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章九泉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重归寂静。蚩尤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环视四周。山腹中一片狼藉,地上堆满了掉落的巨石,所有洞窟的玄冰铁栅竟然全都大开,随风轻轻摇荡,显是被那神秘人以苗刀斩开了山腹内的机关总阀,妖鸟鬼怪早已逃得踪影全无。

那神秘人的肉身依旧被混金锁链与白金钢枷牢牢锁困,端坐在洞窟中,低首垂眉,似乎从未动弹过。碎裂的水晶罩在他身旁散落了一地。

蚩尤心中又是惊怒,又是骇异,不知那人究竟是谁,竟能乘着自己苗刀破入这水晶罩的一瞬间,借助苗刀灵性,将元神离体冲出,并在刹那之间夺走苗刀,大闹逃逸;其元神念力之强,只能以“惊世骇俗,匪夷所思”来形容。但这等奇人,为何会被弄得人鬼两难,困在九泉之下?诸多疑惑汹汹涌上心头。

想到自己为他所激,终于还是上了这老妖魔的当,连苗刀也被他抢去,不由恨恨难平。又想,这人既被困在鬼界,多半与那幽天鬼帝也有仇隙,自己将他放出,所不定有益于自己救出父亲亦未可知。即便那人不去找幽天鬼帝的麻烦,这万千冤魂一旦逃出,鬼界中只怕也要大乱;自己乘乱寻找父亲,总要容易一些吧?

想到此处,郁怒稍解。环顾四周,突然又一阵莞尔,觉得适才之事实在太过荒唐滑稽,“哈哈”一声,忍不住捧腹狂笑。

太阳乌见他原本怒容满面,忽然昂首狂笑,都大觉古怪,只道他急怒攻心。当下嗷嗷乱叫,纷纷用翅膀轻拍他脊背。

蚩尤调自心片刻,翻身跃上鸟背,嘿然道:“走吧!”

太阳乌欢呜声中上父错飞舞,掠出洞外。蚩尤只怕那冰电蝠龙突然偷袭,凝神戒备;岂料方甫冲出水帘,便瞧见那妖龙被苗刀贯穿在左侧巨岩上,凶睛凸出,鲜血如瀑布垂流,早已死去多时。想必又是那神秘人所为。

阿虎的绿光人头飘荡在苗刀刀柄上方,木无表情地望着蚩尤,见他业已出来,突地转身朝前飘去。蚩尤大喜,叫道:“阿虎,你要带引我找我爹吗?”阿虎不答,朝前飘去。

蚩尤精神大振,将苗刀陡然拔出,骑鸟紧追。心中记挂父亲,适才发生之事顷刻间忘得干净。

那幽绿的阿虎人头飘飘忽忽地在急速飞行,引领着众太阳乌沿着血河迤逦前行,穿过阴森森的漫漫山林,冲破黑茫茫的妖霾鬼雾,朝着更加幽深迷茫的前方无声无息地飞去。

突然水声轰呜,前方又是一个万丈悬崖,大河到此,再次化作巨瀑飞冲渲泻而下。

蚩尤驾鸟朝下疾冲,望见重重黑雾下水气迷蒙的幽潭,心中一凛:“他***龟蛋海蛤,这水潭中又会有什么妖魔鬼兽吗?”当下真气鼓舞,凝神戒备。

果不其然,将近水潭时,突听一声轰隆震响,水浪冲天,又有一条巨大的妖龙怒吼着猛冲而上。

此次既早有防备,自不与它纠缠。蚩尤不待它飞冲而至,早驾鸟直飞,闪电似的掠至数百丈外,在前方大河上空盘旋等候阿虎。

那妖龙扑空,大感懊恼,怒吼连连,半空腾舞曲弹,将山石击打炸裂,折腾半晌,又悻悻然钻入潭中,掀起滔天巨浪,但却并不追来。

蚩尤心道:“是了,这些尸兽果然都是鬼界中镇守冤魂的妖魔,所以不敢擅自离开。他***,不知这些水潭下,又藏了什么妖魂厉魄?”好奇心大起,但想到眼下重任,唯有收敛心神,追随阿虎朝前方飞去。

那大河汹涌奔腾,到了前方又是一片悬崖。如此迥圈,层层向下,每一级的悬崖瀑布之下,果然都有一个凶兽镇守。蚩尤自小熟知大荒逸事,对有史以来的大荒妖兽如数家珍,这些镇守水潭的尸兽竟然都是大荒知名妖兽。若非蚩尤早有准备,驾御太阳乌远远飞离,只怕又有一番磨难。

到了第九级悬崖边缘,蚩尤驱鸟盘旋,突然狂风大作,云霾纷散,下方射起万道彩光。穿透重重妖雾,他蓦然看见生平见所未见的壮丽景观。

蚩尤驾鸟盘旋,凌空四眺;头顶笼罩着黑茫茫的大雾,下方则是滚滚乌云,无边无际。狂风怒舞,云雾汹涌,海一般地翻腾着,阴暗而邪恶。

突然一道闪电闪过,四周雪亮,不知何以,他竟突然置身于一个巨大幽深的山壑中。

借着刹那电光,他看见这山壑纵横约莫四千丈,险崖环合,四周崖壁上竟都飞悬奔泻着巨大的瀑布,水声轰呜,上不见其始,下不见其终。四壁水气迷茫,如雪浪白线,为汹汹黑云镶上了眩目的银边。

闪电既逝,一切重归黑暗。忽然又是“轰隆隆”一阵惊雷暴响,天摇地动。黑云剧颤,涟漪似的荡漾开来,整个世界似乎要崩塌一般。

“轰!”

下方突然一阵宏声巨响,万道霞光四射冲天,穿透茫茫妖雾。天地陡亮,黑云玄雾之间,无数约彩光柱破立飞舞,团团旋转,艳光流离变幻。

眩光大作,白炽刺眼的光芒轰然冲天,下方乌黑云海登时消散得无影无形。彩光白芒投射在上空茫茫黑雾上,光影跳跃,曲伸变化,组成无数妖魔鬼怪的形状,似乎在头顶张牙舞爪,作势欲扑。

四周巨瀑怒吼喧嚣着飞流冲泻,气势万钧。宽广的水瀑在彩光映射下,光彩绚丽,隐隐闪烁着猩红的血光。瀑流激浪中,万千白骨尸鬼嚎哭坠落,哭声共振,在山壑中迥荡激旋,合著那凄厉呼号的风声,更觉诡异可怖。

阴风从下方怒吼倒冲,冰寒彻骨。蚩尤头发、衣裳猎猎鼓舞,双眼被那炽光刺得睁不开来。太阳乌却极是兴奋,嗷嗷乱叫,在彩光中俯冲交错,展翅高翔。

蚩尤青光眼碧芒绽放,凝神逆光俯瞰。

下方深不可测,白光耀眼,无数道赤红色、碧翠色、银白色、橙黄色、乌黑色的光芒飞蛇似的乱窜,从壑下交错飞舞,闪电似的朝上疾冲。眼花缭乱,蔚然壮丽,彷佛无数焰火迸爆飞舞,又如同万千菊花迎风怒放,争妍斗艳。

亿万彩光相互撞击时激射出串串电光火花,伴随着刺耳尖利的叫声,像是嚎叫,又像是欢呼。

四周滚滚飞瀑倾泻而下,夹杂其中的漫漫尸鬼被巨浪抛掷乱舞,撞到那些飞冲而来的五彩光芒,登时癫痛剧震,陡然朝上方笔直飞抛。口中嚎叫,眼白中闪烁着森寒凶光,竟像是突然复活了一般,纵横飞舞,纷纷冲入四周的瀑帘之中,消失无踪。

阿虎的碧光人头在万千彩光中游离飘忽,旋转着朝山壑下方的茫茫白光冲去。蚩尤叫道:“阿虎!”驱鸟电冲而下。

太阳乌早已跃跃欲试,听他口令,登时欢呜高呼,“嗖嘤”连声,五支火箭似的朝下猛冲而去。

狂风震吼,水声轰隆,四周幻彩流离,光芒闪耀。

蚩尤驾鸟在道道绚光之间急速穿飞,彩光气箭贴着周身飞擦而过,阴寒扑面。那些绚丽的气芒在眼前冲掠而过时,忽然扭曲成可怖的鬼怪人头,倏地变大,瞪着眼睛朝他嘶声咆哮,耳边不住地响彻怪叫怒吼声。

蚩尤心中一凛:“他***紫菜鱼皮,这些彩光既分五色,难道竟是鬼界中冲出的五族厉魄?”

传说天地分混沌界、人界、幻界、神界、鬼界五大界,其中混沌界为万物之始端。混沌界有五大元神,即白金神识、青木神识、黑水神识、赤火神识、黄土神识;又称为太乙金真、太乙木真、太乙水真、太乙火真、太乙土真。

这五大神识为天下万物元神魂魄的根本源主,如太阳一般逸散出五种元神,附着于天地万物之上,万物始有灵性。人界万物,因自内质构造不同,所附着的五大元神比重也有所不同,因而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种属。

人类肉身毁灭之后,弱小的元神回归混沌界五大神识,融合后重新分散逸出、附着人体,即为来生。强盛的元神则直接登入仙界,成为永恒的个体神识,是为登仙,仙界不灭神识重新进入人界,附着人体,即为转世。而腐朽的元神因浑浊沉重,难以返回混沌界,更无法登入仙界,只能堕落于冥间鬼界,成为幽灵魂魄。

传说幽灵鬼魂被封闭于冥间,或化为缕缕阴气渗入人界,成为流萤;或逐步分解消失,成为虚无之气;又或乘着七月鬼门关大开之时,冲出鬼界,重返混沌。但据说每逢七月冥门大开时,总有许多厉鬼冲到人界,附体于元神虚弱的人身,吞噬其神识,霸占其肉身。

眼下这万千飞舞的彩光绚芒,鬼影幻化,邪气森森,多半便是从鬼界中冲出的妖灵厉魄,是以见到四周飞瀑冲卷而下的僵尸,便纷纷迫不及待地冲入其中。

蚩尤一念及此,不敢大意,真气鼓舞,将四面八方围射而来的五彩妖魂纷纷冲震开来。众幽灵被他的碧木真气撞击,登时扭曲变形,惨叫怒吼着迸散逃离,不敢*近。

太阳乌嗷嗷怒吼,猛地喷出一团团烈火,将一个个鬼魂烧灼烟化,惨嚎飞逃。

阿虎的绿光人头迤逦飘忽,越飞越快。蚩尤驱鸟全速追随,犹如五道红光彗星,电闪而过,朝着五光十色,变幻夺目的山壑深处冲去。

越往下飞,那冲飞怒射的五色厉魂便越来越发密集,阴寒之气亦越来越盛,蚩尤与太阳乌的身上都凝结了雪白的冰霜,不住地融化滴落,又不住地冻结加厚。

迎面刮来的妖风彷佛汹汹不绝的冰涛巨石,“啪啪”抽打,与蚩尤周身闪耀的护体真气击撞出妖艳绚丽的火花。

蚩尤体内碧木真气极为雄浑,又因木族真气的“生长”特性,遇强则强,被这凶猛无匹的妖气所激,登时爆发出超常的力量,周身上下,翠绿色的气芒团团飞转,吞吐起伏。

蚩尤豪情激涌,随着越冲越下,心中原有的些微惧意反倒荡然无存。凝神聚意,忘了周遭一切,忘了生死,只是追随着那碧光人头,急速地向冰寒诡异的壑底冲去。

突然“砰唧”一声爆响,下方蓬然爆炸,巨大的白色光波轰然鼓舞翻卷而上,彷佛层层叠叠的白云巨浪陡然涌起,急速冲来。

蚩尤眼睛一花,蓦地运转周身真气,与太阳乌围集一处,定如磐石。

白色光波倏然冲来,山壑中漫漫银光,气浪迸撞,将蚩尤与太阳乌硬生生朝上推送了数十丈。蚩尤陡然一颤,冰寒灌顶,周身几乎冻僵。无数绚彩魂光密集飞舞,发狂似地吼叫着从他身侧缤纷冲过。

冲击波声势浩大,四周崖壁炸裂开来,巨石飞舞,山壑中轰隆回震,双耳欲聋。

蚩尤顿住身势,凝神俯瞰。正下方,一个巨大的葫芦形状的玉石圆壶倒悬疾转,那玉石壶晶莹剔透,壶身浑圆,彷佛两个水晶球连接而成。葫芦上半部的外侧,环绕镶嵌了五个小球。

五色妖灵元神犹如滔滔洪流从那玉葫芦下方汹汹冲来,或冲入那葫芦玉壶中,或从玉壶四周冲卷而过,缤纷缭乱地朝上空交错飞窜,呼号呐喊着钻入四周飞瀑急流中的僵尸体内。妖灵如海浪狂潮,来势凶猛,与玉葫芦磨擦时,激撞出眩目的七彩光芒。

王壶飞旋,水晶球的壶身中,绚光流彩,五色迷离。而壶壁的五个小球则闪烁着赤红、碧绿、橙黄、银白、乌黑五种光泽,隐隐可以看见有五个人影在小球中盘膝绕舞。

阿虎的碧光人头飘渺游移,到了那玉葫芦的翠绿小球旁侧,突然顿住不动。

蚩尤蓦地一震:“难道爹便在那小球里面吗?”心中狂跳,不由得紧张起来。轻叱一声,默念“辟浪诀”,驾鸟继续疾冲而下。

“轰隆隆!”下方又是一阵惊雷爆响。

玉壶中的五彩绚光突然交迸激炸,壶身剧震,壶心缤纷错乱的彩光蓦地化为赤、橙、绿、白、黑五道光芒,分别旋转飞舞,闪电似的冲入壶壁的五色小球。

四周冲涌飞腾的五色妖灵与震动的玉壶相撞,顿时鼓起巨大的白色光芒,顷刻间形成狂猛无匹的冲击波,怒吼迸爆,朝上滚滚推进。

蚩尤再次被往上推送了六十余丈。

那玉葫芦每隔片刻,其内彩光便会迸爆一次,与外部的妖灵光潮激震出强猛冲击气浪。蚩尤急速下冲,又每每被冲击波反撞上抛。如此反覆几次,终于冲到了玉壶旁侧。

玉葫芦极大,直径当在百丈左右。壶壁的五个“小球”,每个直径亦不下五丈。彩光闪耀,映射在壶壁上,斑驳流离,极是美丽。

蚩尤突然觉得神迷意夺,烦乱不堪。“呜呜”激响,无数妖灵怪叫着朝他扑来,险些便冲入他的体内。蚩尤一惊,强自收敛心神,双掌翻飞,将凶灵轰然震开。骑鸟盘旋,绕着那翠绿色的小球凝神细看。

球中碧光耀目闪烁,一个人影端然寂坐,忽快忽慢地旋转着,翠光缭绕飞旋,从他头顶汹汹灌入。那人身影高大结实,侧脸轮廓英武挺拔,极似乔羽。

苦寻半晌,终于在这幽冥鬼界再度相见,蚩尤又惊又喜,热泪险些涌了出来,攥拳猛擂那圆球,大叫道:“爹!”

“砰!”他的拳头刚碰到球壁,登时光芒迸飞,气浪炸爆,一股凶猛巨力当胸反撞而来,重重击打在蚩尤的护体真气上。

蚩尤闷哼一声,倏地朝后抛飞。大喝一声,忍住体内翻涌的气息,驱鸟盘旋,反冲急进;双手握刀,鼓舞真气,一式“破竹裂地诀”电斩而下。

“呼”狂风怒卷,刀芒轰然爆涨,翠光耀目。这一刀倾尽全力,气势万钧,远远望去,请龙电舞,山壑中的万千彩光绚芒登时失色。

“轰!”刀气方及葫芦球壁,登时犹如电击雷劈,眩光刺目,气浪如狂。

蚩尤周身一震,彷佛瞬间麻痹,脑中轰隆作响,恍惚中似乎有万千妖灵汹汹怪叫着从那白光气浪中喧嚣冲来。

“仆仆”连响,周身上下一阵剧痛,彷佛被万箭洞穿,又如同被无数毒蛇同时咬噬一般。

白光澎湃,如雷贯耳,蚩尤喉中一甜,鲜血狂喷,与太阳乌一齐朝后急速跌飞。脑中嗡然,周身僵硬,经脉错乱封闭。

当是时,“轰唧”闷响,玉壶内的五彩绚光再度激撞迸炸,霓光霞彩,万蛇乱窜。

蚩尤一凛,奋力弹压住躁乱的元神真气,怒吼一声,将体内淤血喷将出来;抢在冲击波震荡产生之前,驾鸟迳直往下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头顶如焦雷并奏,气浪狂猛,四下迸飞,将他猛地朝下推送。

妖风怒舞,眼花缭乱;下方阴寒彻骨,鬼气森森,彷佛水气凄迷的幽井。万千绚彩妖灵从白茫茫的雾霾中乱窜而出,迎面飞撞,被他的真气一一震开。

蚩尤定睛望去,透过下方五彩灵光与苍茫大雾,依稀看见山壑壑底有一个黑漆漆的深洞,无数五族鬼灵便是从那黑洞中喷涌而出,凄号怪叫着朝上方逃逸电冲。四周飞瀑冲到壑底,激撞交汇,滚滚冲涌向黑洞;被那万千妖灵彩光冲撞,登时化作茫茫大雾,缤纷弥漫。

蚩尤心中一紧:“莫非这黑洞便是鬼界的阴阳冥门吗?”蓦地抬头眺望,玉壶壶口正对着自己,流光溢彩,迷离变幻。

突见阿虎的碧光人头飘荡悠忽,与诸多妖灵一齐往那玉壶口冲去,蚩尤心中一动:“是了,我砍不裂这破玩意儿,难道还不能从这里进去吗?”精神大振,驱鸟往上冲去。

岂料众太阳乌突然露出惊恐惶惑的姿态,嗷嗷怪叫,只是盘旋绕转,不敢上行。

蚩尤心下大奇,十日鸟乃本族神禽,远古时甚至是驮日神鸟,向来胆大包天,狂野桀骛,与他颇对脾胃,何以忽然变得如此胆怯,畏缩不前?忍不住皱眉喝道:“鸟兄,你们胆子怎地突然变得如此之小?连公鸡胆也不如了!”

太阳乌连连摇头,拍翼呜叫,张喙叼住他的衣裳,往后拉扯,极为焦急。

蚩尤心道:“这石壶里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竟连十日鸟也不敢招惹?”心中微微一凛,但想到自己父亲生死未卜,困在这玉壶之中,登时热血上涌,什么也顾不得了。昂首长啸,厉声道:“鸟兄,鬼门关我都敢闯,还怕这龟蛋石壶吗?”

凝神聚气,蓦地纵身飞掠,苗刀挥舞,将众太阳乌瞬间封印。借着身下阴风鬼灵的冲撞之力,御风笔直冲去。

到了那玉壶壶口,突觉阴风狂骤,一股强大得不可思议的涡流蓦地将他往壶中吸去。

“哧哧”连声,蚩尤身上的衣服突然迸裂开来,撕条飞舞,刹那之间变得破碎褴褛。彩光疯狂闪烁,阴寒刺骨;头昏目眩,耳中“嗡嗡”轰呜,万千森冷巨力陡然夹击,五脏六腑似乎已被挤爆,险些便欲大口呕吐。

他碎衣乱舞,几近**地悬空而立,周身皮肤如海浪起伏鼓舞,血管爆起,鲜血澎湃,似乎随时都要破肤喷涌而出。

蚩尤心中大骇,意守丹田,默诵拓拔野相授的“因势利导”的口诀,念力感应四周气浪、力量,随形变化,蓦地从万千巨力的夹击中逃了出去。真气汹涌,形成碧翠色的护体光罩。

凝神四望,周围彩光流离,空中竟悬浮着无数的气泡。每个气泡中都抱膝蜷缩了一个胚胎似的物体,各为赤红、橙黄、翠绿、银白、乌黑五色,想来便是五族的妖灵鬼魂。气泡错落缤纷,漫空飘摇;光泽相互辉映,耀射出千万道绚丽的光芒。

玉壶极大,遥遥可见光洁莹润的玉壶壁急速飞旋,闪耀着淡淡的银光。壶壁通连着那五个小球,眩光闪耀,人影迷离。

蚩尤大喜,正要御空朝碧绿色的球体冲去,突然壶心正中黑光四射,朝着壶壁电舞飞撞。壶壁一震,闪耀起眩目的白光,彷佛万千光弧涟漪,蓦地荡漾迸飞,层层叠叠地朝壶心呼啸冲来。

“轰隆”连声,白光及处,气浪迸扫,绚彩光芒登时弯曲乱扭。

壶中的万千气泡轰然迸炸,四周鬼哭狼嚎,刺耳揪心。那些五色胚胎陡然扭曲变形,化作可怖的鬼怪形状,凄厉嚎叫着从炸裂的气泡破舞冲出,“乒乒乓乓”地撞在一处,倏地交汇融合,化为五道巨大的颜色各异的光浪气流,急速飞旋,朝着壶壁上的五个小球冲击而去。

蚩尤被那白光交撞,护体光罩立时碎裂涣散。“轰”地一声,心脏似乎炸裂开来。只觉自己元神突然箭也似的朝上冲去,眼看便要破体而出;心中大惊,猛地默念“定神诀”,形神一致,冲天飞起。

当是时,身后阴风怒吼,周身毛孔陡然收缩,又突然舒张放大,突地刺痛攻心,似乎万千霹雳从毛孔中陡然劈入。

“轰!”一道刺目的碧光从他胸腹破体而出,继而他的四周轰然冲过滚滚绿光,陡然将他凭空卷起,身不由己地朝着壶壁那碧绿的球体飞旋冲去。

蚩尤卷溺翠光之中,周身乱抖,彷佛被万千利刀撕裂一般,痛不可抑。全身毛孔烧灼剧痛,如火烧,如虫噬,无数气流在体内轰然乱走。

“啊”地一声痛吼,眼前迷乱,突然目不视物,尽是群魔乱舞、骷髅摇摆的恐怖幻觉。念力及处,只觉数不清的妖灵元神桀桀怪笑着冲入自己体内,顺着经脉气血,朝自己心脑汹汹冲来。

心中大骇,突然闪过一个可怖的念头:“糟糕!这些妖灵已经侵入自己体内了!”以蚩尤的真元,即便被鬼灵寄体,原本也无可惧怵,只是这万千妖灵潮水似的瞬间涌入,景况自然大大不同!况且这些妖灵偏生都是木属鬼魂,蚩尤木族躯体,恰好最易吸纳。一旦盘踞体内,想要再行驱逐便极为困难。

蚩尤大吼一声,将自己猛地震醒。强忍剧痛,念力汹涌,真气磅礴,护住心脑与经脉要穴,蓦地将冲入体内的万千鬼灵分流震出体外。

但那木属妖灵光流太过强沛凶猛,如山洪爆发、海啸飓风;无数的凶灵前仆后继地冲入蚩尤体内,虽然大都贯体冲出,仍有不可计数的凶灵羁绊其中。所幸心脑、丹田等经络要穴已经被他紧紧护住,妖灵不能牢牢窃据体内。

翠绿色的鬼灵光流呼啸卷舞,朝着碧色球体冲去。壶壁急速飞转,那小球内的碧光耀耀闪烁,如鬼火熊熊,诡异阴森。

乔羽低首垂眉,盘膝坐在深浅变幻的翠光碧芒中,双手上下翻转,置于腹前。无数绿光幻化骷髅,嚎哭怪叫着从他头顶贯穿而入。他周身皮肤也随之波浪似的鼓舞起伏,隐隐可以看见万千碧光在他体内乱窜飞舞。

蚩尤心中狂喜惊怒交相混杂,奋力大叫道:“爹!”蓦地忖道:“是了,这些鬼界妖灵一旦冲入小球,必定又要附入爹的体内!咬牙大吼,突然奋起全力,挥刀横斩。

他全身怒放青光,万千绿线顺着经脉轰然冲向苗刀刀锋。盘踞体内的木属妖灵被真气冲卷,竟也随之滔滔不绝地涌向苗刀。“呼”地一声,苗刀碧光大盛,冲出十余丈长的狂冽气芒,轰然怒舞,将他身前的妖灵绿光陡然斩断!

刀芒螺旋飞卷,被截断的滚滚妖灵光流登时随着刀芒旋转上扬,龙卷风似的逆转飞舞,与蚩尤一道重重地撞在距离小球数丈处的壶壁上。

“轰啷!”

白光与绿光激爆迸炸,惨叫怪嚎不绝于耳,万千木属妖灵从碧光中四溅飞射,许多鬼灵陡然炸裂,波荡粉碎,消逝无形。

蚩尤从眩光中笔直反撞而出,浑身迸出数十道血箭,痛彻骨髓,魂魄几欲出壳逸散。残留于他体内的妖灵也被震得惨叫叠声,尽数飞甩脱壳。

当是时,那四道赤红、橙黄、银白、乌黑的妖灵光流轰然冲入另外四个小球,光芒迸放。那玉葫芦一直在五道妖灵光流的共同作用下维持平衡,急旋飞转,此刻五道魂光只剩四道,撞击在壶壁五球上的力量登时不均。

轰隆巨响,壶身陡然失衡,猛烈倾斜震荡。贮藏在壶壁五球内的妖灵流光纷纷冲射逸散,一时天旋地转,光芒刺目,绚彩缭乱。五色妖灵四射飞舞,撞击在壶壁上,纷纷神魂俱灭,惨叫叠声。

蚩尤恍惚中忖道:“他***紫菜鱼皮,这里妖魔太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这龟蛋葫芦捣个七零八落,乘着混乱之时,背起爹冲出鬼界。”当下一咬舌尖,振奋精神,大吼声中苗刀青光电舞,全力施展“神木刀诀”。

刀芒纵横,霹雳似的飞撞在葫芦内壁上,轰然迸炸,气浪鼓舞。蚩尤每一刀砍出,立即变幻姿势,借势御风奔离,逃开反撞的气浪。如此几十刀后,他渐渐掌握在这葫芦中腾挪发力的诀窍,体内真气也恢复畅达,刀芒威力越发惊人。

玉壶原已失衡,被他这般鼓捣,登时震荡得更为猛烈。

壶心正中突然爆出一个沙哑低沉的怪吼声:“臭小子!又是你来捣乱!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狂怒已极,声浪如雷,刹那间竟震得蚩尤险些晕厥。好在话音未落,滚滚妖灵眩光忽然从玉壶壶口呼啸冲入,彷佛一道彩虹横贯长空。

轰然巨响,光芒迸炸。那人“哇”地一声大吼,似乎被那汹涌的鬼灵流光撞个正着,剩下的半句话登时堵住,过了半刻,方才转化为凄厉可怖的纵声长啸。

那声音正是在通天河畔,占据乔羽躯壳的妖魔——幽天鬼帝!