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一章赤炎金猊

黑云翻滚,火光冲天,闷雷似的巨响接连不断地从那赤炎山口崩爆而出。滔滔发光云依旧汹涌澎湃,沿着山坡四面冲将下来,但声势比之先前已经大为转小。

赤炎城内漫漫废墟,火光熊熊。城外漫山遍野,战鼓喧嚣,杀声震天。战神军被数倍于己的蛮军、叛军分割包围,浴血苦战。

七只太阳乌驮着众人,在万丈高空嗷嗷盘旋。望着烈碧光晟驾御赤炎金猊兽急速逼近,那凛冽的杀气如狂风席卷,众人周身寒毛不由陡然竖起。

拓拔野心道:“赤帝与赤松子两败俱伤,经脉错毁,祝火神牢中百受折磨,又新添重伤,赤霞仙子为了打开琉璃金光塔,真元大耗;鱿鱼又受了重伤;眼下能全力一战的,只有我和烈侯爷了。”心下明白,单凭两人之力,想要阻挡这千年妖兽的凶威绝无可能。目前唯一稳妥的方法,便是众人骑乘太阳乌飞速逃离此地,养精蓄锐之后再卷土重来。

却听祝融低声道:“陛下,不如暂且退离此地,伤势好转之后再做计议……”

赤帝斜了他一眼,冷冷道:“火神!你可糊涂了!我们这般退走,那不是认输吗?下面作战的军士岂不是士气大损,一败涂地吗?寡人宁可战死,也绝不临阵脱逃!”语气坚定森冷,祝融微微摇头,不再说话。

拓拔野暗自叹息,赤帝果然如烈碧光晟所说,太过暴烈狂妄而好强,宁折不弯。机会稍纵即逝,此时不走,只怕再也脱身不得了。

烈碧光晟微笑道:“暴君乱臣,还要做困兽之斗吗?”轻飘飘地从赤炎金猊兽的背上跃下,御风凝立,嘴唇翕动,双盘霍霍飞转。赤炎金猊兽嘶声狂吼,周身红鳞蓦地亮起眩目的紫光,赤鬃迸炸,火尾摇摆,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怒吼着电扑而来!

怪吼如轰雷贯耳,妖兽在空中红光爆胀,体形增大一倍有余。凶睛血红,撩牙森森,前爪猛扑,彷佛紫红色狂飙当头席卷。

紫光扑面,炽热炎风轰然鼓舞,三颗巨大的赤红火球呜呜呼啸着从它巨口中喷射而出。

拓拔野抖擞精神,叫道:“鸟兄,美味来了!”驱鸟电冲。与此同时,烈炎与赤霞仙子也闪电般御鸟冲出;三只太阳乌怪叫着交错飞舞,蓦地将那三颗巨大火球迎面吞入“轰”地一声!火球入腹,三只太阳乌红光爆闪,惊呜剧震,嗷嗷怪叫着朝后上方笔直倒撞飞去。拓拔野与烈炎被那火球挟带的狂猛真气陡然拍击,来不及反应,当胸如遭重锤,随着太阳乌朝后跌撞飞去。

赤霞仙子从鸟背上翩然飞起,御风踏空,掌中流霞镜急速飞转,数十道绚丽霞光纵横交错,耀眼飞扬,刹那间如织锦巨网张罗于半空之上。

“噗”地一声闷响,赤炎金猊兽当头撞入那绮丽霞光网。霞光飞舞,缠绕盘旋,刹那间将它紧紧捆缚。赤炎金猊兽狂吼跳跃,挣脱不得。

众人大喜,赤霞仙子的流霞镜以柔克刚,一旦缠缚极难逃脱。拓拔野与烈炎大喝声中,驾御太阳乌双双电冲。无锋剑呛然出鞘,碧光爆舞,剑气如虹,与烈炎的长枪红光一道朝着困在网中的赤炎金猊兽攻去。

烈碧光晟微笑道:“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赤铜盘与火玉盘铿然相击,妖丽紫光层叠绽放。赤炎金猊兽闻声昂首咆哮,红光怒放,瞬息爆涨。“轰”地一声震天巨响,流霞镜冲天飞起,霞光带迸散碎舞,彩光流离,漫天缤纷。

赤霞仙子低叱一声,口角沁出血丝!脸色煞白,如风荷摇曳,水萍浮沉,悠悠荡荡朝下坠落。太阳乌怪叫着俯冲盘旋,将她稳稳接住。

妖兽巨头横甩,火鬃飞扬,一道赤红火球怒射而出,撞在烈炎的长枪上:“嗤”地一声轻响,长枪突然变成纷扬粉末。火球继续轰然电射,迳破而入,烈炎大骇之下闪身挥掌,赤火真气汹涌拍击。“砰”地一声,烈炎连人带鸟,再次冲天飞去,所幸退避及时,并无大碍。

拓拔野叱喝声中,剑气急电刺射,倏地没入那妖兽右颈。妖兽怒吼狂啸,右爪横扫,红光及处,无锋剑碧翠真气登时崩断。拓拔野只觉右手一沉,一股极大的力量将自己瞬间卷落。惊骇中立时聚意凝神,以定海神珠刹那反向运气。借着妖兽右爪拍击巨力霍然绕过太阳乌脖颈,重又翻身跃上鸟背,冲天飞起。

赤炎金猊兽跳跃狂吼,口中火球喷飞爆舞,朝着赤帝猛冲而去。

赤帝被赤松子的水玉柳刀毁伤周身经络,唯有手少阳三焦经无碍,当下奋力毕集真气,沿着天井、阳池、液门诸穴直贯无名指,“呼”地一声冲出汹涌紫气。那道紫气在掌心飞舞跳跃,陡然化为一道青紫色的火焰。大喝道:三火铸兵!掌心紫火神兵轰然爆射,化做一道赤红色的光火箭急冲赤炎金猊兽。

祝融与赤霞仙子齐齐叱喝,奋力挥掌,两道紫火神兵左右流星飞舞,光芒眩目,刹那间并入赤帝的光火箭中。轰然爆响,三道紫火神兵并为一体,紫光怒放,化做极大的光火矛呼啸破风,朝着赤炎金猊兽的巨口雷霆般飞射而去。

风声怒吼,紫光电舞。

赤炎金猊兽张口狂吼,红舌卷舞,口涎横飞,竟然一口将那紫光火矛吞入肚中!

一道耀目紫光从它口喉直冲腰腹,通体红光闪耀,背上蓦地突起尖锐之物,似是那光火矛将要**飞出。妖兽吃痛,跳跃甩舞,那道紫光霍然迸散,消失无形。

众人大骇,赤帝、祝火神与赤霞仙子乃是当今火族三大顶尖高手,任何一人的紫火神兵都足以称雄天下,罕逢敌手;虽然眼下俱身受重伤,但“三火铸兵”而成的紫火神兵也当威力无穷,岂料竟被这妖兽若无其事地一口吞入!

赤炎金猊兽原本就是火族图腾神兽,凶厉无匹,因而当时才被列入大荒十大凶兽;以当时火族赤帝及三十余位高手之力,方能将其降伏,凶焰之炽远非寻常妖兽可以比拟。在这赤炎火山中封印千年,解印时又恰逢火山喷发,汲取颇多火灵,凶焰更厉。

众人惊骇瞠目,唯有赤松子哈哈大笑,岔了气,兀自喘息低笑不已。

赤炎金猊兽巨舌舔了舔上唇,红目凶光大炽,怒吼一声,乘风闪电奔跃,继续朝着赤帝猛扑而去。

赤帝扬眉狂笑道:“好畜生!”猛地推开祝融,大喝一声!红发扬舞,赤须戟张,周身经脉紫光爆闪,无数紫红色的细线在经络游走,汇集头顶,突然化为冲天紫光。

“断雨赤虹!”众人齐声惊呼,面色瞬间惨白。原来这“断雨赤虹诀”乃是火族两伤法术,通常经脉受损,犹如河道崩坏,无法凝集调使其气。但这法术可以将浑身元神真气强行渡过断损的经脉,毕集一处,并在刹那间倍增倍长,奋力出击。只不过真元崩爆时,对自己受损经脉会有极大创伤,动辄有肉身毁灭之虑。赤帝狂怒之下,终于不顾一切,暗自立誓要将这妖兽彻底击败。

烈碧光晟淡然笑道:“蛮勇武夫,自取灭亡。口念法诀,双盘飞舞,道道眩光从盘沿离心飞射。赤炎金猊兽狂吼声中,高高跃起,朝着赤帝猛扑而下。巨口张处,咆哮如雷,一道金红色的火柱爆舞怒射。

赤帝碧眼光芒爆射,大喝道:“紫光火龙曜!”七道赤紫红光突然从他头顶、四肢与前胸、后背逸散盘旋,光芒绚丽,流离变幻。右拳冲天猛击,手指捏诀变幻。“轰”地一声,赤红色真气如光环,层层叠叠绕着手臂飞舞毕集,刹那间从他拳上怒爆飞出,化为一条巨大的紫红色光火龙,咆哮着电射赤炎金猊兽!

“轰隆!”红光崩舞,紫光火龙闪电般破入金红色的光柱,呼啸着撞在赤炎金猊兽上。又是一声轰雷巨响,紫光火龙爆裂开来!化为几段紫光。赤炎金猊兽发出狂暴的痛吼,硬生生被打得冲天飞起,红鳞片片迸飞,带着漫漫血珠在风中碎裂飘舞。

烈碧光晟闷哼一声,险些倒栽下坠,猛地顿住身形,御风凝立!将喷涌到嘴边的腥甜鲜血吞了回去,心中惊骇难以言表。

拓拔野、烈炎大喜,高声喝彩,但众人惊喜稍逝,忧虑又生。赤帝虽然奋起神威,将赤炎金猊一拳击退,反震之力必对他的经络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只是他好强自大,隐忍不发。但这等经络重伤越是硬捱便越是可怕。

赤帝哈哈狂笑声中,真气光拳轰雷连舞,紫气冲天变幻。日鸟、月凤、金牛、木兕、水蛇、火龙、土象七种狂猛凶兽气芒疾风暴雨般围攻赤炎金猊兽。真气狂猛霸冽,风雷滚滚,每一次劈出都犹如天崩地裂,比之先前与赤松子的激战竟似乎更强猛数倍!众人骑鸟远远环绕,犹自感到四下冲涌而来的强烈冲击波。

赤炎金猊兽跳踉怒吼,横冲直撞,始终不得跳脱。片刻间鳞甲碎裂,鲜血激扬。

巨大的紫光金牛低头咆哮,双角轰然顶入赤炎金猊的侧腹,血雾喷涌。妖兽痛吼声中,挥爪横扫,却被紫光巨蛇乘隙瞬间缠缚全身,动弹不得。

赤帝哈哈大笑,喝道:“紫光七曜!”拳诀变幻,漫天赤红光芒突然崩爆开来,刺目闪耀,天地失色。那七只紫光巨兽齐声咆哮,闪电般朝着赤炎金猊兽撞去!

赤炎金现兽悲声狂吼,凶睛之中首次露出恐惧之意;烈碧光晟始终微笑的脸上也首次露出了惊惧与惶恐。众人惊喜交集,屏息凝神;漫山遍野混战的军士亦纷纷住手,紧张抬头仰望。

那七只紫光巨兽即将撞到赤炎金猊时,突然齐齐顿住,作势欲扑。天地彷佛倏然静止,众人的心随之猛地抽紧,紧张观望。

拓拔野一凛,蓦地升起不祥之感,回头望去,只见赤帝面如金纸,右手微颤,碧眼涣散无神,心下大骇:难道他已经油尽灯枯了吗?

突听赤帝低喝一声,那七只巨大紫光凶兽忽如水纹一般荡漾开来,刹那扭曲涣散,倏地化为七道紫光飘摇跌宕,继而迸裂离碎,漫天逸射!

众人大惊,回头望去,只见赤帝凝立不动,戟须颤震,嘴角牵起怪异的微笑,似乎想要大笑却发不出声来。“轰”地一声闷响,红袍陡然碎为丝丝片缕,激射崩散。周身肌肉如微波起伏不定,紫光隐隐闪烁。突然“嗤嗤”连响,皮肤接连不断地绽破,再次喷出冲天血雨,随即笔直地朝后坠落。

祝融、赤霞仙子与烈炎大骇失声,猛地御鸟飞去,将他接住;三人齐施法术,终于将浑身伤口暂且封愈。三人齐齐对望,脸上又是悲戚又是忧惧,他经脉尽毁,已永无修复的可能了。而且肉身崩坏,元神重损,动辄有形神俱灭之虞。

赤帝与赤松子对战之后,周身经络伤毁甚巨,好强之心使得他不顾一切地施放两伤法术,又使出至为强霸的紫光七曜,引火烧身!终于被自己崩爆的真元反震重创。

赤炎金猊兽惊魂甫定,昂首咆哮。烈碧光晟微笑道:“独夫暴君,逆天行事,终于自取灭亡。”

群山遍谷的叛军与蛮军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纷纷叫道:“杀了他!杀了他!”声浪浩大,士气高涨。赤帝乃是叛军心中最为畏惧的人物,但他既已重伤失败,自然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

战神军一时震骇愤怒,茫然无措,但士气已大为低迷。

烈碧光晟长声道:“烈碧光晟今日顺应民心天意,斩杀这无道暴君,以祭赤炎神灵!”双手一振,赤铜、火玉盘铿然相击,彩光迸射。赤炎金猊兽嘶声狂吼,在震天欢呼声中,朝着赤帝飞奔而来。

拓拔野大惊,倘若赤帝当真被这妖兽所杀,那么叛军益加肆无忌惮,且不论他日能否拨乱反正,自己几人今夜想要逃出这赤炎城重围都了无可能。

正要抢身上前,忽听远处赤炎山顶轰雷滚滚,翻腾汹涌的黑云之中传来一声欢悦的哭泣。声音清冽婉转,透过宏声巨响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乌云忽然崩散开来,一道紫光破舞而出;光芒耀目,依稀可以看见一个红色的人影闪电般疾射而来,瞬间已到了赤炎金猊兽之前!

那人双掌翻飞,两道赤红色的汹涌真气轰然飞舞,在半空化为巨大的火凤凰,鸣啼振翅!重重地迎面撞在那狂奔而来的赤炎金猊兽巨头上。

“轰”地一声爆响,绚艳的七彩流光波动崩散,赤炎金猊头上血肉模糊,狂吼着倒飞而出。那人轻飘飘地退飞数丈,御风回转,在赤帝与祝融等三人面前站定身形。

众人震骇,鸦雀无声。

那人红衣飘飞,肤如冰雪,淡绿色的眼珠如春水荡漾,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像是欢喜,又像是忧伤,赫然正是烈烟石!

“妹子!”烈炎猛地跳将起来,惊喜失声,大笑着张臂抱去,泪水汹涌而出。烈烟石淡淡一笑,避了开去。众人尽皆惊喜交集,赤霞仙子缓缓站起身来!淡雅的脸上也不禁露出欢喜的笑容。拓拔野大喜,心中悬挂了半天的巨石终于落了下来。

蚩尤迷迷糊糊听见拓拔野喊“八郡主”,登时一震,猛地睁开眼睛,瞧见她俏立风中,安然无恙,大喜若狂。蓦地起身,真气乱窜,剧痛攻心,登时又迷糊倒下。迷蒙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烈烟石似是而非,眉目神态竟似有些陌生……

烈烟石对着赤霞仙子盈盈行礼,低声道:“师父!”

赤霞仙子陡然一震,失声道:“你!”

烈烟石微微一笑,又朝着赤帝凌空拜倒,泪珠滚滚落下,颤声道:“爹爹!”

一言既出,众人大震,惊愕相觑。拓拔野失声叫道:“你是南阳仙子!”众人登时恍然。远处躺在太阳乌上的赤松子闻声剧震,面色突地紫红,强自支撑着立起身来,凝神眺望。

原来烈烟石与南阳元神皆是天生火灵,一旦置身烈火,周身上下就能自动形成火灵护体光罩,将外来的炎火隔绝开来。况且南阳元神在帝女桑熊熊的三昧紫火煎熬了百年,对于火焰的防御韧性可谓天下无双,除非有比她体内更猛烈的三昧紫火炙烧全身,否则不会有任何伤害。是以烈烟石抱着赤铜盘跳入滚滚岩浆,竟可毫发无损。

当年赤松子被南阳仙子施法焚烧全身而安然无恙,也是因为天生火灵的缘故。

在汹涌滚烫的岩浆内,赤炎山的强盛火灵与烈烟石体内的三昧紫火交相呼应,并为后者所吸引,丝丝脉脉地融入天生火灵的烈烟石的经脉之中,其效力犹如有一个火灵真元极为强盛的超一流高手,将所有的真元输入她体内一般。短短的半个时辰里,她体内尚未消融的三昧紫火、情火都与滔滔而入的火山火灵真元尽相融合,导入奇经八脉。她体内的南阳元神被这汹涌而入的火灵真元逐渐唤醒,终于暂时取代了她昏厥的真身元神。

南阳元神完全苏醒之后,便随着喷涌的岩浆一齐冲出火山口外。此时她体内真元之强,犹在祝融、赤霞仙子之上!

赤帝眯起碧眼,凝望着南阳仙子,想要抚摸她的头发,却抬不起手来。嘿然笑道:“原来是你这无法无天的丫头!帝女桑和爹爹的封印诀也困不住你吗?嘿嘿,可惜这次爹爹没法将你关回那帝女桑中了。”

南阳仙子泣声道:“爹爹!”

赤帝嘿然道:“傻丫头,你哭什么?爹爹将你的孤魂困在帝女桑一百多年,你也不恨我吗?”

南阳仙子眼见他形神将灭,悲痛难抑,摇着头说不出话来。在她心中,赤帝与赤松子都是至为重要的,比自己生命还要珍贵的人。帝女桑中,备受煎熬的日子里,她也常常会切齿痛恨亲手将自己烧死受难的赤帝,但这一刻,当她相隔百年之后重见父亲,恰值他将死的边缘时刻,所有的苦恨都荡然无存,只剩下由衷的敬爱与无穷的悲痛。

众人黯然默立,心中都颇为难过。赤霞仙子心中格外苦涩难言,相隔百年的两个爱徒,此刻竟然同处一身,在她咫尺之外,而她们所倾心爱慕的两个男子,偏偏又都身受重伤,停驻在旁。命运无稽,竟将他们穿梭百年,交会在这个风雷怒吼的暗夜。

忽听烈碧光晟淡然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南阳仙子,**叛族的赤家孽女!”笑声冷淡,充满了讥讽与轻蔑。

赤帝突然青筋暴起,怒吼道:“住口!”愤怒如狂,面目尽赤,颤动着想要立起身来。

烈碧光晟哈哈笑道:“父子成仇,兄妹**。做出这等丑行,还想要掩蔽天下英雄的耳目吗?”

漫山军士无人知道当年往事,听到烈碧光晟此言,登时哗然。烈炎大怒,喝道:“住口!”

赤帝狂怒之下,大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众人大惊,祝融低声道:“陛下,这奸贼故意激你动怒,你可别着了他的道。”赤帝心底岂会不知?但他素来心疼南阳,此时垂死之际与她重逢,心中懊悔愧疚,无以复加。听得烈碧光晟这般侮辱,登时怒不可遏。

南阳仙子缓缓起身,冷冷地望着烈碧光晟,碧眼中闪过凌厉的杀机。

烈碧光晟微笑道:“南阳仙子,今夜倒真巧得很,你的哥哥刚刚找到你父亲寻仇,你又出现了,一家团圆,可喜可贺。”

拓拔野心道:“他***紫菜鱼皮,这老贼好生奸诈,故意以这来扰乱南阳仙子阵脚。”

南阳仙子果然一震,立时环身四顾,蓦地望见远处那盘旋飞舞的太阳乌上,赤松子懒洋洋地躺着,正神情古怪地凝望着她,眼神中充满了狂喜!又充满了悲痛,嘴角依旧是那让她朝思暮想、生死难忘的满不在乎的笑容。

脑中登时如春雷并奏,风雨齐鸣,呼吸顿止,心跳停息,就连周身的血液也似乎瞬间凝固;眼前空茫一片,无法思考。突然,一阵抽搐的疼痛狂喜如火山崩爆,泪水倏地模糊了视线,这是她想了一百多年,从未有一刻淡忘的人啊……

众人屏息凝望,见她的脸色蓦地雪白,继而变得酡红一片。全身微微颤抖,眼波温柔,痴痴地望着赤松子,泪水倏然滑过脸颊,一道又一道,嘴唇翕动,低声喊道:“赤郎……”声音沙哑,彷佛刹那间被体内烈火炙干。御风踏步,缓缓地朝赤松子走去。

当是时,拓拔野忽见烈碧光晟面露冷笑,嘴唇翕动,心下大骇,惊叫道:“小心!”话音未落,那赤炎金猊兽已如闪电般疾扑南阳仙子!

烈碧光晟老奸巨滑,眼下赤帝一方唯有这突然出现的南阳仙子真元最强,况且南阳仙子是赤帝、赤松子、赤霞仙子至为关心的人,而她眼下所附着的躯体烈烟石,又是烈炎等人极所关爱的,倘若将她一举击杀,不仅除去大敌,还可彻底毁灭赤帝等人的士气。是以故意以赤松子扰乱南阳仙子心智,然后再驱使赤炎金猊予以突袭。

众人骇然惊呼,赤霞仙子与拓拔野、烈炎齐齐抢身冲上,流霞光、无锋剑气、赤火真气卷起数道红紫青绿的光芒,闪电般射向狂风般卷席的赤炎金猊兽。

“嗖嗖”连响,赤霞仙子的十数道霞光带瞬间卷住妖兽,但她真元大损,被妖兽奔跃一震登时崩散开来。与此同时,拓拔野的剑气如青光霹雳倏然洞穿妖兽腰腹,鲜血喷飞;烈炎的赤火掌风也将它打得红鳞迸飞。但那妖兽毫不闪避,怒吼着迳直扑向南阳仙子。

赤帝与赤松子不约而同地奋力起身,怒吼道:“小心!”南阳仙子这才如梦初醒,眼神依依不舍地望着赤松子,嘴角微笑,蓦地回身挥掌,依旧是那“赤炎火凤诀”。但为时已晚。红光爆舞,尚未化为那巨大的火凤凰!赤炎金猊兽已经咆哮着扑入;巨口张处,七颗巨大的火球电冲而至,轰然破开南阳仙子双掌上怒放的赤火真气!

“嗤嗤”连响,眩光四射,七颗火球接连不断撞在南阳仙子的胸上,刹那没入,她身上登时亮起耀眼的赤红光芒。这一瞬间,周身骨骼看得历历分明,体内纵横交错的紫红色经脉,被那七道肆虐乱撞的火球冲击得扭曲崩断。

众人惊声大叫,赤炎金猊兽狂吼着当头撞入,赤鬃飞舞,巨爪抡拍。轰然巨响,光芒崩爆,南阳仙子低哼一声,高高抛飞而起,体内的紫红色经脉如乱麻交缠,无数的赤色光晕在她经络炸裂闪耀。

众人的心也随着她高高地抛起,重重地落下。赤帝与赤松子一齐发出嘶心裂肺的悲吼声,父子二人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相似。赤松子狂吼声中,双臂齐振,周身蓦地红亮,无数道紫光怒射开来,张口喷飞一道清冽白芒,如闪电一般没入赤炎金猊兽的背脊!

妖兽痛吼乱跳,高高立起身子。那道白芒忽然破肚飞出,穿过漫天血雾,呜呜旋转,蓦地回到赤松子的手上。妖兽嘶吼震天,继续朝着南阳仙子扑去。拓拔野心下暗叹,赤松子受伤太重,否则以他这水玉柳刀的惊天之威,这妖兽早已非死即残。

南阳仙子空中悠然翻转,突然双手一张,掌心中跳起两团青紫色火焰,倏地化为一杆耀眼火枪,“呼”地一声当空急刺,迅雷急电没入赤炎金猊的血盆大口!

“紫火神兵!”众人骇然惊呼,当今天下原本只有赤帝、祝融、赤霞仙子与刑天才会使出这紫火神兵来,岂料南阳仙子竟能在经脉错毁之下,轻而易举地使出来。她当年吞服情火丹后,真元强盛,今日又在赤炎山内汲取了众多火灵上神真气都变得强霸无匹,丝毫不逊未受伤时的赤帝。虽猝不及防下被妖兽及其赤炎火球撞伤经脉,但由于她在帝女桑三昧紫火的烈焰中煎熬了百余年,火灵防御的韧性超强,是以仍能藉机反弹,刹那间将体内的三昧紫火与赤炎火灵化为紫火神兵,迎头痛击。

赤炎金猊惊吼立身,双爪乱拍,却已不及。血光冲天,紫火神兵轰然穿过它的撩牙血舌,从它后脑贯穿而出。

但那妖兽凶顽勇悍,剧痛之下狂怒益盛。猛地甩头挣脱,随着烈碧光晟赤铜火玉盘撞击的节奏与隐隐念颂的法诀,飞腾扑剪,朝着南阳仙子疯狂进攻。

当是时,又听远处空中传来此起彼落的呼啸声,拓拔野等人扭头望去,心下大震,前后左右各有两三道人影御风飞掠而来。

东面领先的那人骑乘烈焰麒麟,独臂挥舞火正尺,阴骛冷漠的脸上隐藏着阴暗的喜悦,正是火正仙吴回。其后两人俱是南荒蛮族打扮的大汉,骑着三头尸鹫,横握黑铜戈枪,满脸凶狂。

西面两人,一个矮矮胖胖,凌风踏步,手持淡紫色的螺角;一个高高瘦瘦,脚踏两条赤红色的巨蛇,手中挥舞一对长鞭,正是“南风大仙”因乎与“双蛟火神”不廷胡余。

南面两个红衣女子冷艳傲慢,骑乘白鹤,各持一柄长七尺的寒冰玉钩,乃是火族玉勾双真。

北面三个凶蛮男子,骑乘青色丑怪的飞兽,各持重金锤、混金棍与鬼头刀,品字形包抄飞来。

漫山叛军见状士气更振,欢呼狂吼,鼓号破空,在令旗指挥下,潮水似地倾泻猛攻战神军,一时势如疯虎,将战神军冲击得溃乱离散。

拓拔野心下大凛,对方新添火族三仙、双真,再加上南荒五凶,以眼下己方实力,与之相去甚远,莫说反败为胜,能逃离此地已属不易。但赤帝又顽固好强,决计不肯逃离,岂不是只能坐以待毙吗?

赤帝哈哈而笑,喘着气道:“这群叛贼奸党以为寡人不行了,便大着胆子露脸了吗?嘿嘿,寡人让他们有来无回……”突然招手叫烈炎过来,低声道:“烈小子,你很好,寡人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烈炎茫然不解,恭声道:“是。”

身旁的祝融与赤霞仙子面色微变,低声道:“陛下!”

赤帝嘿然笑道:“你们在万千人中选中了这小子,不也是为了有今日吗?嘿嘿,早一些迟一些,也没有什么区别。”

祝融沈声道:“陛下,烈炎的经脉与真元只怕暂且还不足以承受……”

赤帝微微摇头道:“没有时间了,唯有如此搏上一搏。”

赤霞仙子与祝融对望一眼,满脸忧虑,但也唯有缓缓点头。

拓拔野与烈炎都颇为迷惑,不知他们所言何事。眼见吴回等人四面围来,南阳仙子又被赤炎金猊逼迫得险象环生,心下都大为焦急。

却听赤松子一声大喝,猛地站起身来,乱发飞舞,紫光冲天,乌金长袍片片飞扬,露出修长而肌肉纠结的躯体!神威凛凛。右手水玉柳刀轻轻一振,水光清辉摇曳波荡,哈哈笑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妖魔小丑,都给我回到鬼王殿去吧!”踏空飞起,夜空中蓦地亮起无数道刺眼白芒。

众人眼前一花,只见无数道白芒如暴雨飞射,四下怒舞。急速围聚而来的吴回等人纷纷格挡,真气纵横飞舞。“轰隆”连声,除了火族三仙微微后移之外,其余七人都霍然倒卷,飞出十余丈外。

众人见他重伤未愈,竟以一人之力,将四面群雄瞬间逼退,无不大骇。南阳仙子眼角视线一直牵绊在他的身上,见他大发神威,芳心大喜,笑吟吟地在妖兽扑剪之间曼妙穿梭,眼波温柔地凝视着赤松子,眨也不眨,脸上放出柔和的光彩。

拓拔野又惊又喜,心道:“赤前辈既与赤帝势不两立,怎地又肯相助?是了,定是担心南阳仙子的安危,所以才出手相救。”他虽然明知赤松子与南阳仙子乃是兄妹,畸恋不容于世,但不知为何,却十分同情二人,隐隐之中倒希望他们能好合如初。忽然又想,赤松子被紫光七曜打成重伤,眼下以两伤法术强自硬撑,不知又能撑到几时?不由又为赤松子暗暗担心。

因乎与不廷胡余吃过赤松子的亏,识得他的厉害,见他神威依旧,登时肝胆欲裂,惧意横生,一时不敢上前。那五个南荒凶人素来蛮勇,不识好歹,恼羞成怒之下纷纷怒吼着交错扑来。两个持黑铜戈枪的南荒凶人驾御三头尸鹫闪电冲至,黑铜戈枪轰然怒刺,两道乌光爆射而出。

赤松子哈哈大笑,瞧也不瞧他们一眼,左手凌空弹指,两道紫芒倏地飞射而出,登时粉碎乌光气芒,将那两个蛮汉打得冲天飞起。水玉柳刀横天虚劈,一道弧形白光呼啸卷舞,“当”地脆响,闪电般斩断北面攻来的重金锤,倏然破入,血光喷舞,一颗人头冲天飞起,在空中眨了眨,发出半声凄厉的惨呼。

余下那两名南荒凶汉登时魂飞魄散,混金棍失手掉落,瞠目结舌,不知进退。

拓拔野看得舒畅之极,大声叫好,胸中豪情激涌,笑道:“赤前辈,洞庭湖上没能和你一起斩妖除魔,这次万万不能错过了!”取下珊瑚笛,横放唇边,悠然吹奏;笛声高峭险厉,正是“金石裂浪曲”。

赤松子哈哈笑道:“妙极妙极!拓拔小子,今日咱们便听着曲子,杀尽妖魔!”仰天狂吼,紫气轰然爆舞。

赤帝微微一笑,眼中闪过痛悔之意。转头望了望南阳仙子,见她眼角眉梢柔情脉脉地望着赤松子,对周围一切视如无睹,即便是与赤炎金猊兽缠斗,竟也是心不在焉,心中悲苦,沈声低叹:“冤孽……”神情波动剧烈,又是难过又是欢喜又是悔恨,猛一收神,对祝融与赤霞仙子厉声喝道:“开始吧!”

赤霞仙子与祝融点点头,四掌相对,默念法诀。四道紫气交相缠绕,化做螺旋盘舞;琉璃金光塔从赤帝的袖中缓缓飞出,倏地吸入螺旋紫气中,急剧盘旋,越夹越大。

琉璃金光塔上旋飞舞,徐徐变大。烈炎抬头望去,看见塔底赤红彤紫,光芒变幻,深不可测。赤帝突然奋力抓住他的手,嘿然道:“小子!准备好了吗?一起去这塔中世界吧!”

烈炎还来不及回答,只觉眼花缭乱,无数彩光流离飞舞,从塔底逸散飞射,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似乎将自己蓦地拔起,朝塔中闪电冲去。

光芒耀眼,眼不能视物。耳边风声呼呼,他隐隐听见拓拔野的笛声如雪峰崩炸,银河飞泻,又听见一声狂烈震天的凶兽怒吼,然后便晕眩空白,人事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