来。

遍山军士惊呼声中,赤帝纵声长啸,“轰”然爆响,七道赤紫红光突然从他头顶、四肢与前胸、后背逸射飞出,在他周身上下缭绕盘旋,光芒绚丽,流离变幻。他右臂斜斜上举,右手握拳,拇指与无名指那七道紫光突然环绕手臂急速盘舞,轰地一声冲天飞起,在他上方化为一条巨大的紫光火龙,咆哮飞舞。

众人大惊,祝融、赤霞仙子齐齐失声道:“紫光七曜!”惊喜交集。

拓拔野蓦地想起《五行谱》中说到,火族之中有一门御气神功叫做“紫光七曜”;所谓“七曜”乃是指天上日月与五行星象。赤火真气到了至高境界,便可以将真气化为日乌、月凤、金牛、木兕、水蛇、火龙、土象七种星象形状的真气光拳,随着手势与法诀恣意变化,每一种星象光拳都是至刚至猛;因此这“紫光七曜”可谓天下最为威猛狂霸的拳法。火族中古往今来,练成此拳的也不过十六人而已。赤松子怒吼声中,横空弹舞,巨尾卷起一道赤红色的眩目光弧,以惊天裂地之势朝着赤帝轰然电扫。

赤帝喝道:“紫光火龙曜!”那条火龙嘶声狂吼,随着他的拳头指向,怒飞而出。巨大的龙头紫光破空怒舞,闪电般撞向赤松子雷霆巨尾。

“轰隆隆!”整个夜空仿佛突然波荡起来,一团橘红色的光波在两条巨龙相击的时刻猛烈崩爆开来,强烈的紫色光漪层层漾开,倏地扩散。

漫山遍野仰头观望的军士,只觉得紫光耀目,睁不开眼睛,忽然觉得一道道强猛的冲击波当空猛冲而下,接二连三地冲撞而来。土石迸飞,无数马兽昂首惊立,将背上骑兵摔下地去。战马惊嘶,凶兽悲吼,登时**溃乱,旌旗乱舞。

赤帝接连怒吼道:“紫光日乌曜!紫光月凤曜!紫光金牛曜……”手势急速变化,忽而环合为圆,忽而弯曲如钩,紫红色的赤火真气滔滔不绝地经由手臂直破入空,在那彤红色的夜空中急电狂舞,迅速变幻。

紫光忽然变成巨大的凤凰,忽然变成狂野的犀兕……紫芒爆舞,真气光拳幻化为七种凶兽,排山倒海地层叠猛攻赤松子。速度快如闪电,声势远胜风雷。以拓拔野的眼力望去,漫漫紫光冲天崩爆,仿佛有七只紫红色的巨大凶兽在同时围攻赤松子一般。

赤松子怒吼狂啸,猛地卷舞飞腾,赤红色的光芒蓦地迸炸爆舞,那紫光七曜齐齐撞在红光之上,发出海啸飓风般的震响。赤松子在紫光之中发出狂冽凄恻的吼声。

强光耀眼,赤红青紫,层层光晕轰然扩爆,彤红色的夜空忽地变成五彩缤纷,光怪陆离。就连赤炎山上汹涌升腾的滚滚黑云,也蓦地变成七色重彩,亮光夺目。

赤松子悲吼声中,一道清冽白光从他巨口喷出,如彗星横空,电射赤帝。

赤帝适才毕集赤火真气将“紫光七曜”同时崩爆,真元大耗,不料赤松子在如此重创之下竟能反戈一击。惊骇震异,大吼一声,右臂转折,右拳中指飞弹,使出“紫光七曜”中最为厚重的“紫光土象曜”。

雄浑紫光在他拳头上崩爆飞出,幻化为巨大的长牙猛犸,但紫光尚未完全成型,那白光已如急电般破入紫光之中。

“嗖!”地一声,紫光崩爆涣散,那耀眼的白光从赤帝前胸没入,后背飞出,倏地直冲幻彩流光的夜空,在炽热的狂风中呜呜旋转。

赤帝微微一震,迎风傲立,哈哈狂笑道:“水玉柳刀!好一把水玉柳刀!”周身上下蓦地亮起艳红的光芒,全身仿佛瞬间透明。“噗噗”之声大作,身上喷出无数道血箭。

众人大骇,赤霞仙子与祝融惊呼声中,齐齐飞掠上前。赤帝想要伸手将他们推开,但却猛一摇晃,朝着下方飘摇坠落。赤霞仙子霞光带绚光流彩,将他蓦地缠卷,拖曳上来,默念“炼火诀”,将他周身伤口蓦地封合。但他体内经脉错毁,绝不是一时半刻所能恢复的了。

拓拔野惊骇瞠目,赤松子明知缠斗必定不是赤帝对手,竟然诱使赤帝同时崩爆“紫光七曜”,然后乘他真气不及汇集的刹那,毕尽全身真气,发出水玉柳刀。这自杀式的两败俱伤打法,由他使将出来,即便是赤帝,也是避无可避。

赤松子在空中哈哈狂笑,扭曲摇摆,蜕化还原为人形,随风跌宕,似乎随时都要掉落。蓦地将那水玉柳刀吸回腹中,嘿然冷笑道:“老贼,你这紫光七曜原本可以将我打得粉碎,为何突然假惺惺地大发慈悲?”

赤帝戟须张扬,碧目之中闪过奇怪的神色,又像是伤心又像是欢喜,喘息着嘿然笑道:“杀了你还不容易?寡人何必急着杀你?不过下次你就没有这般好运气了。”

赤松子张口大笑,却真气不继,猛地朝下急坠。拓拔野大惊,连忙让一只太阳鸟俯冲而去,将他横空救回,驮到他的身边。赤松子被那“紫光七曜”毁伤经脉,真气狂乱,伤势不在赤帝之下;适才逞强坚持,没有及时修复,伤势更重。当下拓拔野为他输导真气,初步修复经络。

当是时,突听赤炎山顶传来前所未有的猛烈震响,仿佛整座山都迸炸开一般。众人望去,只见一道红紫色的光柱从山顶冲天喷舞,那滚滚黑云忽然迸裂开来,朝着四周坍塌爆散,犹如滔滔巨浪在空中倏地平展蔓延。

红紫色的光柱中,有一道人影淡淡地闪过,隐没於层层乌云中。

继而赤炎山剧烈震动摇晃,闷雷滚滚。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山顶蓦地迸炸开来!火光冲天,万千巨石崩飞狂舞,乌云朝着四面八方汹涌翻腾。由蒙蒙的云层烟雾之中,传来一声泣鬼哭神的震天狂吼,乌云崩散,火光倾摇。

那吼声凄厉凶恶,说不出的恐怖,众人心中突然一阵森寒。拓拔野的寒毛竟也不由自主地竖立起来。他心道:“这吼声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蓦地灵光一闪,失声道:“赤炎金猊兽!”

叫声极响,众人登时大震,脸色陡变。蚩尤听见“赤炎金猊兽”五字,也突然惊醒,挣扎着爬起身,朝着赤炎山望去。

血红色的夜空,黑云滚滚奔散,山顶红光摇舞,灰白的云雾逐渐散开。突然又是一声震吼,众人蓦一打颤,只见赤炎山顶又是一阵猛烈摇动,万千火光迸炸爆发,冲天喷射。

忽然,一道眩目的紫红色光芒在山顶轰然怒放,光芒剧烈摇曳变幻,突然收拢变成一只巨大的金猊,在血红色的夜空中昂首狂吼。红鬃怒舞,白牙森然,那赤红色的凶睛如霹雳爆闪。

封印了一千年的图腾凶兽赤炎金猊,终於冲出了赤炎山。

刹那间,众人心中一阵惊惧森冷,漫山遍野一片寂然。拓拔野与蚩尤蓦地对望一眼,心中惊怒悲凉,原来烈烟石拼死抱住赤铜盘冲入赤炎山岩浆,竟还是不能阻止这妖兽逃逸猖狂。

赤炎金猊兽在空中跳跃狂吼,惊雷滚滚,一颗颗巨大的火球从它口中喷出,呼呼燃烧着,划过道道红光,抛散在赤炎城中。那一片焦黑瓦砾登时重新燃烧起熊熊火光。

忽然听见那赤炎金猊兽的身上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微笑着一字字道:“烈碧光晟拜见陛下。陛下圣明,赤霞仙子、火神祝融、烈炎,还有那两个龙族奸细,都是偷盗圣杯,触怒赤炎神的罪魁祸首;还请陛下遵从长老会决议,将这些叛党尽数清剿。”声音和蔼,雄浑有力,赫然竟是烈碧光晟。

叛军与南荒蛮军登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呼啸呐喊:“烈长老!烈长老!烈长老!”

拓拔野心中暗叹,终於还是让这奸贼得逞,控制了赤炎金猊兽。这赤炎金猊兽凶狂难挡,困在赤铜盘中时,就凶悍若斯,令自己、蚩尤联合六只太阳鸟之力亦不是其对手,此番逃离封印,凶焰更炽。眼下赤帝、祝融、赤松子与蚩尤尽皆重伤,单凭自己、烈炎与赤霞仙子,只怕也难以驯服这图腾凶兽。心中寒意森森。

赤帝强行运气,哈哈狂笑道:“烈碧光晟,你竟敢命令寡人?嘿嘿,你这叛贼,寡人第一个灭了你!”想要甩脱赤霞仙子与祝融,却浑身乏力,经络如火烧火燎。

烈碧光晟微笑道:“陛下,你怎地不分忠奸,庇护奸佞?长老会的决议在你眼中也不值一顾吗?那可当真让我们这些忠良义士寒心了。”

赤帝怒极反笑道:“辣你***!忠良义士?你这奸贼,谋弑寡人,陷害忠良,毁灭圣城,释放凶兽,涂炭生灵,还敢自称他***忠良义士?寡人要将你投进蛇蝎火海!”

烈炎再也忍不住,厉声喝道:“烈碧光晟,你对得起烈家祖宗,对得起火族百姓吗!”

赤炎金猊兽咆哮跳跃,朝着拓拔野等人踏风飞驰。烈碧光晟骑坐在妖兽背上,左右手中各有一个赤红色的铜盘与玉盘在呜呜旋转,口中微笑道:“赤炎神发怒,圣城被毁,乃是由你们这些反贼偷盗圣杯引起;若不是我烈某及时赶到,制服这赤炎金猊兽,本族便要遭受千年浩劫了!黑白分明,你们竟然还敢信口雌黄?赤飙怒,你这昏庸暴君,竟然与这些乱臣贼子勾结,与全族为敌,太令我们失望了。”

赤帝怒极而笑,真气岔乱,剧痛攻心,登时连笑声也发不出来。

叛军纷纷狂呼:“杀了这昏君,另选赤帝!”遍野战神军大怒,纷纷怒斥回骂。双方原本交错混杂着狂奔逃命,后来又观望赤帝与赤松子激战,一直相安无事,此时一触即发,立时又开始混战起来。杀声震天,骂声不绝。

赤松子真气稍顺,哈哈狂笑:“老贼,你残暴刚愎,才会有今日的众叛亲离。”喘气不已。

烈碧光晟微笑道:“听到了么?这便是天下呼声。今日烈某就顺应人心民意,将你们这些独夫暴君,乱臣贼子就地正法。”和蔼坦荡的声音,此刻听来却是森寒入骨。

天地轰雷爆响,赤炎山上的火光熊熊喷舞。乌云沸滚,又化做漫漫发光云沿着山坡四下奔腾。

彤红色的夜空中,那赤炎金猊兽驮着烈碧光晟,狰狞狂吼,卷挟紫红色飓风,朝着拓拔野等人闪电冲来。

烈碧光晟红衣鼓舞,手中双盘呼呼旋转。细长的双眼在红光映照下,跳跃着凛冽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